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自己够狠,才能对敌人更狠

朴树的那些花儿
2018-09-24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很久没看到让我印象深刻的反派了,蝙蝠侠里的小丑是一个,既是剧本角色设定鲜明,也是演员本身演绎得精彩。从这两点来看,刚哥演绎的佐藤,真的不错。

首先,他算是有反社会反人类人格,这样的人能够按照自己的逻辑毫不犹豫地杀人害命。但是这样的怪物,本身就是社会和人造成的,20年,每天被虐待杀死无数次,就是为了所谓人类进化的研究,镜头里的那一滴血泪,可谓一眼万年。“亚人”不是人,只是政府研究的试验品,对外却宣称是被保护,自愿合作进行研究。那么,当角色反转,为什么不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活一次,惩戒那些不把“亚人”当人的人呢?

只有对自己够狠,才能对敌人更狠。全片印象最深的是他为了实现异地“传送”,以最大的一片肉实现再生,先是砍下自己的左手让伙伴带进需要进攻的大楼,然后把自己投入木料粉碎机,搅成碎肉。“亚人”虽然可以无限次再生复活,但并不意味着他们没有痛感。每一次,需要重生时,佐藤杀死自己都没有任何一丝犹豫,开头中了麻醉弹砍掉自己的手也罢,在需要的时候一枪爆头杀死自己也罢,在与SAT对垒时被不断反复射击以便阻止重生也罢……甚至在投入粉碎机的时候,他也是纵身一跃,一声不吭,反而是

...
显示全文

很久没看到让我印象深刻的反派了,蝙蝠侠里的小丑是一个,既是剧本角色设定鲜明,也是演员本身演绎得精彩。从这两点来看,刚哥演绎的佐藤,真的不错。

首先,他算是有反社会反人类人格,这样的人能够按照自己的逻辑毫不犹豫地杀人害命。但是这样的怪物,本身就是社会和人造成的,20年,每天被虐待杀死无数次,就是为了所谓人类进化的研究,镜头里的那一滴血泪,可谓一眼万年。“亚人”不是人,只是政府研究的试验品,对外却宣称是被保护,自愿合作进行研究。那么,当角色反转,为什么不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活一次,惩戒那些不把“亚人”当人的人呢?

只有对自己够狠,才能对敌人更狠。全片印象最深的是他为了实现异地“传送”,以最大的一片肉实现再生,先是砍下自己的左手让伙伴带进需要进攻的大楼,然后把自己投入木料粉碎机,搅成碎肉。“亚人”虽然可以无限次再生复活,但并不意味着他们没有痛感。每一次,需要重生时,佐藤杀死自己都没有任何一丝犹豫,开头中了麻醉弹砍掉自己的手也罢,在需要的时候一枪爆头杀死自己也罢,在与SAT对垒时被不断反复射击以便阻止重生也罢……甚至在投入粉碎机的时候,他也是纵身一跃,一声不吭,反而是旁边的一位普通操作工瞬间就呕吐了。这样的人,大概真的是拥有最顽强的意志,能够为实现自己的目标无所不用其极,因为,对自己真的太狠。

虽然会寻求伙伴的帮助,但永远像个独行侠,该担当的时候毫无犹豫,也从来不曾拿自己被实验的经历主动卖惨博同情。为了买到充足的武器,向黑市的交易方“出卖”自己的重要器官“以物易物”,田中在旁边对交易方说你不会想知道这些脏器怎么来的,我想应该是在极短的时间内从自己身体里反复摘取出来的。因为20年不间断的实验,对自己身体的认识,对疼痛的忍耐,我相信他大概已经超越了所有人。其实以他的身手,完全可以随意去夺取别人的身体器官,或者让同伴来上,但他没有。他甚至会清楚记得现场自己杀死的对手人数,这样的人,谁能说不像个人,没有人性呢?

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且不说最后他计划毁灭东京的是非功过,生而为亚人,为什么不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按自己想要的活法,在世上走那么一遭呢?

最后,说一说作为演员的刚哥,第一次在电影《狼狈》里看到的时候,作为随时能发情,靠女人养着还能随时想ML就来的胡子拉碴的渣男,作为小配角一个看过后印象并不深。第一次有印象,是在《S-最后的警官》那位一出场便是百发百中的神枪手,射击时那一脸严肃坚毅的面容,跟现在的角色还真是差得不太多。

日本的中年、青年男演员,演技派真的挺多,堺雅人、小栗旬、洼冢洋介、藤原龙也、菅田将晖,等等,有时候会觉得他们对某个角色“用力”得有点过,以至于看着太有舞台的夸张感,当然也许角色的人设就是那样,像堺雅人在《Legal High》的古美门律师。藤原龙也首当其冲,他本身演话剧比较多,在电影电视剧里的很多角色真的是面部表情和肢体动作夸张到不行。像刚哥在电视剧《秃鹰》里,角色的眼神、面部表情似乎有些定型,看着都像这部电影里这种狂热非正常的状态。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广告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亚人 真人版的更多影评

推荐亚人 真人版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