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暮 日暮 6.1分

谁说《索尔之子》导演的新片砸了?

看电影看到死
2018-09-08 看过

第75届威尼斯电影节已然进行到后半程,终于如愿以偿得见了匈牙利导演拉斯洛·奈迈施的新作《日暮》。这部从戛纳前夕就被很多人传言“失手”的作品,真的如坊间所言拍砸了吗?我看并不尽然。

电影《日暮》剧组亮相威尼斯电影节

顶着贝拉·塔尔弟子的光环,拉斯洛·奈迈施导演注定备受瞩目,其诞生于三年前的长片处女作《索尔之子》也绝对没有让任何人失望。

处女作《索尔之子》曾横扫颁奖季

全片手持浅焦跟拍镜头,阴沉昏暗的色调,提炼普里莫·莱维笔下复杂的道德观,让笔者当时在影院第一排观看的时候差点冲出去大吐特吐,也让拉斯洛·奈迈施从戛纳一直拿奖拿到奥斯卡,可谓一时风光无量。

拉斯洛·奈迈施导演

今年上半年,当所有人都期待拉斯洛·奈迈施的新作在戛纳的表现时,却意外传出了因质量问题被拒,随后转战威尼斯。事后,奈迈施和戛纳双方都没有正面回应,打了太极便“哈哈”过去了(见下文采访部分)。

但也因为这个原因,引起更多人的好奇,真的有差到要被拒绝么?也许只是导演出于其他考虑所做的调整。无论背后纠葛如何,拉斯洛·奈迈施的这部新作《日暮》已经足以说明逐渐形成的大师气象,即便贝拉·塔尔退休,匈牙利电影也还是后继有人。

这一次,奈迈施的目光从第二次世界大战拉回到了第一次世界大战,毕竟祖国奥匈帝国曾经是一战的主角。对于导演而言,探讨起战争、集体和个人命运也更加得心应手。

从《索尔之子》开始,奈迈斯就显示出掌控宏大主题的能力,从历史镜头前走出来的人物,用生命来讲述时代;而这一次的《日暮》依然没有让我失望。

影片《日暮》始于这样一个故事。20岁的艾瑞斯阔别家乡多年后,因为父母双亡,第一次回到布达佩斯,等待她回来的只有父母留下的女帽设计作坊,和哥哥刺杀了伯爵后逃逸的谣传。

然而,八月炮火前的一战硝烟即将一触即发,艾瑞斯在寻找哥哥的过程中,面对宏伟帝国摇摇欲坠的坍塌,眼前只有迷失和不安。

和《索尔之子》相似的是,《日暮》的叙事连贯性同样是不重要的。镜头一直跟随着艾瑞斯深邃的视角,小心翼翼的重遇这个“阔别已久”的城市。

被肢解的伯爵,穿着丧服的夫人,神经质的车夫,光脚的王子,无政府主义者的聚会,堕落的贵族…..全片几乎没有完整连贯的台词让人摸清叙事线索,所有对话都是在低沉的耳语中进行,好像每个说话者都掌握着一个秘密。

在短短几天内,奈迈施以其标志性的长镜头,像在梦游中穿过城市。褪色的布达佩斯街景,用人物视角的机位打造出一种焦虑不安的主观拟像,充斥折大量的面部镜头特写,而跟拍镜头一直固定在人物头部位置,以水平视角悄然代入艾瑞斯的内心。

影片中,艾瑞斯就像一个时代的游魂,徘徊在日暮下布达佩斯的迷雾中。这种身临其境的紧张感和虚幻感,似乎让人抓住了已逝时光折射回来的一瞥消亡,看似真实存在却又如此触不可及。

三十五毫米摄影机让影片中的每一帧画面,都充满着油画质地般的美感。奈迈施将布达佩斯战争前夜的恐怖,隐藏在这些无限美丽的画面背后。

想必,导演的目的在于营造一种不安的氛围。颓废的贵族阶层沉溺于阴谋,城市平民充斥着不满和暴力;而这些笼中困兽式的冲突,在世界大战面前都显得那么可笑。

影片所植入的宏观视角,在某种程度上印证着拉斯洛·奈迈施的无奈。到底是什么将我们带到这场时代的硝烟中,直至一切化为灰烬。

影片结尾处,战争的硝烟在模糊中弥漫开来。所有对战争的恐惧,对旧秩序坍塌的预言,都透过日暮中的烟雾和镜面,折射到布达佩斯那家优雅的帽子商店里。

拉 斯 洛 · 奈 迈 施 导 演 专 访 来源于Screen International

Q:在《索尔之子》获得戛纳评委会大奖之后,创作《日暮》有什么样的新挑战吗?

A:对于我来说,下一部作品永远都会是挑战。拍完《索尔之子》之后,认识的制作人都催我赶紧开始下一部作品拍摄,千万别拖,趁着热度。因为第一部电影在全球都挺成功的,所以相对来说,也是有特别大的一个压力。而且我自己真的一直都很想拍一部关于20世纪初的电影。这个执念一直在引领我继续创作,所以在制作过程中,因为过于投入反而忘了压力。

Q:《索尔之子》的成功和匈牙利电影基金会的努力,让我们看到匈牙利电影似乎正在经历一次小小的复兴。你如何看待这个事情?对安迪·瓦伊纳(基金掌门人)看法如何?

A:我总是把他比作工作室的头儿,20世纪50年代盛行这样具有强执行力的人物,比如像路易斯·梅耶。每个人的看法都不一样吧,但现在基金会的引导下,至少还是有创作自由和拍摄动力。对我来说,这是一种新形式的工作室和工作室负责人制。

《索尔之子》

Q:“帽子”这个元素在《日暮》中非常突出,主角是一位女帽设计师。为什么设置这个重要元素?

A: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帽子,无论富穷。这些非常个人化的私人物品有时候会传递出精细微妙的生活信息,包括它们主人的品味、地位、财富、文化等等。这个由代码和符号组成的分层世界,非常有趣。

Q:《日暮》在威尼斯首映,《索尔之子》是在戛纳。哪个电影节对你影响更大?

A:几十年来,很多电影人都会从一个电影节转到另一个电影节,没有谁会觉得有多大问题。能来到威尼斯其实挺高兴的,我曾经在这里拍了第一部短片。事实证明,这部电影在威尼斯上映是特别合适的;威尼斯这个地方,可以在人们心中唤起世纪之交的年代感。

Q:《日暮》这部电影是不是受了约瑟夫·罗特的小说,或者F·W·茂瑙的影响?

A:约瑟夫·罗特小说《拉德茨基进行曲》确实对我影响特别大。卡夫卡在一定程度上也有影响,还有就是阿图尔·施尼茨勒。这是一个非常梦幻的时期,文学和电影,旧风格的打破,新世界的形成。茂瑙的《日出》就像一个时代的重音。我很喜欢这部电影,对我影响也特别大,即使到现在过了这么长时间,还是很有时代意义,充满创意。

茂瑙《日出》

Q:《索尔之子》对于年轻观众来说,提供了一个了解二战和集中营的侧面,《日暮》会不会有类似的效果?

A:世界大战结束前的布达佩斯,现在看来似乎是另一个世界。对于今天的人们而言,这些都非常遥远的,但同时它又存在于每个人的记忆中。这就是为什么我想让观众沉浸在一个远在天边、又近在眼前的世界里。在《日暮》这部电影中,一直存在一个“在特定的社会中,如何选择自身命运“的疑问。我觉得我们今天的社会,在不知不觉中也处在某种文明的十字路口。

Q:《浩劫》的导演克洛德·朗兹曼最近去世了,《索尔之子》拍完之后你跟他联系过吗?

A:有,我和他经常联系。他的生命这么长,一定有很多特别的经历。他对我的影响很大,不仅是电影,而且同是电影人,我们有一种更本质的方式相互理解。我甚至有一种感觉,应该继承他开创的传统。对我来说,他能看我的电影、并欣赏我的电影,是一件非常高兴的事。

电影《浩劫》导演克洛德·朗兹曼已于今年7月5日去世

Q:接下来还会有什么拍摄计划?

A:还不确定,但下一个项目是一部英语电影。

作者| 小飞侠;公号| 看电影看到死

编辑| 骑屋顶少年;转载请注明出处

1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日暮的更多影评

推荐日暮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