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风阵阵 阴风阵阵 6.7分

关于故事线、一些细节和隐喻

别逼我看牙医
2018-11-13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没看过老版。本片因为有太多德语口音的英语,听起来像一团浆糊,我二刷才稍稍懂了些许。在此分享我对本片故事线的理解以及一些细节回想。

一、关于故事线

1. Susie是Mother Suspiriorum的转世。从出生开始,Mother Suspiriorum就在她的身体里沉睡。所以她的母亲在临终的时候提到:我的女儿是最大的罪恶。

2. Susie一直不知道(只是一种猜测)。自她的童年开始就有一股不可描述的力量驱使她向往柏林和舞蹈学校。

3. 由众女巫投票来决定Markos和Blanc到底谁在coven里处于掌权地位,Markos赢了。至于这个coven是怎么组织起来的我没太明白。

4. 而Markos是个冒牌货,从舞蹈学校成立之时起就自称是Mother Suspiriorum,所以众女巫一直在替她寻找下一个宿主。

5. 在舞蹈学校,Susie能隐隐察觉哪里有些不太对。刚去舞蹈学校参加audition时,她的呼吸。她还找Sara问过有没有觉得有没有感觉到什么。(但我还是抱有疑问:为什么Susie偷看到女巫冻结并玩弄了前来调查的两名警察后,她只是一笑,没有惊慌,也没有下文了。所以Susie也有可能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是Mother Suspiriorum,只不过一直伪装了起来?)

6. Susie身体里的Mother Suspiriorum在舞蹈学院内渐渐苏醒(也许是被那些梦唤醒的)。

7. 在舞蹈Volk结束后、最后的仪式开始之前,Blanc和Susie有一段心灵感应的对话。这意味着Susie身体里的Mother Suspiriorum已经醒来了(但如果Susie知道自己是Mother Suspiriorum,就意味着她认为不需在Blanc面前伪装了?)。

8. Blanc试图阻止Markos的仪式,因为她觉得Susie像年轻时的自己,有点惺惺相惜的意味,另一方面她也在怀疑这个仪式的pureness。

9. 最后Susie也就是Mother Suspiriorum召唤了Death(那个黑色生物),杀死了所有支持Markos的女巫以及她自己的母亲(黑色生物同样出现在母亲的房间)。

二、一些细节

1. Susie在火车站的时候,有个站牌名字就是Suspiria,预示着Mother Suspiriorum的到来。

2. Patricia找心理医生Jozef的时候说They took my eyes。而Markos一直戴墨镜。

3. Tilda Swindon扮演了心理医生,不过我其实根本没发现。但她的口音真的有点奇怪。

4. Olga被女巫盯着看以后,狂流泪,并被引入练舞房。我之前以为那个女巫是Mother Lachrymarum(泪之女神),但后来才知道并不是。除Mother Suspiriorum以外的另两位女神没有出现在这部电影中。事实上所有女巫都能透过盯着Olga看的这位女巫的眼睛看着Olga,并蛊惑她。(电影其他很多细节都证明女巫的感官是相通的。)

5. Olga在练舞房的扭曲动作和Susie的舞姿并不能完全匹配。既不同步也不算相反,有点遗憾。

6. Susie跳舞贴近地板时,感应到的下面的那双手是Markos的(有人说是Death的,但Death这时候还没出现吧;还有人说是Mother Suspiriorum的)。

7. 心理医生准备离开警局并折返感谢其中一位警察的时候,这警察用手调整了一下蛋蛋。

8. 用叉子自杀的女巫,她从一开始就能感觉到Susie就是Mother Suspiriorum而Markos是冒牌货(她拒绝投票,不论是投给Markos还是Blanc她都拒绝)。所以Susie刚来的时候,她就在楼上观察,并一直坐立不安。而后来感知到所有支持Markos的女巫的悲剧下场后,提前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9. Caroline的跳跃技能被Blanc的一个眼神交换给了Susie。

10. Sara数数字找暗室,前面是顺序数,之后是倒序数,用脚步丈量长度。但是我记得倒序刚好数到零了?

11. 跳Volk的时候,Sara归队以后眼睛有点奇怪。没错,是Blanc和她交换了身体,实际是Blanc在用Sara的身体跳舞(可以看到Blanc站在旁边做舞姿)。所以这一段Susie和Blanc共舞了。

12. 女巫们的第二次聚餐场景中,墙上有个会上下抖动的手臂。

13. 最后仪式的30分钟可以被称为WTF的30分钟了吧!大概由于影片前面都刻意滤掉了红色色调,最后这浓墨重彩的红色可谓让人炸裂。

14. Markos的手臂上有个婴儿的手。

15. 舞蹈学院的大门正对着像是柏林墙的一堵长长的墙。

三、隐喻

1. 有人说影片中不断播放的Terrorist新闻和场景是在暗示1977年秋天德国的新生代反叛力量与旧政府的对抗,这是对舞蹈学院故事线的隐喻(反过来说也行)。

2. 影片也可解读为对法西斯主义的反思。Blanc迫于Markos这位冒牌当权者的淫威,在1944年编写了舞蹈Volk,正值纳粹德国的黑暗岁月。而Volk一词是德语的“人民”,也是一种隐喻。

3. 还有评论说本片表达了战后的德国女性对她们参与二战的丈夫们进行阉割的欲望,因为他们未曾在意她们的抗议。

4. 心理医生Jozef是父权制的缩影。尽管他是仁慈的,实质性的作为却很少。他没能拯救妻子免于大屠杀的迫害,也没能拯救Patricia和Sara(“Women tell you the truth and you tell them they’re delusional.”)。父权制仍然制定了这个世界的规则,甚至Markos也屈服于此——她的仪式现场必须有一位男性证人,仿佛没有男人的公证,一切都毫无意义。但不管怎样,最后Mother Suspiriorum清除了他所有有关女性的记忆,以示惩罚。

另外,据说,有彩蛋……很遗憾我两次都没看到最后。据说彩蛋的场景是Susie看向屏幕,并对观众做出清除记忆的手势。也许正因为我没看到最后所以还能记得情节吧哈哈哈。

欢迎补充和指正。

166 有用
9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47条

查看更多回应(47)

阴风阵阵的更多影评

推荐阴风阵阵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