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森林 小森林 7.3分

看起来性冷淡的食物,吃了会性冷淡吗?

电影解毒
2018-10-16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如果食物说日语,人说韩语,要怎么对话?

[小森林]出了韩版。

日版,是森系文(吃)青(货)的圣经。

韩版,依然是小镇姑娘从大都市回到故乡,门外有地,屋里有锅,今天长出的菜,今天就上了餐桌。

但这次,姑娘不是冷冷清清的桥本爱,而是[小姐]里那个野丫鬟金泰梨。

相应的,日版里那种深山老林的仙气,变成了韩版里拉家常一般的市井烟火气。

甚至你们的狗焕哥,为金泰梨饰演的惠媛,抱来了一只狗子,名为五狗。

因为在它这辈排行老五

以此类推,写这篇文章的我叫姜一人。

乡亲随手就扔来一只鸡,当礼物。

...
显示全文

如果食物说日语,人说韩语,要怎么对话?

[小森林]出了韩版。

日版,是森系文(吃)青(货)的圣经。

韩版,依然是小镇姑娘从大都市回到故乡,门外有地,屋里有锅,今天长出的菜,今天就上了餐桌。

但这次,姑娘不是冷冷清清的桥本爱,而是[小姐]里那个野丫鬟金泰梨。

相应的,日版里那种深山老林的仙气,变成了韩版里拉家常一般的市井烟火气。

甚至你们的狗焕哥,为金泰梨饰演的惠媛,抱来了一只狗子,名为五狗。

因为在它这辈排行老五

以此类推,写这篇文章的我叫姜一人。

乡亲随手就扔来一只鸡,当礼物。

“飞来横鸡”

韩版是个农家乐。可惠媛吃的,还是日版的日料。

依然是糖水栗子、意面、面片汤……

吃胡萝卜,就会变成胡萝卜

人,不是父母养大的,而是食物养大的。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食材和烹饪的方式,塑造了市民性格。被辣椒养大的性子烈,被鱼米养大的慢悠悠。

东北人做菜爱勾芡,哪怕是一盘清炒蔬菜,也要来一大勺淀粉,做出的菜浓稠。

他们对人亲热。哪怕是陌生人,也是“亲爱的”。

江南人的饭桌上,都是一小碟一小碟,菜色可以多,但分量绝不能大。

他们总给人留下“精致”的印象。人与人之间的分寸感,宁可冷淡,不愿过界。

吃日本菜和吃韩国菜长大,气质是不同的

金泰梨,是韩国菜养出来的那种姑娘,有点甜,烟火气十足,有点大咧咧,又不失小女生的可爱。

你跟我说她是吃日料长大的?

亲切的金泰梨

日料清清冷冷,一小份,养出来的,是桥本爱那种姑娘,棱角分明,安静。

冷淡的桥本爱

比如刺身,深海的海鲜,冷藏冻结了时间,像它们刚刚出水,再用刀,果断片成薄薄一片,上桌,也是在冰块里。

这可能是最贴近大海的一种用餐方式。可能比食客与同类的关系,还要贴近。

电影里的食物也是一样。

煎炸的食物,一个是一个,连多余的油也不要有,没有汤汁把大家混在一起,每个都独自待着。

配上绿叶菜,更寂寞

红薯干也一片一片,连水分都不来作陪

也都是刚从地里长出的新鲜。

市子(桥本爱饰)话不多。但每一份食物,都是她从泥土里收获,亲手切好,再亲手放进锅里,亲眼看着菜汤咕嘟咕嘟。

这份关系,无比亲密。

而和人的关系,淡淡的。乡亲大婶来,她做听众,心思,却还是和她手里的食物耳鬓厮磨。

吃货,不是缺心眼,只是对食物深情

日版里,连猫也是不理人的

而韩版的狗,却和惠媛特别亲

市子常常一个人吃饭,而惠媛却总是要找朋友来陪的。

吃糕

吃年糕

喝米酒

同样是和乡亲大婶说话,惠媛也不再是旁观者。

面对尴尬提问,尬笑回应

金泰梨说,她这个角色和日版不一样,有两个很好的朋友,待人也更亲热。

这才是韩国元气少女啊。

拍日版[小森林]时,桥本爱说,自己本来挑食,但拍这部电影时,因为做法太好吃了,很多原来不爱吃的东西,也爱吃了。

而金泰梨说,别人拍这种美食电影,很多都是演的时候嚼,停机了再吐掉。但她是把每一份菜吃得连渣渣都不剩。

挑食的桥本爱,和狼吞虎咽的金泰梨,大概就是日料和韩国菜的差别。

吃部队火锅,才能长成金泰梨

韩版的结尾,点出了日版没说破的中心。

惠媛读着妈妈出走时留下的信:爸爸去世后,我没有带你回首尔,是因为我想把你种在这里。

在泥土里长出的人,才有根

从前的料理,是从这片土地上长出来的,正是它们养大了惠媛。

但妈妈的种植方式不太对。她拿日料种下惠媛,惠媛要寻根,大概要漂洋过海去日本,成本有点高。

不少人说,韩版里的食物看起来没食欲。

但我觉得,没食欲倒不是重点,毕竟各花入各眼,汝之蜜糖彼之砒霜。

重点还是,无论是金泰梨还是整部韩版电影,都是从韩国土地上长出来的,而不是日本的土地。

炒年糕那段就极好。

韩国炒年糕甜辣,吃得停不了口。

可这辣,毕竟不是四川的辣。而是大学门口夜市的那种辣。

破例放太多辣椒,两个姑娘便辣得气喘吁吁,相对着,像两只互相生闷气,不停哼哼的斗鸡。

载夏(柳俊烈饰)一进门:呀,你俩吵架啦?

一定是韩式年糕加辣才有的情景

相对的,那不勒斯意面这种日式洋食,就不适合出现在韩国农家的餐桌上了。

撒了海量花瓣的意面

甚至还有槐花天妇罗

太日式,太清冷了。

[小森林]改编自五十岚大介的同名漫画。而漫画的由头,是五十岚在老家的生活经历。

他在岩手县自给自足,顺便还产出漫画

然后才有了[小森林 夏秋篇]、[小森林 冬春篇],只不过场地搬到他父母的老家东北。

即便已经非常本土接地气了,日版剧组仍找了美食家做顾问。

因为整部电影,其实是人与食物的交流。人透过食物,去了解土地,人通过陪自己十几、二十年的胃,在回忆中了解自己。

如果食物说日语,人说韩语,要怎么对话?

韩版就是这样鸡同鸭讲,人与食物的互动,根本失败,所以才不得不减少菜的戏份,增加人与人的互动,所以才不得不用妈妈的信,点明主题。

韩版请的顾问,是“食物造型师”,让食物好看。

怕是把原著的美学,太表面化了。

沙拉,首尔吃不到?

汪曾祺写高邮的鸭蛋,吃法是敲破一头,用筷子挖着吃,筷子头扎进去,红油冒出来,蛋黄通红。

自然不是翘着兰花指、配着紫苏叶的雅致。但还是美,美得光是看文字,都流口水。

对自己土地上食物的欣赏,绝不是摆盘好看就能体现的。高邮的汪曾祺,也犯不着写对杀猪菜的深情。

市子吃着看起来性冷淡的食物,自己也冷清。惠媛冲破了食物的阻力,长成了另一种样子。

但是啊,韩版[小森林],就应该咋咋呼呼地围坐着吃部队火锅,炸蔬菜饼,滋啦铁板上压着鱿鱼,喝杯玛格利米酒大叫:还是乡下爽啊!

-

文: 姜不停

文章源自微信公众号:电影解毒

2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小森林的更多影评

推荐小森林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