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食?还是不节食?这是个问题吗?

033
2018-09-07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深度剧透,慎入!

I am a UNICORN!!!

影片信息:

节食王国Dietland)(IMDB No.:tt5869202)

该片是AMC电视台2018年6月4日开始放映的剧集,共10集,每集片长45分钟,已经在7月31日全部出完。该片在豆瓣只有665人评价,得分7.1分;IMDB上1443人评价,得分6.5分。相对较冷门。如果你是根据演员颜值来看剧的人,估计你来看了也会弃剧的。目前网上已经有带双语字幕资源,欢迎感兴趣的朋友观看。

Bangability

导演:

马蒂·诺克森(Marti Noxon)

执导第1集(Pilot)、第2集(Tender Belly)和第10集(Bedwomb)。Noxon也是本片的编剧和制片。她曾是《大小谎言》、《广告狂人》、《实习医生格蕾》、《越狱》等剧集的制片,并是其中几部的编剧。

艾米·约克·鲁宾(Amy York Rubin)

执导第5集(Plum Tuckered)和第6集(Belly of the Beast)。导演、演员,曾执导《初来乍到》、《随性所欲》,曾出演剧集《寻》。

Turning myself into a better prey?!

海伦·谢费(Helen Shaver)

执导第7集(Monster High)和第8集(Red Fatties)。Shaver是一名加拿大演员、导演,从1972年开始活跃于影视圈。曾参演《拉字至上》。

迈克尔·特里姆(Michael Trim)

执导第3集(Y Not)和第4集(F... This)。曾导演《女子监狱》、《单身毒妈》、《公园与游憩》等剧集。

丽瑟尔·汤米(Liesl Tommy)

执导第9集(Woman Down)。少数族裔导演。曾执导2016年发布的主要由黑人及其他少数族裔女性参演的剧集《蔗糖女王》。

The suppressed anger

剧情介绍:

该片由2015年Sarai Walker的同名小说改编。主角Plum——原名Alicia Kettle——是面向青少年的女性杂志《雏菊花环》(Daisy Chain)的工作人员,为总编代写回信给读者答疑解惑。她热爱上学,有艺术和文学硕士学位。同时,她是一个300磅的胖子,这也是她被大家叫成(圆圆的多汁的)Plum的原因。她的身材也是这个电影的基本线,她基于身材对自我的认知、在人际交往中的反应和她做出的人生选择,是这部剧集讨论的问题。

Plum不喜欢这个名字,她觉得如果她变成8-10号的普通身材,她就可以重新成为Alicia。她会做非常好吃的巧克力蛋糕,而且在烘焙的时候会快乐地唱起歌来,但是为了不被诱惑她只在不得不做的情况下才会烘焙,她也不觉得这是一个很有价值的技能。她不正常吃饭,不喝饮料,一直处于饥饿状态为胃减容手术(Staples)做准备,期待术后可以穿上她梦想中的红裙子,成为一个受人欢迎、被人喜爱的(bangable、desirable)Alicia。

她每天收到的读者信件都在展示着少女们在这个男性主导的社会中承受的苦痛——对身材和容貌的焦虑、自我价值感的缺失、抑郁和自残……她的回信大多是鼓励。有人因为这些回信传达的信息注意到了她,联系到她期待进一步的接触。其中一个是Calliope House,那里的主人给Plum两万块作为鼓励/奖励,让她做完精心设计的整个流程的任务,期待她更好地处理与自己(身材/价值)的关系;另外一个是Jennifer,期待她释放自己的愤怒,帮助Jennifer实现本应实现的目标……

人物介绍:

Joy Nash

本剧是跟随Plum(Alicia Kettle)的经历和感受展开的。她对于自己的身材/身体极度敏感,甚至对于自己的存在都过于敏感。她自卑,用既有的、男权的、以外貌为主要甚至唯一的判断女性价值的标准来批判自己。她有一个黑人Gay蜜Steve,除他以外并没有什么朋友,本片中她的设定大概在30岁上下,从没有谈过“真正的”恋爱,也没有过性经验。所有这些像是一个无法打破的恶性循环,让她更加无法接受自己,无法建立健康的社会关系。

Plum原本有一个清晰明确的目标,就是节食、减肥,做胃减容手术,成为身材普通的Alicia。成为Alicia之后她的生活才会真正展开,自然而然地就会有社交生活,一个体面的工作,一个亲密伴侣。但是她的计划被生活中突然出现的女权主义者们影响了,所以这部剧中她的生活选择都更像是对问题的应激反应。但是在这些应激反应的过程中,她正在慢慢了解自己的诉求,走近核心问题;并且她的态度也慢慢地从一直顺从和等待,变成更积极探索自我赋权,到尝试为更大的目标贡献力量。

Julianna Margulies

与Plum相对的是Kitty Montgomery,白,瘦,青少年时尚杂志总编辑,野心勃勃的时尚女魔头。她在Austen Media的所有女性杂志封面刊登Jennifer的宣言纯粹是出于敏锐的商业嗅觉和个人利益,她想做为执掌整个集团把那些自以为是的男人们踩在脚下的人。就像她给Dominic讲的故事“Not my duck, not my bottle”一样,她也不认为她是身处于Calliope House和Jennifer正在发起/组织/发展的革命之中的。

Kitty也不是顺风顺水就成为了时尚女魔头的,她也违背自己的意愿做过很多事(sucked many dicks)。但是她自己也是靠着这个游戏规则爬到万人瞩目的高位,她认为这些耻辱也是这个规则的一部分,也就勉为其难地接受了这个套餐。她同时也在实践着这个规则对女性的贬低和压榨,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她的金钱、地位,Jennifer——来达到她的目的,嘲笑Plum这样的人是Loser。

Robin Weigert

Verena Baptist的父母发明了曾经畅销全美的减肥方案,并且她自己从小就深受其害。在父母去世后他继承了巨额遗产,用这笔钱建立了帮助受暴女性的Calliope House。她自己也发展了一整套治疗流程来帮助受暴女性,或者说是迷茫的女性,并以两万块作为完成这个治疗的报酬来吸引女性接受治疗。她的出现都是精致、得体而且彬彬有礼的,不管是服饰还是举止,都能够让人感受到春风般的温暖。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Verana的治疗中的强迫交友环节,就是让亲密关系经历不足且没有任何性经历的Plum与不同的Verena提供的男人相亲,回来向她汇报事情经过和她的感受。当然还有Marlowe的实时滚动播出影片的小屋。

Tamara Tunie

Julia是一个黑人妇女,她原本在《雏菊花环》的美丽壁橱上班。她有两个姐妹,她们共同继承了很多遗产,想要为争取女性权益反对针对妇女暴力的组织提供经济支持,但是事情却朝向她们无法控制的方向发展了。

Erin Darke

Leeta是一名学生,是把Calliope House介绍给Plum的人,也是后来警方通缉的Jennifer负责人,也是运动创伤(最近新学到的词)的受害者。

观影感受:

这绝对不是一部轻松的剧。在观影过程中,我常常会把自己带入Plum的角色,有时伤心有时愤怒,对她(及自己)又爱又恨。Plum在日常生活中的经验让我非常有共鸣:作为一个胖子,走在路上会一直被人提醒你有多胖,在亲密关系中因为身材对自己完全没有自信,在人际交往中不自信同时也会被区别对待。每时每刻都感到屈辱,觉得有一个巨型的网罩在周围无法摆脱。跟朋友讲起这些的时候,TA们会觉得你小题大做,过于敏感。可能也会告诫你,那就减肥呗,减肥之后你更健康,也会更开心呀!曾经我感受到的都是这个世界的恶意,又把这些恶意转而加到自己身上,自我厌恶甚至伤害自己。如果不是挣脱这个已经内化到我思想里的评价体系,建立自信和自己的评价(不评价)体系,我也许就是另一个中国版Plum。

如果不胖(超重),就没有可以挑剔的问题了吗?腿粗,腿短,个子矮,屁股平,屁股大,胸大,胸小,皮肤黑,皮肤不光滑,皱纹,黑眼圈……我可以在这里列举出3000字女性可以为之担心的问题,所以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每一位女性都能够在这部片子里找到共鸣。上次我还听到真实发生的故事,一个5岁的小朋友(女)拒绝了老师提供的零食,回复说:“我不吃,吃了会胖的。”这足以让我们明确地知道,女性的容貌焦虑开始得有多早。

《节食王国》的观点是:女人如果真的想要得到爱和安全感,她们需要改变的是这个世界而不是自己的身体。(来自《纽约时报》)“Dietland” argues that if women really want love and safety, it’s the world they’l

Plum可能在大多数人看来都会有一种“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感觉,我相信很多人对其他人都会有类似的感觉:就像你看到受家暴的女性不离开自己的丈夫,或者一个女性朋友不肯离开周围人都认为很渣的男朋友的感觉一样。可是我们毕竟不能真正体验到她们的挣扎,通过我们自己的境况来评价她们一定是不公平的。另外一个客观的原因是,如果你无时无刻不感到饥饿,你如何可以理性清楚地思考并作出决定?

Verena的身份不可忽视:一个上中产(Upper-middle class)白人妇女救世主。每次与Plum谈话的时候她像精神导师一样的表现,都让我觉得不舒服。或者可以说,在一开始她用低收入的Plum无法企及的两万块作为奖金引诱Plum完成整个项目的行为已经完美地诠释了“居高临下”这个词。她的姿态昭示着Plum和很多普通女性都无法依靠她的团队——一个上中产的团队,有着平静祥和完美的表面。但是,她真的理解这些妇女的需求吗?她所建立的这套流程是对所有女性(容貌焦虑,家庭暴力,被跟踪……)都适用的吗?是帮助这些女性的终极解决方案吗?

A valuable commodity

Jennifer让我想到1969-1973年美国大多数州法律都禁止堕胎的时代存在在芝加哥的Jane。Jane给女性提供堕胎及相关咨询服务,但是它当然是非法的,也是在地下进行,像Jennifer一样打游击的一个组织。它当时的出现就是因为发现了一个问题——在堕胎不合法的情况下,很多女性都采取了不安全的手术进行堕胎,贫穷的女性更加无法负担当时堕胎手术的价格。后来随着罗诉韦德案的胜诉,Jane就不再有存在的必要了。Jennifer是否也可以促进剧中的司法改革,让性暴力犯罪者不论多么位高权重都无法逃脱罪责呢?

Calliope House与Jennifer的很大的一个区别在于:Calliope house是由Verena作为一个首领领导的,她有绝对的家长和权威的地位;而Jennifer在践行着民主,由大家共同决定下一个目标、某个成员是否可以被吸纳等等。Calliope House有相对平静的外表,物质条件相对舒适的生活;而Jennifer的成员则一直是物质相对匮乏并且需要东躲西藏的。当然剧中也指出,即使是Calliope House这样的场所也经常遭到炸弹威胁。

If I had this money, I won't buy these shit

关于本剧:

这部片子的情节设置稍显松散,剧情转折比较多,不能算是一个剧情特别严密设置的剧集。但是它的重点在于启发我们去思考那些习以为常的东西:我们使用的美丽标准和我们用以衡量自己价值的标准是毋庸置疑的吗?大多数人的做法和思维方式就一定是对的吗?它也讨论了每一个女权主(xing)义(dong)者都会面临的问题:应该自己建立一个机制以暴制暴报复那些实施性/别暴力的人吗?还是要对体系有信心,赋权于每一个女性以期假以时日改变现有的父权体制?是应该尊崇权威还是去中心化?应该期待精英们来改变这个体系还是应该作为普通人联合起来做些尝试?哪种方式更加有效?真的有一个终极解决方案吗?

这样一部明显不卖座的片子能够被拍出来并且上映,本身就证明了在它所处的环境里,女权主义是政治正确的,可以有影片讨论女权运动的走向。这也是现在的我们不敢奢求的东西。影视作品表现的东西常常能反映出一个国家/地区对于某种新的、不同于大众的现象/思想/理论接受的程度,而这样的环境才会让这些不同的、新的东西逐渐变成大众的。

我们与平权公众号之前发布过3篇关于不同形式的饮食障碍和饮食紊乱的访谈,欢迎阅读:Yun的故事陈老师的故事茴香的故事

Kitty sucked some dicks to climb up

备注:

-感谢菲菲对本文的启发和修正

-影片信息来自于IMDB与豆瓣电影"Dietland"条目

-导演信息来自IMDB"Dietland"条目

-配图来自IMDB与豆瓣电影"Dietland"条目

-该片的原著的Wiki条目地址:https://en.wikipedia.org/wiki/Dietland

-NYtimes对该片及制片的文章:https://www.nytimes.com/2018/05/18/arts/television/dietland-amc-marti-noxon.html

-有任何不同想法或想进一步讨论,欢迎评论。

Jennifer's manifesto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我们与平权”,未经准许,不得转载。

----------------------------------------------------------------------------

请扫描下面二维码关注“我们与平权”,也可在微店购买产品支持我们哦!

3 有用
0 没用
节食王国 - 豆瓣

节食王国

7.2

1187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节食王国的更多剧评

推荐节食王国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