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裂无声 暴裂无声 8.3分

不是食色性,而是吃的血肉和荒凉

破词儿
2018-09-18 看过
在这些生猛的男人戏里,不再是食、色,性,而是食物链,是心理主导权。

总觉得大家都搞错了,其实[暴裂无声]是部美食教学片

你看,煤老板姜武第一次出场,就以凶猛又可人的姿态啃一个西红柿。

吃时,必然要把整个西红柿塞进嘴里,发出“吭哧”般的牙齿撕咬声,让它的汁液顺流滴下。

©[暴裂无声],姜武的角色出场就是吃西红柿

煤老板以身教学,告诉大家吃西红柿的另一种姿态。

犹记得

...
显示全文
在这些生猛的男人戏里,不再是食、色,性,而是食物链,是心理主导权。

总觉得大家都搞错了,其实[暴裂无声]是部美食教学片

你看,煤老板姜武第一次出场,就以凶猛又可人的姿态啃一个西红柿。

吃时,必然要把整个西红柿塞进嘴里,发出“吭哧”般的牙齿撕咬声,让它的汁液顺流滴下。

©[暴裂无声],姜武的角色出场就是吃西红柿

煤老板以身教学,告诉大家吃西红柿的另一种姿态。

犹记得[芳华]里,钟楚曦口含西红柿的娇美与魅惑,轻咬一口,吮吸汁液,又轻舔手指。

吃的是情窦初开和天真烂漫

©[芳华]里钟楚曦吃西红柿

但咱煤老板姜武大口吃西红柿,任它汁液横流,吃的是豪放和不羁,也是欲求和土包子味

[暴裂无声]中,这样的吃戏可真是只多不少。

戈达尔说:“拍一部电影只需要一把枪和一个女人。”

而忻钰坤的[暴裂无声]就只需要一把拳头和一桌羊肉

©[暴裂无声]的一款海报,在我看来对嘴的特写就是暗喻三人的“吃相”

煤老板的狠、准、稳,底层小人物的粗犷、廉价与戾气,也就尽在他们的“吃相”上了。

01

狠角兒,吃的是血肉味,也是神經質

煤老板姜武以吃西红柿出场,能将娇美的食物吃出血肉味儿,本就自带狠角儿气场。

但其实人家的主场还是在全羊肉宴的桌席上。

©[暴裂无声],羊肉席在片中出现了很多次

毕竟这是个发生在包头的故事,羊后腿、羊尾、羊肋排、羊肉卷...的全羊肉席必然是本地土豪的至爱了。

大宴席桌上摆满了肉,这次,煤老板却是要不紧不慢地悠哉涮起来。

©[暴裂无声],煤老板饭桌上流口水的吃相

睥睨众生之际,也不忘打趣对方:“你不吃?”

对方男人回答道:“我吃素。”

只见煤老板手执筷子夹起一块肉,看不清表情,但声音厚重:“它也吃素。”

说的是已成锅中餐的羊

生动,言语间尽是对食物链的指喻,是大自然的食物链,也是这人生场上的食物链。

所以你看到,煤老板以黑帮痞子的做派,往对方男人嘴里塞生肉,强取对方公司,你不会奇怪。

©[暴裂无声],塞生肉是生意手段之一

他可以一边优雅涮肉,一边生杀抢掠,这是狠角儿饭桌上的做派。

像是[无间道]里,曾志伟的黑道大佬在警局吃盒饭一场。

©[无间道]里警局吃饭一场,涉及的是两方势力

曾志伟一副显得很饿的样子,大快朵颐,吃得极快,边吃还要边回应和警探黄秋生的对话。

但你看他的表情,满足、桀骜、自信甚至有些自得,说话间扬起的筷子尽是指点江山之势。

©[无间道]曾志伟的得意表情

要交的货因为内鬼被警察一锅端,他吃的饭里自然有愤怒

可另一面,他也知道,自己稳了,没有证据很快就会被释放。

所以,又吃出了胜利感和主导权,以及后续不服输,要硬到底的霸气。

[低俗小说]里,文森特和朱尔斯两个杀手,在大早上还没来得及吃早饭就去杀人。

结果正赶上对方在吃刚买来的汉堡

©[低俗小说]两杀手杀人前却聊起了汉堡

朱尔斯进门就看上了人家的汉堡,先是问哪家买的,又大吐苦水因为女友吃素,自己也跟着吃素,没机会吃汉堡之类云云。

表情淡然,又一副客客气气的模样问自己能不能吃对方汉堡,喝人家饮料。

吃完喝饱,照常开枪,对方懵逼,我等观众也从嬉笑间到神经紧绷,对杀手多了一重认识。

©[低俗小说]吃人家汉堡倒吃的很是心安理得

所以,电影里的狠角儿们,吃出的不单单是暴力与欲望迸发的血肉味,有时,还多了那么点神经质气质

比如,[老男孩]里,被囚15年之久的崔岷植逃出之后,一心复仇的他就有了一场生吞章鱼的戏。

还在盘子里鲜活跳动的章鱼,被他一把抓到嘴里,表情是凝重又无谓的,大口大口生嚼章鱼,对他而言,也是一种宣誓。

©[老男孩]里,崔岷植生吞章鱼

[黑社会]里,大佬一句命令,虽然戏称玩笑,但小弟张家辉还是毅然拿起勺子碾碎了端起就吃。

吃的是面上的神经质,内里的凶狠和意志。

©[黑社会]里,张家辉吃碾碎的勺子

所以后来,张家辉的角色贡献了一场最暴力血腥的打戏,而那些触目惊心,早在电影前面的吃戏都铺好了。

02

小人物,吃的是荒凉,也是本能

[暴裂无声]里,和煤老板吃戏里的狠、准、稳对应的,是宋洋角色里的拳头

宋洋也吃,他是个矿场工人、底层小人物,在矿上吃馒头就咸菜时,一副狼吞虎咽的饥饿模样。

这种时候,吃是一种本能

就像[黄海]里的河正宇,生活所迫,不得已偷渡到韩国去寻妻和杀一个人。

©[黄海]中去韩国寻妻的河正宇,不得不说[暴裂无声]对[黄海]借鉴颇多

不知道在黑暗的船底坐了多久,反正,去到韩国,吃饱对他来说似乎就成了最重要甚至唯一的事情。

吃饱,意味着活下去

所以你看到,穿着破旧毛衣、理着平头的河正宇胡子拉碴,面容憔悴。

在偷渡点,他吃一碗汤饭,如野狗一般,不是吃完的,差不多是用啃的。

最经典的,吃一片紫菜,他几乎将嘴撑到最大,眉头紧致,喉结缩动,甚至因为过于认真和紧张,脸上绷满了筋。

©[黄海]中河正宇经典的吃紫菜一幕

他的满脸、满眼都写满了:我要活下去

吃,在这里回到它最本真的维系生存的含义。

就像[淘金记]里,卓别林煮皮鞋充饥;[重见天日]里,贝尔为了活下去,吃生蛆、啃蛇皮,一样的道理。

©[淘金记]里,卓别林煮皮鞋充饥

[监狱风云2]里,周润发是一个被困在监狱里的小人物,一心只想着去看望在孤儿院的儿子。

求而不得,在监狱的一场吃饭场景,他边吃边强忍落泪,让人着实多了几分心疼。

©[监狱风云2]小人物的心酸跃然眼前

底层小人物们为了填饱肚子,为了活下去,为了活得能稍有尊严,就要付出比别人多几倍的努力。

而更惨的是,他们最终仍可能一无所获。

[暴裂无声]里宋洋演的矿场工人,儿子丢了,毫无门路,只能满目疮痍地遍山寻找,又被卷进煤老板的利益之争。

©[暴裂无声]里宋洋用拳头开路

煤老板做人做事,处处是羊肉桌上那点食物链逻辑;宋洋的小人物只能用拳头开路,用拳头说话

被村民硬逼签字卖地的鸿门宴上,他大口吃肉、吹瓶喝酒,又仍是用拳头拒绝的那股气节;

©[暴裂无声]里宋洋在饭桌上用拳头拒绝压迫

他用拳头寻子,用拳头击碎煤老板的野心和佯装,但他的拳头又是无力至极,只留下结尾身后轰隆崩塌的空山。

[狼牙]里,吴京是个杀手,他永远吃饭吃别人几倍的量。

有人问他为什么这么吃,他只是说:“吃饱了,很踏实”

©[狼牙]里吴京的大口吃饭,饭量庞大

杀手的身份,让他永远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明日,所以,吃很多,就成了他对抗未知和害怕的一种习惯。

[枪火]里,几个因为保镖事业结缘的男人,最后坐在一起吃一顿饭,明天就要散场了,今日却还要厮杀。

明明看起来个个都是道上混的狠角儿,实际上却个个侠骨柔肠,生或死联结的兄弟情,生与死却要交予别人一句话决定。

©[枪火]里兄弟几个的最后一场饭

他们是食物链上不能决定自己命运的小人物,也是小人物的荒凉本身。

古人曾说:“饮食男女;食、色,性也!”

但在这里,在这些生猛的男人戏里,不再是食、色,性,而是食物链,是心理主导权

是粗粝凶狠的血肉味,也是江湖爱恨情愁下的烟火味,无奈不得的苍凉感

或许食物面前众生平等

但又真的平等吗。

-

作者/卷卷毛

文章首发于微信公众号「破词儿」

52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广告

评论 6条

查看更多回应(6)
广告

暴裂无声的更多影评

推荐暴裂无声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