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男朋友,做你的狗好吗

破词儿
2018-09-11 看过
每个男人便都是孩子,憧憬和崇敬着作为母亲的女人。

向来以清纯可人的玉女银幕形象闻名的苍井优,这下,做了「欲女」

日日思恋着前男友,又和帅气多金的有妇之夫搞不伦,同时,她还有个邋遢丑陋的同居人阵治。

[她不知道名字的那些鸟儿],这是一首一个女人和三个男人的欲望诗。

©[她不知道名字的那些鸟儿]女主和出轨对象

但它又可以只是那两个人的故事。

前男友是幻影,有妇之夫是身体慰藉,只有那个“臭泥鳅”阵治给予着她绝对的、高尚的、殉教般的爱。

《为了N》里,希美对成濑说:“极致的爱是分担犯罪”。

[她不知道名字的那些鸟儿]末了,阵治高喊着“你要找个好男人,生下我”,然后在栏杆上张开手臂,仰头倒下。

©[她不知道名字的那些鸟儿]阵治之死

他为爱殉道般地,把她对前两个男人犯下的杀人罪恶就此一并带走。

让人想起谷崎润一郎《春琴抄》里,因为爱人毁容而选择刺瞎双眼的佐助

[她不知道名字的那些鸟儿]面上是个现代情欲场,内里却是个古典又纯爱的唯美主义之作。

©[她不知道名字的那些鸟儿]男女主

而且,它在自觉不自觉间触及到了日本社会两性关系的一个隐性核心:女性崇拜

① 耽于女体

在大岛渚那惊世骇俗的[感官世界]里,是两个沉湎性事,空虚又寂寥的男女。

彼时,外面的世界是街头石头路上宪兵队整齐而过的踢踏脚步声;但关上旅馆的门, 两人的世界就只有彼此温热又凉薄的肉体

所以最后,一席红衣的阿部定用红布勒在吉藏的脖子上。

吉藏只是说:“你要勒我,就不要松手,松手只会让我更痛苦。”

©[感官世界]耽于极致的爱和情欲

飞蛾扑火又极致热烈,他将自己献祭给阿部,也献祭给极乐的性爱仪式。

今村昌平的[赤桥下的暖流]里,就更是充满了一种温热的魔幻怪异。

当一个中年的失业流离者,遇到了他的救赎,恰是一个天赋异禀,会从身体喷泻出暖流的女子。

两人缠绵之时,她身体内喷出的水会顺着木屋水道流下,汇入池塘,花儿绽放,鱼儿跃动。

而那个迷茫流离的男人,也在这温暖湿热的水流中,重拾生命的信心和力量。

©[赤桥下的暖流]海报

所以,森田芳光拍婚外恋的[失乐园]时,他自己就说:

探讨日本人的婚姻,其实就是在探讨日本的女性。日本家庭中的经济核心是男人没错,但情感的核心绝对是女人。

这种「女性至上」的心理崇拜,自然在一部部的情色片,在男男女女对性事的沉湎里;

也在荒木经惟的私摄影里,在丸尾末广的异色画笔下,或在谷崎润一郎对女性触摸的笔尖里。

首先,它表现出来绝对是感官的。

谷崎润一郎在《春琴抄》里,让佐助回忆起春琴的美,“皮肤细腻光滑,四肢柔软白嫩”。

他还恋足,在《刺青》中这样描绘女人的脚:

那五个纤细的脚趾,从拇趾到小趾整整齐齐排在一起,那肤色不亚于绘岛海边捡到的淡红色贝壳,那滚圆的珍珠儿一般的脚后跟,还有那似乎是用清冽的岩间泉水反复洗濯才能显出的润泽。 这样的脚才是吸吮男人的鲜血而肥润起来的脚,是踏在男人胸脯上的脚。
©同名电影[春琴抄],将恋足拍的纯情又色气

包括无论是私摄影,还是情色片,都首先是对女性肉体美的最直接官能呈现。

对肉体肌肤的迷恋之上,然后,才有精神情感上的依赖与沉溺。

② 囿于受虐

盐田明彦的[月吟]描写一对年轻男女的虐恋关系。

当女孩打算将男孩赶走时,男孩跪下来央求她:“让我成为你的狗吧。”

然后从她的小腿开始舔上去。

©[月吟],让我成为你的狗吧

女性崇拜,首先是对女性肉体感官上的爱欲沉溺,但更多的,常常是他们在女性之下自愿而成的精神受虐。

就像是[她不知道名字的那些鸟儿]里的阵治,他爱她,为她提供衣食,照顾她,容忍她出轨。

即使她犯罪,他也要带着对她赤诚的爱,实现殉道般的死亡,将罪恶掩埋。

所以,谷崎润一郎说:

日本男人所热恋的女人在他心中是纯洁的,即使是淫妇也被看作是纯洁的、崇高的,这种纯洁是对于女性原始的崇敬和爱。

他小说里的女性,通常都是美丽且邪恶的,而男人甘愿匍匐在她们脚下,吻她们的脚,崇拜着她们。

《春琴抄》里,春琴貌美,虽双目失明,却仍勾得男仆佐助为其痴迷不已。

©[春琴抄],佐助和春琴

但她对他是刻薄而冷漠的,鞭笞和谩骂总是来得没来由,他也仍是无怨无悔地为她付出他的爱。

直到春琴一次意外毁了容,为了保留她在他心中永恒美的形象,佐助选择刺瞎了自己的双眼,两人自此再无嫌隙地在一起。

《痴人之爱》里,男人本想把女孩娜奥米培育、养成为完美的女性,却终被浪荡邪魅的娜奥米所倾倒、调教。

他为她变卖财产,租洋房,不干涉她与男人往来,做她的马,甘于受虐,永保那份“痴人之爱”。

©[痴人之爱]海报

但同时,他也被她那如同天照大神一样的魅力所拯救,她的一切都如同梦幻一样让男性甘愿以死来攫取。

就像是他在《刺青》里,为女人背上留下的蜘蛛刺青

©[刺青]中的蜘蛛刺青

有一些种类的蜘蛛在交配后,雌蜘蛛往往会吞食掉雄蜘蛛的腹部,再一点点将它吃掉。

为了心仪的雌蜘蛛,飞蛾扑火,献祭出自己,就是谷崎笔下男人的宿命。

实际上,谷崎承继的是日本平安时代的文学传统和审美观:

将女性置于男性的头上仰视膜拜,把她们奉若世界上最美丽、最珍贵之物。  

比如平安时代《源氏物语》里的光源氏,他虽情人众多,但都是打从心底尊敬和爱着每一个人。

©[千年之恋之源氏物语]海报,光源氏和众多情人

从肉体到精神上彻底地迷恋,在身份和人格上予以尊重和善待。

从天照大神的女性神话,到平安时代的尊崇,女性在日本的神话和早期历史,都是被崇拜的对象。

③ 母亲崇拜

谷崎恋母,光源氏恋母,拍出[死者田园祭]这种恋母又弑母电影的寺山修司,自然也恋母。

诗人西条八十的诗里也说:

深夜猛然惊醒,看着睡在旁边的母亲,这不是真正的母亲,在遥远的某处,一定还存在一个真正的母亲。

日本男人天生有恋母情结。

©[死者田园祭]里涂着白脸,诡异又不真实的母亲形象

如果让我溯源女性崇拜的心理,我想,大概不能不提的,就是他们本能里的「母亲崇拜」

木下惠介58年拍[楢山节考],二十几年后,今村昌平又拍了一版。

其中,不论是田中绢代,还是坂本澄子的母亲,都已经成了日本电影史上神话般的象征

她们佝着腰,起早贪黑,辛苦一生,为整个家操持;但另一面,她们又贫穷忧愁,为了被送到楢山去死,可以磕掉门牙。

©58版[楢山节考],田中绢代的母亲形象

©83版[楢山节考],坂本澄子的母亲形象

这是日本文化里多少年来完美的母亲形象。

再加上二战期间,整个一代人的父亲形象都是缺失的,母亲兼任着父亲,更将母亲的形象完美化起来。

每个夜晚,成千上万的日本男人会在狭窄的街道小酒吧寻求慰藉,有时候,这些酒吧的名字就叫做「母亲」「妈妈的味道」

穿着传统和服的“妈妈桑”,就是与日常生活相对的、男人们的另一种幻镜。

©[女人步上楼梯时],高峰秀子就扮演了一个酒吧的“妈妈桑”

如果把这种母亲崇拜代入到两性关系中,每个男人便都是孩子,憧憬和崇敬着作为母亲的女人。

巧的是,[她不知道名字的那些鸟儿]结尾,男人在为爱殉生之前,戚戚然说的就是:

“下辈子我要做你的孩子,请找个好男人,然后生下我。”
©[她不知道名字的那些鸟儿],生下我

想起成濑巳喜男一次次拍的温婉而完美的女性形象,想起小津安二郎电影里那些维系着家庭情感的女性们。

然后说,日本男人们谁人不是在精神上依赖和崇拜着女性力量呢。

-

作者/卷卷毛

文章首发于微信公众号「破词儿」

35 有用
1 没用
她不知道名字的那些鸟儿 - 豆瓣

她不知道名字的那些鸟儿

6.9

14613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她不知道名字的那些鸟儿的更多影评

推荐她不知道名字的那些鸟儿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