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年不长,因为我们都只活一次

内陆飞鱼
2018-12-04 看过

今年的国产院线有一缕微光,几部平民视角的纪录片陆续在院线上映,像八月份的《大三儿》,以及刚刚看完的《生活万岁》《一百年很长吗》,表达方式、人物侧重点不一样,但都是讲述普通中国人的日常生活,在大银幕上看这样的故事,挺亲切,拍片的人不再以大奇观、大题材来取胜,看片的人可以安安静静地在普通人身上反观自己的生活,两相对比泛着一些暖意,这样很好。正如《一百年很长吗》的导演萧寒,在今日头条的“海绵演讲”中所讲,可以看见你和我。

可能拍惯了大题材的一些创作者,和看惯了大视角的观众,会觉得这样的题材进入院线,在影院看日常生活,看别人的“悲惨”没有多少意义。恰恰相反,正是因为这样才更有意义,以普通人为中心的小题材是一个窗口,我们会感受到人生即故事,每个人的一生都像一部电影,每一个人都活得不容易且值得被尊敬和善待,人与人之间可以通过电影实现另一种无言的沟通,这对焦虑弥漫、戾气横行的社会,可能取到一点软化和抚慰人心的作用。

《一百年很长吗》拍了两组人,在广东佛山学习蔡李佛拳并痴迷于舞狮的小伙子黄忠坚,以及新疆哈萨克族做马鞍子的老匠人阿合特。据萧寒在“海绵演讲”透露,他是从100多位走访对象中,选了他们。无论从地理区域、长相、经历上来看,两个人共同点不多,他们也不比多数人有什么传奇,他们经历的结婚、病痛、债务、告别、抉择,都是每个人可能会遇见的具体问题,可能有人会选择投降、放弃或者逃跑,但黄忠坚和阿合特选择迎难而上,正是这种苦中作乐让人敬佩。

黄忠坚想和女友结婚,没钱、没车、没房,得不到家人的祝福和首肯;阿合特大儿子欠下债务离家出走,儿媳妇也选择俩开,侄子得了尿毒症等着换肾。这些难题,对很多人来说,可能就是千钧之重能把人彻底压垮。黄忠坚和阿合特没有放弃,而是竭力去解决这系列难题,该过的日记继续过着,日常生活少不了开朗乐观的温情和浪漫,把苦日子过出了属于自己的小幸福,这种豁达心态真难能可贵。

萧寒擅长拍摄民间手艺人的生活,那些靠传统手工艺谋生的人们,既普通又不普通。“海绵演讲”里,他讲述了拍摄《喜马拉雅天梯》、《我在故宫修文物》和这部《一百年很长吗》的故事。他的切入点都很细致,这些普通人身上有着一些不一样的光芒,这也许就是中国来百姓的生活心态和生存智慧的写照,很值得和大家分享。

黄忠坚和阿合特,一个身在广东,一个远在新疆,真叫远隔天南地北,一辈子也见不到。要说他们有相似之处,就是他们与某种传统、某种手艺有关,黄忠坚学习蔡李佛拳并喜欢舞狮,阿合特十年如一日用皮革做马鞍子,他们喜欢这种生活,并享受这种状态,遭遇到一系列生活变故,也不能改变他们的初衷和热爱,就好比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开出一朵花。

“渡过这一关,我们就能好好生活了”,“人生的路再苦都是风景”,从片名到一些话,这部纪录片都有些浪漫的诗性,也不是贩卖通俗鸡汤,而是一种生活理想的提炼,当你看到片中黄忠坚和女友生活中类似拆门板这样的小幽默、小尴尬,以及阿合特纯净的眼神,和爱人相处时喊她为“美人”,那么轻松有趣,就觉得好日子、坏日子都得往下过,乐观一点去过,可能不会那么苦涩。

古语有云“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岁忧”,大意是讲人类总是善于杞人忧天,一直作茧自缚,活得太短却想得太多,给自己强加了很多精神包袱,负重前行,所以开心不起来。其实比起《大三儿》《生活万岁》,以及《一百年很长吗》的主角们,多数人的生活是幸运和丰富多彩的,并没有理由去虚度和埋怨,过好每一天,走好每一步,认真对待爱自己和自己爱的人,这样的生活也许就是幸福,也许就该知足常乐。

从影院看完《一百年很长吗》出来,阳光晃眼,世界很温暖,眼前忙碌的人群好像不再陌生,萧寒在“海绵演讲”的幕后故事,也许就是我们每个人的故事。

5 有用
1 没用
一百年很长吗 - 豆瓣

一百年很长吗

7.1

2629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一百年很长吗的更多影评

推荐一百年很长吗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