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看《周末》

诸恶莫作
2018-12-03 看过

今天,让-吕克·戈达尔已经88岁了。他无疑是高产且深奥的导演,而在一系列观影体验中,《周末》(the weekend,1967)是唯一让我睡着的电影。

“戈达尔的电影与众不同之处在于它的速度之快,它的无耻,以及对所有事物的极度蔑视。”

但无论如何《周末》都是1960年代一部极为重要的作品!它预见性的展现了“风暴”后的政治大爆发及其混乱的后果。

戈达尔在此不断地用插画和字幕打断叙事,而且通常会让观众去观赏那些超出“合理”长度的长镜头——电影史中著名的“交通堵塞”和在谷仓院子里独奏莫扎特的《钢琴奏鸣曲no.18》并且演奏了一半,然后又重新开始,摄像机三次在钢琴师和他的听众周围画了一个圈。

更有意思的是,在后面的一个场景中,两个垃圾工一边吃三明治,一边盯着镜头,他们停下手中的一切,开始了一段关于殖民主义和剥削的冗长的理论独白。这个场景对于理解《周末》的整体前提是必不可少的,同时,它是如此的令人难以忍受,我便在那时候睡着了。

最近一次重看,不难发现戈达尔在电影中让卢梭所谓的社会契约瓦解。《周末》本身像是一道逻辑问题或是数学定理。 影片中的主角,法国的中产阶级都不可避免的走向了返祖的道路。戈达尔学习了马克思、恩格斯的理论,正如后者所言的“根据唯物史观,历史过程中的决定性因素归根到底是现实生活的生产和再生产。无论马克思或我都从来没有肯定过比这更多的东西。如果有人在这里加以歪曲,说经济因素是唯一决定性的因素,那么他就是把这个命题变成毫无内容的、抽象的、荒诞无稽的空话。”恩格斯描述了文明从野蛮中崛起,野蛮也是从野蛮中崛起,其标志是清晰的语言的发展、武器的发明,以及从迁徙的狩猎和采集到以农业为基础的固定社区的转变。

而在《周末》中,一切正在退化到野蛮的状态。戴着印第安头饰的女人,一边朗诵诗歌,一边煽动游客。它反映(预言)了大多数发达国家内部危机不断加剧的时期,反映了越战及中产阶级物质主义和对美帝国主义的反感。

戈达尔在此之后说要致力于意识形态饱和的电影,而那些电影更像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PPT演讲。所以《周末》是那一段时期戈达尔的“真正的”电影直到《一切安好》(1972)——所谓“真正的”,是因为它依赖于电影的错觉,像是从A到B,讲述一个故事,可以系统地被总结。

但是,相比那些“演讲”《周末》的教育意义要大得多,它让这部电影具有了历史性的先见之明,同时也让我们与它一起欢笑,一起嘲笑——它提供了无拘无束的黑色喜剧的乐趣,以及对一切庸俗和虚假的东西不断产生的怨恨。

1 有用
0 没用
周末 - 豆瓣

周末

8.0

2389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周末的更多影评

推荐周末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