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满怀希望,你甘心放弃么?

到大自然里去
2018-12-09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第三次见萧导,一如既往地率真,不愿理会主持人的套路提问;一如既往地耿直,连环炮地驳斥互动的观众;一如既往地敏感,只是渴望听到观影人的声音。

我们喜欢听真性情的人讲话,因为他们不介意透传出人性的阴暗面,甚至只是因为他们以恣意的姿态说出了我们的心声,活出了我们向往的样子。但尝试着理解他们的语境和三观,需要机缘。尝试着接纳他们的思维模式,需要一颗足够开放包容的心。人有骨子里的表演欲,亦有自我掩饰的本能。你选择相信什么,选择表达了什么,选择对生活提炼出什么,都可以暴露你内心深处的信仰。我想这正是一部纪录片耐人寻味的魅力。 《一百年很长吗》聚焦于普通人的人情冷暖,它过于真实,好像那门当户对的偏见,婚姻生活的一地鸡毛,窘迫不已的债务,家门不幸的悲哀就发生在你身边。它不像萧导的处女作《丽江拉夫斯基》,关注在丽江逃避世俗生活的小情侣,甚至还有一对动辄针锋相对的强势拉拉。也不像《喜马拉雅天梯》,关注世界之巅的壮美和不为人知的高山向导。更不像爆红B站的《我在故宫修文物》,直接把镜头对准了红墙内的文物修复师们,匠心传承足够热门,人群又足够小众。

不可否认,人人都有猎奇心理,多数观众都期待激烈的冲突、跌宕的情节,奇伟瑰丽的景象,媒体更是偏好那些和主旋律挂钩的噱头。然而真实自有千钧之力,尤其是烟火气十足的生活里关于人性的拷问,关于道德与舆论的鲜活诘问。这恰恰这是触动我的地方,我们都是大时代下小心翼翼活着的小人物,这些两难的局面我们多多少少会遇到,何去何从的困惑甚至是我们一生都要面对的命题,你会做怎样的选择,才能不负此生不负人呢。

生活的舞台上,面对被告知你的胎儿有先天性心脏病,你是不愿意孩子受罪,也不愿被拖累,忍痛做出打掉这个小生命的艰难选择呢,还是直面命运的馈赠,担惊受怕地迎接这个小生命的降临呢?

生活的舞台上,面对父母激烈反对门不当户不对的恋情,你是选择向饱经风霜的老人言妥协,开启一段崭新的生活,还是选择拥抱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生活,拥抱贫贱夫妻百事哀的苟且呢。

生活的舞台上,面对负债出走的不争气的大儿子,你是选择恨铁不成钢地弃之不顾呢,甚至诅咒他早点死在外面;还是不无豁达地相信这只是真主的考验,我要把他找回来,还要帮助他再娶个老婆,做好马鞍一定能让生活重回正轨。

生活的舞台上,面对急需捐肾的血亲,你是选择站在亲情的对立面置身事外呢,还是选择顶着生理风险和生活压力做出那个勇敢的配对选择呢?你忍心不顾病人的安危,又忍心毁了捐献人的生活么?

也许,你今天义正辞严地做出了一个可以自圆其说的权衡,也许你今天感同身受地做出了一个足够体面足够庄严的选择。可是谁又能保证,如果这一切真的发生在你身上,你可以如你想象中那么干脆地取舍么?你又是否有勇气承担夜深人静处良心的谴责?这本来即是不可预设的私密选择啊。 黄忠坚小两口如双簧一样打着嘴炮,当然更多的毒舌更像是讥讽和数落,观众不时发出会心的笑声,好像这个骄横的毒舌女人在若无其事地上演一出小人物的轻喜剧。然而当她站在局促的出租屋里挺着大肚子,撕着快递上的胶带,递给厕所里修补门的未婚夫时,边吐槽边忍不住笑出了声:我们真的是什么都没有啊。一直怨天艾人的她没有哭,你却能感受到她的骄傲被狠狠践踏的无奈。也许是自我嘲弄吧,看着造化弄人的命运一步步把她推到了如今的光景。也许是觉醒吧,终于父母承认了这桩婚事,自己却要承担选择不那么富裕的真爱的代价。好像除了乐观,除了相信苦尽甘来,没有什么选择呢。

也许是镜头里展现更多的是黄忠坚忠义永存的价值主张,对于这个专拣人软肋戳的雪菲我一直谈不上喜欢,我很想告诉她有一门功课叫非暴力沟通,很想告诉她你先前在父亲面前声泪俱下地发现的优点怎么就视之不见呢,很想告诉她生活的情调除了骂骂咧咧外还有很多种。然而当看到黄忠坚自顾自躺在床上看书不理会孕妻的请求,待到终于拉着脸憋着怒火出来后,不情愿地踢了婴儿床几脚后,甚至闹脾气骂她神经病后,曾经那般骄傲她语气变得柔和,姿态变得卑微,最后忍住眼眶里的泪水,淡淡地吐出一句:你走吧。有那么一刹那,充满了心疼。多少家庭里没有这种隐身的巨婴丈夫、焦虑的未婚妈妈呢?多少女子怀了孩子后,从十指不沾阳春水蜕变成为母则刚的劳碌命,一颗心跌到了尘埃里,好像被生活偷光了所有的选择。不甘心失去自我也罢,不情愿失去尊严也罢,笑红尘又何必,叹誓言奈如何,感情本身就是一个虚幻无常的东西啊。

待到张雪菲顺利生产,黄忠坚坐在床边把玩着手机,她喊他把自己扶起,然而粗手笨脚的他弄疼了她的伤口却不自知,她呜咽着,脆弱无助地像个孩子。锋姐叹道,男人多半都是大猪蹄子,知情解意多半是在得手之前,这就是生活的真相。你看吧,生第二孩子时就不像头胎这般珍视了。亲情才是最靠谱的,你看她妈妈前面嫁女儿一门心思地想着礼金赚钱,后面孩子需要做手术时不还是来接盘了么。

孩子需要在两周内做手术,为了给岳母争面子把存款买了车的黄忠坚一筹莫展。一向乐观坚韧的黄忠坚问,你后悔么?雪菲说,我心疼。那一刻,她没有指责,他们已经做了所有努力。生活常常如此,你没办法后悔,所以也不允许被自己被打败。你会无助落泪,但依然渴望明天会更好。你不能沉沦,因为你还有值得守护的东西。

萧导并没在片子里点名那个烦恼到极点的黄忠坚除了连环call永远打太极的甲方、夜半打拳、回乡祭拜先祖、打慈善总会的电话外,怎么在两周之内筹到手术费,故事的最后甚至迎来了皆大欢喜的局面,孩子顺利康复,与岳父母和解,甚至还补办了一场有舞狮表演的婚礼。蓦然才想起海报上那句“戴上狮头,我也可以向命运嘶吼”,想起雪菲在民政局眼含热泪地念着结婚誓词,这才是平凡生活里真实爱情的模样啊。也许哪怕手术不成功,也许他们没成为萧导电影里的对象,乐观皮实的人儿终究有一天也能从伤悲中走出来,悟出命运的点拨。

不管贫困曾经带来了怎样的绝望,一切都在往着幸福美好的方向发展,一如电影的sologan,闯过这一关就能好好生活了。哪怕前面还有山海关、嘉峪关,一关又一关,心怀慰藉,不断打怪升级,就能拿到幸福的关卡。直面操蛋的人生,照亮我们内心深处或光辉或自私,或卑劣或懦弱的角落。相信是苟且生活的迷幻剂,也是平淡生活的催化剂。

萧导说打动他的是黄忠坚身上的亮光,哪怕他为省钱总是蹭剧组的饭,哪怕他拍摄的附带条件是换一场婚礼录像。他曾怕黄忠坚在最后期限前放弃,然而黄终究不负众望,最关键的是不负自己的选择,凑足了手术费,他为曾经的一丝担忧而惭愧。

晚上和锋姐聊起生活里遇到的奇遇,好像那些可爱的人都发生在我们无知无畏的时候。敢接受陌生摄影师的善意,敢相信跑团里人性的纯良,敢相信地铁站里路人甲的温情和柔软,敢相信火车上人性的光辉,敢相信植树节上老爷爷的初见如故,敢相信景区外面的哥第二天准时来接的承诺,也敢相信无伤大雅玩笑背后的真心。那时,我们可以义无反顾地维护自己相信的正义,花费很多心思去做公益,别人感知到你的单纯和善良也会回馈以善意。

然而慢慢地,不敢对人性报以信心,不敢相信主旋律事迹,不敢把自己的后背亮给别人,不敢相信别人说出口的求助,更不敢轻易把某人视作依靠。这时候,好像遇到的人也心照不宣地把自己的心思掩藏,我们的无趣感应来的也是无趣,像下一盘盲棋一样,盘算着得失,狐疑着风险,质疑着初心。心思深重了,做人却不得自在。

一百年很长么,如果没有坚守的信念,也许真的很难捱,毕竟生活里有那么多足矣压垮我们最后一根稻草的考验,在命运这个强势的主人面前我们是毫无还手能力的奴隶。如果有了前行的力量,也许负重前行的脚步也会轻快些许,也许共同度过也是特殊时期的浪漫,深味人生路上的凄风苦雨,也领略沿途的皓月清风。

用力活,死命抗住,我们准能赢。毕竟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么,面包会有的,幸福会有的,幸运女神也终将兼顾满怀信念的我们。如果女神没有听到我们的心声,那它一定是为了锤炼我们的心性,相信我们有抵御孤苦的能力。

唱首歌吧,哪怕是悲伤的调调也可以生发出无穷的力量。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开出一朵娇艳的花。这么想着,不管你毫无信仰,还是信的佛祖上帝,抑或真主安拉,心里总有些许亮光。不管你有一门醉心的爱好手艺,还是有一个要用生命守护的爱人,他们都是我们信念的源泉。

1 有用
0 没用
一百年很长吗 - 豆瓣

一百年很长吗

7.2

2857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一百年很长吗的更多影评

推荐一百年很长吗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