细说兔子共和国·第一集:旅途

段雪生
2018-12-25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你们在这也不安全,没有一只兔子是安全的。

1、兔族祖先艾尔·阿瑞拉的神话故事

一上来的一个短篇动画就是人为构建的兔族创世神话和物种起源故事。这段动画看上去用的是剪纸艺术和傀儡戏的形式来表现整个故事。

兔族的信仰是一种对太阳的崇拜,他们认为太阳神创造了世间万物,相当于中国的盘古开天地、女娲造人和基督教的上帝创世。

兔族的祖先艾尔·阿瑞拉王子,相当于中国的伏羲。女娲和基督教的亚当、夏娃。

兔族王子艾尔·阿瑞拉繁衍了无数后代,这就导致了一个矛盾,那就是物种的不平衡和自然环境的恶化,于是太阳神要矫正这个问题。他召集了世界上的所有动物,给许多动物赐予了一种特别的长处,以遏制兔族的过度膨胀。比如,他给了老鹰尖锐的双爪,给了猫行动的轻盈,给了狼锋利的牙齿。这些动物就成为了兔族的天敌。

这种神话的构建虽然是人为的,却也让人不由联想人类自己为自己构建的神话。其显著特点就是,以自己所在的种族为中心进行构建。如果万物有灵,皆能创作,想必都会创造出大同小异的以自我为中心的神话出来。

如此之多的天敌给艾尔·阿瑞拉的种族带来了极大的危机,于是他去找太阳神说事。这位兔族王子对他们的上帝可谓是大不敬,这有点像中国的美猴王和哪吒。太阳神问他想要什么,艾尔·阿瑞拉说赐我屁股吧(去你的),结果太阳神真在他屁股上做文章,给了他一根迷惑敌人的尾巴,又赐了他一双快捷的腿,又送了他一对千里听风的耳朵。

动画在这里用了一个很有表现力的手法。当艾尔·阿瑞拉得到太阳神的赏赐之后,立刻出现狼、猫、鹰等天敌对他进行追猎,为了表现狼的庞大与凶恶,以及追逐的惊险,这些天敌的四肢和头部都是“四分五裂”的,往往是一只前腿离体朝前扑去,然后后腿才又奔跑过来,有点像运动中的残影被可视化了。

2、兔族预言家小多子的梦境与幻觉

正片开始,在一片阳光明媚的草原上,镜头像无人机一样贴地飞行,穿过草地、溪流、鲜花,展现了一番兔族聚居地的美好风景。接着镜头追上了我们的第一男主角榛子,随着他的奔跑,镜头不断移动。

跟从着榛子对小多子的寻找路线,我们看到了兔子们生机勃勃的生活状态。顺便还将一些主要角色也进行了掠影式介绍。

这两个兔子,低头吃草的就是蒲公英,那个不停聊母兔子的就是咬鹰。

这个独自端坐在高处,警戒四方的兔子就是冬青队长。

榛子进洞以后,第一幕是母兔子在和小兔子玩游戏,第二幕是一个年高德劭、满腹经纶的科学家兔子在跟同伴讲天文学知识,他的同伴听得一头雾水。

接着榛子终于找到了小多子,这个瘦骨嶙峋的小家伙正在做噩梦。

接下来的画面表现了它梦境的内容。梦境中的场景都是静止的,只有小多子一个人在跑动,就像一个活人在庞贝古城的遗址中穿梭一样。那些凝固静止的东西是惊慌奔跑的兔子,他们周围是坠落的黄土,有的兔子已经死了,小多子一直在寻找出口,终于被他找到了,梦境之外在呼喊他的榛子出现在洞口,引导他出洞,小多子拔足狂奔,就在即将出洞的一刹那,他被一个挖掘机的铲斗吃进肚中。这时,小多子惊醒了。

榛子带小多子一起去吃莴苣,一路上小多子不停叨叨自己的梦境,镜头则交代了榛子的暗恋对象,一只母兔子,叫水珠。

两个小伙子正要对一窝苦苣菜下嘴,两只兔子跑出来把他们赶走了。“规则”、“精英兔”这些词语勾勒出兔族的制度和阶级。

兄弟俩跑到了一个地方停了下来,这时全景交代了一下环境,我们看到了铁丝网将这一片拦截起来,旁边立着一块大牌子,写着“桑德福德”,原来这里是一块兔子生活环境的保护区。与小多子的梦境相互映照起来,看来这块本属于兔子的地盘马上要被人类侵占和破坏。

兔子当然不明白人类的物质世界和理念规则,但是小多子忧愁地说,梦里那个东西(铲斗)就出现在这里。而且夕阳下山在原野上落下的阴影在他眼中变成了蔓延开来的鲜血,用毛主席的诗词形容,就是“洒遍了郊原血”。显然这个兔子有点特异功能,所以他被称为“兔族预言家”,他的身份就类似于先民时代的巫卜之人,他们操控着宗教仪式,通神请鬼,预言部落的命运。

榛子相信小多子的危机预感,两人来找山梨首领提建议。

山梨首领的山洞归长毛守护,介绍长毛的时候,镜头是从下往上摇的,表现了他的高大威猛。长毛寥寥的话语和厚重的嗓音已经将他威严却温厚的性格描画出来。

为表现山梨首领的绝对权威,构图选取得特别有冲击力,眼部大特写,身体占据画面大部分,而榛子和小多子加起来画面占比只有他的四分之一。

山梨首领显然没把小多子的话当回事,小多子情急之下出言顶撞了他,那一声“立刻!”的声效做了夸大处理,回音竟然传到洞外很远,整个兔群都听到了。这将紧张气氛进一步烘托出来。

两人没能劝服山梨,只好自作主张,榛子对小多子十分信任,他当机立断,尽量告诉更多的兔子,今晚就逃离桑德福德。榛子所具备的领袖潜质已经体现出来。

传播撤逃信号的时候,又引出了两个重要角色——野风信子和黑莓。野风信子憨憨的,肥肥的,眼神里总透出一股惊讶和愁虑混杂的情绪,而且他的毛皮和眼珠都是蓝色的,十分讨人喜欢。黑莓和野风信子的一小段台词将他们的个性也确立了起来,野风信子口齿伶俐,黑莓不善言辞。

野风信子、黑莓、咬鹰、蒲公英都被通知到了。几个兔子和榛子、小多子一样,都是底层兔,可见一个道理,同一阶级的人最容易策动,一起搞事。而且他们的名字都是自然界中的事物,多为植物,作者没有给他们取人类的名字,这可能也体现了作者的价值偏好,这是一个排斥人类气息的兔子的世界。

榛子最后努力了一把,想把自己的暗恋对象水珠也策动带走,但是人家显然是大哥的女人,享受着世间清福,岂会同尔等草民亡命天涯?

3、亡命天涯的旅途开始了!

夜幕降临,榛子和小多子在桥底下会合了野风信子、黑莓、咬鹰、蒲公英。咬鹰的关注点又是,怎么没有一只母兔子?我以为会有母兔子的。

兔子们商量进退的时候,忽然河面漂来一只人类世界才有的铁罐,这预示着危险的迫近。

兔子们正准备迁徙,不苟言笑的冬青队长挡住了他们的去路,接着块头巨大的长毛也来了。长毛将冬青逼退,近景之中,将长毛凶狠的一面展现出来。

长毛打头阵,榛子下号令,大伙儿亡命天涯的路途开始了!

跑路的时候,兔子们穿过一片黑暗的森林,充满黑色幽默感的野风信子不停地讲地狱黑兔子的恐怖故事吓唬大伙儿,他作为说书兔的潜质展露出来。说书兔和预言兔一样,都是兔族中的身份和职业,负责口头整理现实中发生的兔族传奇故事,并将本族的历史传承下去。这就像是历史学家和民间说书人的结合。如果是在古希腊,他就是盲眼诗人荷马,吟诵兔族的《奥德赛》。

在穿越森林和遇到追捕的情节中,兔子们的性格再次得到塑造,野风信子逗比又怂包,咬鹰(下巴有毛那位)直白又刻薄,小多子敏感却坚定,榛子果断又信任好友。

而且在危急之中创作者总不忘插入黑色幽默,让人捧腹。比如兔子们跑到河边,前无去路,长毛对榛子说,这可真是个惊喜啊,榛子!比如被追赶中,榛子问黑莓有没有好办法时,黑莓说,本来有的,突然又忘了!

好在黑莓马上想起了那个主意,他带着大家跳上了河面上漂浮的一块来自人类世界的盖子,就像坐着属于他们的诺亚方舟,渡河成功,逃离了追捕。

不过,说句题外话,兔子们渡过的河,对人来说,其实就是一条小溪。不过这种大小之辨,都是相对而言,就不必计较了。

4、呼嘟嘟和危险的人类世界

天亮后行走在旅途上的一伙兔子发生了一场对话。首先是野风信子自封为官方说书兔,要将昨晚发生的惊心动魄的故事改编成兔族传奇,歌颂榛子首领带领大家激流勇进。昨晚立下首功的其实是黑莓,可是野风信子一定要将榛子塑造成大英雄,这可见史家的重要性啊,你的历史地位有时全靠史家一枝笔啊。

长毛作为一只精英兔,对榛子这种草根自然不屑一顾,出言嘲讽,要让我叫榛子为首领,除非我连架也不打了。

牙尖嘴利的咬鹰对蒲公英抱怨,为什么事事都听小多子的。这暴露出了新的矛盾,目的地那么远,而这个目标全凭预言家的一句话,又没有多少理论依据,为什么大伙儿要为了一个缥缈的目标这么不辞辛劳呢?

忽然传来一阵汽车碾过公路的声音,当然兔子们不认识汽车和公路。经验最丰富的长毛带着大伙儿走到马路上,告诉大家这条黑色的东西是路,铺在这儿,“呼嘟嘟(hrududil)”可以在上面跑。呼嘟嘟是兔子给汽车的命名。

长毛说,只要在晚上别靠近呼嘟嘟就没有危险,可是他话音未落,一辆大车就从他头顶呼啸而过。这个镜头已经意存讽刺,讽刺人类以自我为中心,对生态环境和动物的漠视。

长毛继续传授属于兔子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呼嘟嘟在晚上会亮起大灯,吸引生物们靠近,如果它们照着你,你就会被吓呆,它就会把你碾碎。这段言传身教既是长毛在树立个人威严,更重要的是,又是在反映人类的发达和文明对自然界其他生物来说可能意味着死亡甚至灭亡。马路上那只被压扁的刺猬就是一声无声的控诉。

5、遭遇一场血腥的种族战争

入夜,下起了雷暴雨。本剧在阴雨环境下的画风相当之哥特。

大伙儿都又冷又累,小多子看着远方,说那个高原就是我们要去的地方,榛子二话不说,朝那里进发,其他几只兔子面面相觑一阵,也跟了上去,最不情愿的是长毛,他最后一个跟上来。

他们找到了一栋废弃的建筑物,打算在那将就一晚,一个从上往下的移动镜头将建筑物内的环境进行了表现,简直就像爱伦·坡小说中的场景,惊悚瘆人。

睡梦中敏感的小多子还是在做噩梦。忽然有鸟叫声,最警觉的长毛和睡眠最浅的小多子最先醒来,接着长毛叫醒大伙儿。镜头代替兔子们的眼睛,用主观视角左右环顾了一遭,发现一只大乌鸦站在残垣断壁之端,就像一只脚踩魔剑的邪物,古龙小说中的血鹦鹉什么的。一阵“锵!锵!锵!锵!”的音效,乌鸦们纷纷出场,与兔群行成对峙。

榛子和乌鸦语言不通,交涉失败,对方发起突袭,兔子和乌鸦上演了一场打戏。这段动作戏相比真人动作自然不如,肢体接触没有那种到肉的肉感。

长毛问谁去引开乌鸦,掩护大家逃走。咬鹰说你疯了吗,你永远跑不过一只乌鸦的。这时蒲公英双眉一沉,我去!

真正精彩一段动作戏开始了!

这段追逐逃亡的戏码的拍摄变换了俯视、侧面、正面、主观、客观多种视角,近景、全景相结合,加上移动为主固定为辅的运镜方式,将蒲公英的速度感和乌鸦俯冲的惊悚感全盘托出。

最后长毛出场,对决乌鸦首领,他将乌鸦首领成功制服,并将之咬死。长毛的凶悍性格一览无遗,动物界生存竞争的残酷血腥也表现得淋漓尽致。尤其是当近景中乌鸦尸体躺在草地上,视觉误差令他显得格外的巨大,而一道闪电从天劈下,似在谴责这永恒存在的生存法则,这时,那种哥特式恐怖尤其炽烈。

6、悬念重重的野樱草领地

战后,长毛终于对榛子发难了,他不再听从榛子的号令,决意就地居留下来,其他兔子对榛子和神经质的小多子也不抱信任,都开始原地挖洞。

第二天,榛子在洞口向小多子自怨自艾,他觉得自己很差劲,而其他的兔子都有独特的能力。整个故事有一条暗线是榛子如何进化成一个出色的首领,此时,他遇到了出走以来最大的考验。

一只手舞足蹈的怪异兔子忽然出现在他们面前,形体非常之滑稽。他自我介绍叫野樱草,邀请他们去自己的领地居住。

咬鹰表示他们应该马上去,小多子预感不是好事,阻止大家过去。此时榛子没有再信任小多子,他选择冒险过去。小多子非常失望。

兔子们来到野樱草的领地,发现这里十分显眼,这说明这里并不是个安全的地方。进洞之后,他们又发现了很多奇怪的事,比如这里的兔子个头都很大,比如他们的洞穴很多兔子却很少。当榛子询问野樱草,这里以前是不是有更多兔子时,野樱草陷入了可疑的沉默。而且,为什么之前非常逗逼的野樱草忽然就如此严肃威严了呢?

这时第一只作为主角的母兔子草莓终于出现了,她令人猝不及防的出场方式已经说明了她咋咋呼呼的性格。这显然是只特别外向却又非常寂寞的兔子,长期的孤独自处使她形成了讨好型兔格。

草莓向榛子和小多子介绍了一个很神奇的东西,缓缓推进的移动镜头中,一堆亮晶晶的红色晶石出现在画面中央,将周围照耀得光亮无比。此时音乐变得神秘莫测,暗示着眼前的行为超乎兔族的寻常现实。

草莓抬头一望的镜头交代了这里的整个环境,这是一口人类遗留的井。

草莓用静谧安宁的声音说,这堆石头是一个叫金链花的兔子做的一座雕像,他们会围着这个雕像赞美太阳神,尤其是在感到悲伤的时候。

这段情节有些牛皮。野樱草领地的兔子已经发展出了高阶的文明特征,他们已经将神明转移到实体之上,对着实体进行崇拜,而且会举行宗教仪式一般的集会。他们的偶像崇拜已经不再是朴素的,而是自觉的,有组织的,已经类似宗教。

这口井就好比人类建造的庙宇,那堆石头就好比人类塑造的宗教偶像。

他们的形成这种偶像崇拜的原因也透露出来了,因为他们经历了太多的悲伤往事。

7、他们闻起来就像十一月悲伤的树木

第二天醒来,却遇到了一个大惊喜,榛子一伙吃到了美味可口的胡萝卜,这可是他们平时难得品尝到的大餐,兔子们认为自己到了天堂,甚至比天堂更美妙。

可是此时忽然将视角交给小多子,他一个人远远地看着自己的伙伴们乐不思蜀,脸上满是忧虑的神情。

榛子走过去和小多子发生了冲突,原本紧密无间的两人遭遇了信任危机。小多子认为这里的兔子身上弥漫着一股悲伤而迷失的气息,就像冬天凋零的树木。

榛子和小多子闹掰了,但是却因为自己的“英明”判断,得到了其他兔子的拥戴,大家开始叫他首领。

吃完胡萝卜,野樱草召集大伙儿,提议让新来的兔子讲个故事。看样子,像这样的文艺聚会他们经常搞,可见这群兔子重视精神世界的构建。

黑莓推举野风信子讲故事,野风信子高兴得猛亲黑莓,我严重怀疑野风信子是个gay兔。

野风信子跳到高台上,开始讲艾尔·阿瑞拉的故事,野樱草领地的兔子显得有些不安和抗拒。远处忽然响起了念经一般整齐划一的声音,瘆人的很,敏锐的小多子循音而去,发现了在井中围着石头赞颂太阳神的兔子们。颂词的主题是“服从主”,这和野樱草所说的的“接受命运的安排”是一致的,是一种消极被动的世界观。野樱草领地的兔子反感野风信子讲的有关艾尔·阿瑞拉的谋略进取的故事,野樱草身后一只兔子开始用轻盈诡异的口吻颂赞他们对太阳神的崇拜。

小多子惊慌不定,他发生幻觉,觉得树洞都是骨头做的,他感觉这只兔子浑身散发着伤痛的气息。

小多子决定一个人去高原,他对榛子说,一个领袖最重要的品质是信任大伙儿,让众兔发挥各自的特长。小多子的话打动了了榛子,他决定听从小多子的话,召集众兔一起离开这里。两人重新建立了信任。

长毛被铁丝缠住的事证明了小多子的预感是正确的,这里真的很危险,因为这里有着太多人类的痕迹,菜园、井、铁丝网……

小多子冲进洞中求援,野樱草拦阻他们,并说,这是太阳神的旨意,一只兔子的死,意味着其他兔子能多活一天。这句话暴露了野樱草当初那么热情地招揽榛子一伙入住的企图,他们想用别的兔群的命换取自身的长期存活。

可以推测出的是,野樱草兔群本来有很多兔子,但是因为长期处在人类社会的边缘,经常遇害。这些痛苦的往事和无奈的现实,令他们形成了一套消极认命的宗教体系,认为一切都是天命,天命不可违,只能顺应,因为不会有更好的选择。

他们已经用这套观念自行将自己洗脑了。这群迷信自欺的兔子!

这里所反映的现实是值得人类思考的,宗教一事,如果我们仅仅将它当做一个掩耳盗铃的被头,用以逃避现实的雷雨和灾难,那么宗教就只是精神鸦片。更进一步,其实这一切不仅是如何看待宗教的问题,而是警醒我们该如何面对现实中不可逃避、不可视而不见的真相。

8、高原之上潜伏着新的危机

榛子带领大伙儿离开了野樱草的领地,草莓也加入了他们。长毛和其他兔子因为这件事,重新开始信任小多子的预言和榛子的领导,他们重新凝聚在一起。

而野樱草他们会怎样呢?不难预测,他们很快会灭绝的。

接下来一个兔子赶路的长镜头十分美妙,他们穿过晴朗的草地,穿过黄昏的林间,穿过月夜的山坡,穿过紫色的花海,一镜到底。

他们经过了一处人类的庄园,榛子透过铁丝和栅栏,看见了笼子里的一只母兔子,两人对望的情景,音画交融,洋溢着忧伤的美感。

又不知奔跑了多久,他们终于来到了一片广袤的绿色草场,这里用了大全景表现自然环境,而且从兔子低矮的视角望去,天地的辽阔显得更为夸大。

兔群坐在石头上,随着镜头一起上扬的是直冲云霄的雄壮音乐。

公众号:段雪生。微博:最终我失隐。

他们终于找到一片宜居的乐土了!

入夜,来了一个熟悉的客人,他是冬青,曾经的桑德福德的卫队队长,现在他已是孤家寡人,孑然一身,因为桑德福德正如小多子所料,第二天就遭遇了灭顶之灾。

但是亲身经历过灾难的冬青也发出了自己的警告:你们在这里也是不安全的,没有兔子是安全的。

天地之大,何处才是我兔群的容身之地呢?

众兔将伤痕累累的冬青围在中间,紧紧挨靠着他,给予他安慰。

此时,镜头再度上扬,却已不再是白天那个镜头的意思,此时的配乐充满不安,夜空中漂浮着预兆危机的黑云。

一阵代表危险逼近的急促锣鼓声中,镜头从上帝视角猛然下推,从烟囱而入,一个推进的长镜头将一处盘旋环绕、神秘莫测的兔穴描绘出来。最后镜头定格在一只巨兔的后背,只见他回过头来,话语中透着更甚于长毛的凶厉之气,而他的眼睛,一片空白,如同枯骨,见不到瞳仁。

新的兔群,新的体制,新的观念,新的危机,新的斗争,来临。

关注豆列查看全集剧评

27 有用
1 没用
兔子共和国 - 豆瓣

兔子共和国

8.5

4565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条

查看全部1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兔子共和国的更多剧评

推荐兔子共和国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