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说威尔森夫人·第三集

段雪生
2018-12-20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我原谅他了。

第一节:大崩溃

这一集先从1944年开始叙事,那时艾莉森的小儿子奈杰尔也出生一阵了。画面中,艾莉森愁眉紧锁。而显然的是,威尔森又不在她身边(设疑)。

艾莉森来到监狱,威尔森竟然被关进了监狱(设疑)。

但是威尔森给出了一套合理的解释,他说自己是为了调查监狱中追随莫斯利(英国纳粹党首领)的法西斯主义者,收集情报。明面上,他是因为盗窃罪被关进来的。

艾莉森对他的信心却越来越薄弱了,而且经济状况已经举步维艰,她决定离开威尔森。威尔森十分想将她挽留下来,从他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他承受着许多痛苦:“不要离开,我需要你!”

威尔森说,在他的钱包中,有可以证明他身份的东西。

此时切回了上集最后艾莉森拿着那张当铺名片的镜头。这时我们总算明白了这张典当铺的卡片代表着什么。

这个线索从第一集开头就埋下,第三集才正式发挥作用,真是埋得够深的。

上一集,艾莉森得知了更多威尔森欺骗她的真相,威尔森作为一个好丈夫的形象,甚至作为一个好父亲的形象,都已经崩塌了。

艾莉森接近绝望的冰点,但是她忽然从记忆中搜寻到了一个新的线索,那就是探监时威尔森说的那句话。艾莉森抓住最后这根稻草,这是证明丈夫并非彻头彻尾的大骗子的最后机会。

照着名片上的号码,艾莉森拨打过去,是空号。

下一个场景,她来到了教堂。在教堂,她还在不断地回忆。

1944年,她探监之后,离开了威尔森,带着孩子们回到了坎伯兰母亲的家中。

这一段双线叙事时间线切换得很频繁,此时回忆中断,切回现实,艾莉森从教堂离开,来到了朴茨茅斯军校,找大儿子戈登。她向戈登道歉,但也试图让戈登理解,父亲并不是像他所想的那么卑劣。

从戈登的话中,又出现一个新的线索或者说疑点。他去过米德尔赛克斯的那家医院,看见威尔森在那里做护工。

护工,仆人,一下子联系起来了,威尔森向艾莉森说过,自己新的掩护身份是仆人之类的,而且那时他的上峰是科尔曼。

可见,威尔森确实在米德塞克斯郡中心医院做过卧底。

艾莉森知道想让孩子相信自己,只有用事实说话。

她回到家中,再次拿出那张典当铺名片,与之前不同,这次她将名片翻到了背面。背面是空白的,但是以一个特工的敏感,她拿出一瓶药水,在上面涂抹,发现了一个电话号码。

她拨过去,可是失望的是,依旧没通。

此时再度闪回到过去,接着讲她回到母亲家之后的事。那天,威尔森找来了,他已经出狱了。

进屋时,艾莉森看到威尔森正在和戈登讲故事,他把故事的主角设定为戈登,故事内容是戈登带着军队越过最高的山,穿过最宽的河(不知道是不是指阿尔卑斯山和索姆河),向胜利进军。

从这个情节来看,戈登长大后选择做一名军人的确是受了威尔森影响。

母亲、艾莉森以及威尔森进行了一场对话,从母亲口中知道威尔森之前被关押在布里克斯顿监狱,这是伦敦南部的一个地区。

艾莉森的母亲显然不同意威尔森带走艾莉森。威尔森用一种很轻盈带很多升调的语气(说明又在撒谎)说,自己找了一间新公寓,得到了加薪。艾莉森的母亲还是不同意他带艾莉森回伦敦。

此时场景再度切换到现实,艾莉森坐在情报部门办公室上班,她忽然动念,拿起了办公室的电话,拨打名片上那个号码。的确,特工的号码可能需要用专门的电话系统才能打通。

不过,显然她又失败了。可是她还是没放弃,回家后,她还在打这个号码。

此时的一些闪回镜头交代了艾莉森这么做的原因,因为她还是相信威尔森是个好人,她相信威尔森有自己难言的痛苦与苦衷。

因为在闪回镜头中,威尔森在艾莉森母亲家晚上睡觉的时候,不断地做噩梦,可以看出他被折磨过。母亲想制止艾莉森走进威尔森的房间,可是艾莉森还是进去了,她给了他温暖和安慰。

两人简短对白中又透露出“索姆河”这个字眼,看来威尔森在索姆河也待过。如果这个“索姆河”指的是一战中的索姆河战役,那么也就是说,威尔森一战时是个参加过索姆河战役的士兵,众所周知,这场战役是人类历史上著名的惨绝人寰的绞肉战,一战是人类没有荣誉可言的一场自相残杀。

威尔森这个人的经历实在太复杂了,而且他的痛苦有着无可窥探的深度。

在坎伯兰待了一段时间后,威尔森请求艾莉森跟自己回去,他告诉艾莉森,自己新的任务地点在伦敦,自己也有了新的身份,不用再担惊受怕背负污名什么的。但是艾莉森心中仍然十分担忧,她害怕威尔森所说的一切只是一个巨大的谎言。

此时场景回到现实,艾莉森又来到教堂,她向神父质疑了上帝的可靠性,她没能得到满意的答复,因此她依旧不信任上帝能给予她帮助,她离开了。

她还是得寻找真相。

她来到了那家医院,找到葬礼上出现的那个来自米德尔赛克斯郡中心医院的黑人。

黑人是威尔森的同事,他确证了威尔森在这里做过护工。同时,他提供了一个重要线索,威尔森经常和一个烟鬼老太太见面,并称她为“老大”。

烟鬼老太太,除了科尔曼还能是谁?

威尔森这点并没有撒谎,在伦敦他还在做特工,而且归科尔曼管。

艾莉森当场乘坐火车奔赴科尔曼家中。坐车时闪回镜头显示,艾莉森在坎伯兰还是选择了跟威尔森回来,她跟着威尔森出去碰头,然后看到了威尔森和科尔曼见面的场面,这让她确信了威尔森没有骗她,她重新信任了威尔森。

从这些回忆中,我们发现,艾莉森对威尔森的信任问题并不是从他死后才产生的,十七八年前两人间就已经差点因信任危机而感情破灭。

这个电视剧牛的地方在于,它总能将过去和现在发生的事紧密相连,不只是故事本身的逻辑性紧密,剪辑和画面上也就是形式上,也显得水乳交融。比如这里,它就将过去与现在艾莉森找科尔曼的情节并置到了一起,画面上十分和谐,而情节的核心也都基于“信任”二字。

现实中艾莉森找到了科尔曼,质问她为何剥夺威尔森的工资,让自己这些年来过得十分困难。可是科尔曼的回应,再度反转了真相。

科尔曼的说法是,1942年他们就把威尔森解雇了。原因是那份来自开罗的情报是假的。她的意思是,当时威尔森被捕并不是因为身份掩护,而是因为的确犯了罪。也就是说,威尔森压根没有去开罗执行卧底任务,而是直接关进了监狱。这也就是威尔森在阿拉曼战役之后一个月还没有回来,直到圣诞才回家的原因,因为那时他才出狱。而被放出来后,又在1944年因为盗窃入狱。为什么科尔曼又还会在医院和他经常接头呢?科尔曼的说法是,因为威尔森的不良记录,他只能从事最低级的间谍工作,而且工资很低,而她负责监视科尔曼,防止他再出什么问题或者背叛总部(军情五处)之类的。

科尔曼的一番话,冲击力实在太大,虽然我不是太相信,但也还是几乎要相信大半。

我觉得任何人处于艾莉森的位置,都不会表现得比她更为冷静。

艾莉森彻底崩溃了。她来到教堂,面对上帝,进行赎罪,她恨她自己一直对威尔森抱着信念,她恨自己的愚蠢。情绪失控之下,她愤怒地捶打柱子,将两手摔得鲜血淋漓。

第二节:大救赎

神父替艾莉森处理伤口,并再次引她走近上帝,还提到了修道院可以避静的事,这为最后艾莉森皈依宗教做了进一步的铺垫。

艾莉森在家中,决定最后再试一次名片上的号码,结果这回拨通了,对方是卡里姆。(之前打不通,现在打通了,而且为什么是卡里姆,我解释不了)

卡里姆和艾莉森又见了面,卡里姆提供了一套与科尔曼相反的说辞。

威尔森是陷入了英国特务机构之间的内部斗争,被科尔曼所在的军情五处陷害了,导致威尔森被解职。谈话中还把克格勃也牵涉进来了。威尔森人生经历的复杂程度,常人不可想象。从这些只言片语的线索中,也是难以推断他的真实人生的。

回到家中,矛盾失落的艾莉森接到了奈杰尔的电话。艾莉森说,你从哪儿学会这么贴心的?奈杰尔说,从你这儿学到的啊。这话给了艾莉森慰藉和勇气,第二天她再次来到卡里姆的落脚点。卡里姆出示了许多信件,称这是当年威尔森被陷害后写的申辩信。卡里姆说威尔森不告诉她这些是为了保护她, 他让艾莉森要对威尔森有信心。

故事发展到此时,我已经决定不再试图梳理清楚威尔森人生经历的真相。

艾莉森想到一个证明威尔森是否真的犯罪的办法,她去了法院,发现并没有威尔森的犯罪记录和庭审档案,她又相信了威尔森是个正派的人。

她找到科尔曼,科尔曼有些难以反驳艾莉森展示出来的证据。结果她说了个很荒诞的理由,威尔森为了写小说而制造假情报。科尔曼的话没什么说服力,因此艾莉森确信自己找到了真相,她重新相信了威尔森是一个正直爱国的英雄。

她与死去的威尔森达成了和解。

此时,悠扬的音乐响起,应该和第一集开场是同一首,艾莉森终于回复到故事一开始时的美好心情。

她兴冲冲地告诉戈登,她搞清楚了威尔森的为人,她知道他是爱他们的。

阳光灿烂,音乐轻柔,他再次如故事开始时那样,步履轻快地走回家中,路上再次和人打招呼,还邀请黑人邻居奥莉芙来家中做客。

她的生活好似又将回到正轨。

然而不安的因素也在此时埋下,一个骑着自行车的小男孩在附近马路上张望(设疑)。

艾莉森在家里过了一阵,发现那个小孩走到自己家门口了。她出门询问了那个小孩,那个孩子八岁,名叫道格拉斯,他在这儿等他妈妈,一起来这儿找爸爸。他说他爸爸是个医生,就住在这里。

至此,再度大反转,第四个威尔森夫人出现了,伊丽莎白·威尔森。看来威尔森在医院卧底期间,也没闲着,又制造了一份泡沫般的浪漫爱情故事。显然他把这对母子也骗得够呛,这孩子以为他爸在拉合尔有房产,估计威尔森骗他们说以后带他们去拉合尔定居吧。

艾莉森以为威尔森虽然有女人,但是只在自己出现之前有女人,没想到,自己之后,还有位更年轻的威尔森夫人。

眨眼之间,天堂地狱,峰顶深渊。

本剧放映到此时,才真正一分为二,此前的部分是一个推倒重来,建立推倒,反反复复的结构过程,此后才进入真正的解构。

之前是一场巨大的乱花迷雾之阵,之后才是云消雾散,照见青天。

就是在这种情境下,她烧掉了有关威尔森的一切,呼应了片头的闪前镜头。

下一个场景出现时,已是三年之后。两个儿子出现在空荡荡的家中,谈话中可知,艾莉森三年前就搬离了这里。

场景转移到修道院,窗明几净,鸟声清婉,艾莉森在抄经修行。

孩子们来看望她,谈话中可知她已经闭关很久,一直没有见两个孩子,她也将家里的房子卖了。而她的状态显示她终于在修道院取得了平静。

在海边的长椅上,潮声和鸥叫映射着艾莉森内心终究获得的平静。艾莉森和丹尼斯见了一面,给丹尼斯看了戈登刚出生的小宝宝的照片,现在,艾莉森的孩子和格拉蒂丝的孩子都有了后代。这场见面为后来这些同父异母的孩子及他们的后代相认做了一个小铺垫。

艾莉森已经决定将威尔森的故事告诉孩子们,在此之前,她只有一件事没有做,威尔森在布莱克菲尔德那家疗养院的经历她还不够清楚。神父引导她,先理解,才能原谅。

艾莉森终于踏进了这个地方(之前来时,威尔森没让她进),找到了负责人,得知了威尔森在这里休养和写作的故事。这个情节之中清楚解释了威尔森痛苦的来源。

到这里,本剧才交代了威尔森和这栋宅子的关系。这确实不是威尔森的房产,这一点威尔森的确骗了艾莉森,就像他欺骗别的女人一样。威尔森和布莱克菲尔德这栋宅子的关系就是,一战中,年轻的威尔森从前线索姆河战役中负伤后,被送到这里疗养,也就是从那时开始,他整日生活在战争的梦魇之中。后来,用打字机创作小说成了宽慰他心中苦痛的方式,也就是那时他开始创作。后来不论是去了拉合尔,还是又回到伦敦,他一生中都没有改变这个习惯。这也意味着,他一生都没有从痛苦中真正解脱出来。

这段对故事源头的追寻,解开了艾莉森心中最后一个结,她变得更为理解威尔森了。那张唯一留存的布莱克菲尔德的照片,她没有销毁,可见威尔森已经得到她的宽恕。

艾莉森在修道院,完成了对自己和威尔森一生故事的书写,这是她给自己后代的交代。这个情节也和片头的闪前取得了呼应。

这之后,艾莉森皈依宗教,成为一名侍奉上帝的修女。是上帝指引她理解并宽恕,是上帝指引她完成自我救赎。

艾莉森之前的那些行为,其实是陷入了寻找真相的圈套,她执念于弄清楚威尔森的整个人生,结果陷入了恶性循环的怪圈。其实自始至终,艾莉森真正面临的问题,并不是关于威尔森的,而是关于自己的。她寻求真相的过程是一个走向内心,认识自己的过程。最终,她原谅了威尔森,也与威尔森无关,她原谅的是人性,宽恕的是自己。

公众号:段雪生。微博:最终我失隐

救赎之所不在他人,在于自身。

露丝·威尔森在剧中饰演自己的祖母艾莉森·威尔森

最后一小段字幕和花絮,为我们交代了故事的尾声。艾莉森在1967年入教,2005年去世,2007年四位威尔森夫人的后代相聚并友好相处。最后剧集还让威尔森健在的四个儿子以及他们的后代都出现在屏幕之上,看着真人的影像,这个故事的厚重程度又增添了三分。

没想到一个悲剧,竟然能以这样的方式落足于一个温情圆满的结局。

而这一切,又竟然是活生生的现实。

依我看来,这个故事至少有四个不断递进的主题。

1、赞颂为国家而牺牲自我的无名英雄;

2、致敬英雄背后承受痛苦的女人和家庭;

3、批判国家主义对个体带来的无法痊愈的伤害;

4、最终主题升华为一个弱者(不一定是女人)的自我救赎。

点此订阅《细说威尔森夫人》全集剧评

17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威尔森夫人的更多剧评

推荐威尔森夫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