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贝人生 分贝人生 6.4分

电影的结尾一定是驶向死亡,不需要渲染的真实没有第二个出口

四宝
2018-09-02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分贝人生。

看之前有没有以为这是个讲聋哑人的电影?

张艾嘉。

是不是要不是张艾嘉的名字,压根儿就不会看这么个电影?

电影在典型的台湾腔里拉开了帷幕,烈日、少年、小女孩、甜腻腻的小女孩的声音。

怎么也没想到是缺水。南国的艳阳和人字拖里,从来都是湿漉漉的空气,还有同样湿漉漉的、不论怎么挤压、揉捻,都能柔韧如初的青春。

这次不一样,直到小女孩唱起一首马来语的童谣,我才隐约感到,噢,这不是那个盛产青春的台湾啊。

少年在高处没有找到水,他带着妹妹躲在一个公共建筑的厕所隔间里。厕所里一样缺水,没水冲厕所、没水洗手,不过好在有清洁工,公事公办地定时拉来几小桶水,补充到洗手池旁边的大桶里。

不能及时冲厕所的厕所里,味道可想而知。

没人的时候少年和小女孩一边捏着鼻子一边说笑,有人的时候摒着呼吸忍着笑,听到清洁工倒完水走出去,他们兴冲冲的拎着一串大大小小的矿泉水瓶、饮料桶,到洗手池旁边的大桶里,去装看起来已经没那么清澈的水。

电影到这,我都觉得,台湾导演真是到哪都能拍出来明亮的电影啊。

只可惜,后来的情节一步一步击碎了我的浪漫想象。

如果张艾嘉饰演的患有精神病的母亲,是一个善良被扭曲后的化身,那开头出场的少年就是善良和无意识的结合体。

而可爱的小女孩,就是没有受到任何异化时的、最纯粹的善良。所以她活不过电影的四分之一,在6岁生日那天,毫无前兆的戛然而止。

少年有两个朋友,外形追求痞及怪,白天洗车,晚上偷车,18岁的年纪里,认为这便是有了稳定的生活保障和一技之长,隐隐得意。

不过他们似乎还没有偷车成功过。找少年放风时,随便一个经过的路人都能让他们迅速结束还没起色的作案现场,而丝丝缕缕的优越感,只不过是偷车这份技能,让他们的仇富心理有了一个释放的出口。

是的,他们的底线太低了。

他们快乐的阈值停留在0,只要不是负的,哪怕是0.1,只要是一丁点的给予而不是付出,哪怕是用来冲厕所的水,哪怕是洗车的工作,哪怕是掌握了偷车的技能。

什么?你说偷车这样的事你怎么还能当个技能说出来?这已经不是没有道德,而是已经触犯法律了!

道德是一个人对自己的自我要求的底线,法律是社会对一个人要求的底线。他们不是没有自我要求,他们会关心少年最近生活好不好,会很开心的给小妹庆祝生日,后来听说小妹死后,因为没有出生证明而不能被从停尸间带出来入殓,会帮少年想办法,心急如焚的央求办假证的老板。

他们只是不承认社会对他们的要求而已。他们可能是孤儿,可能很早就辍学,可能总是吃不饱一日三餐,他们从来不知道这个社会给过他们什么,凭什么来要求他们来遵照社会给他们的底线?

如果偷车是有罪的,那开车撞死人呢?

整个马来西亚的法律和社会制度,都像城市里到处没有水一样处在一个缺位的状态——吃穿用度、医院警局,到处都像电影台词一样杂交含混,普通话混合着广东话、闽南话、马来语、英语,这样复杂的语言交流,必然伴随着信息的流失和误解,这加重了每一个身处其中的人的焦灼,也练就了麻木和无所谓。

无常中的日常——今天有水了,冲个凉;今天过生日了,吃个红鸡蛋;今天看到一辆顺眼的车,偷偷看手气如何。

日常中的无常——今天妈妈又发病了,没药吃;今天摩托被撞了,小妹死了;今天被带去一个晚宴,是自助餐,可以打包鸡腿。

电影里没有坏人,但在生存线上挣扎的人,无心理论善恶。

少年以超出自己年龄的耐心,照顾神经病的母亲和幼年的小妹,却从自己打工的店里偷零件来卖;

母亲终日躲在停水停电的房间里,却仗着自己有精神病,让孩子出面,跟来做衣服的人要两份工钱,或趁邻居不在的时候偷隔壁的水;

两个朋友帮少年打抱不平,除了说见到撞人的人一定把他弄死,就是去求另一个社会底层的边缘人,去办一张假证;

玩游戏的社会大哥在听说小妹被人撞死,在医院不能入殓,给出的最大善意除了一个办假证的地址,就是一张最能起到作用的钞票;

办假证的店里黑暗逼仄,老板喊出的1800元一点也不能便宜,深夜临关门闭店,走出来的除了他还有一个像是唐氏综合征患者的儿子。

这是一群在社会最下层的淤泥里长出来的人。

没有人会出落成一尘不染的白莲花。

有一些,长成了一节一节的藕,虽然千疮百孔,也还有血有肉。

有一些,像那个6岁的小妹妹,小荷才露尖尖角时,就一声不响的折断了,化成新的淤泥沉到水底。

电影没给出意识形态的引导,没有批判、夸赞、推崇等一概想要教育人的情绪,如果不是最精湛的演技都掩盖不住张艾嘉的名气,我几乎以为整部电影就是马来西亚某个华人圈层的日常。

可不是日常么?

没有保障、无处伸冤、被像个陀螺一样拎的团团转、不知道这一切是为什么、也已经不想知道这一切是为什么、如果活着就还这样活着、如果死了能好好埋起来就是最高要求、一边的人没水喝一边的人在用整罐水车开party、一边的人在自助区往粉色的塑料袋里打包难得一吃的鸡腿一边的人在谈吃素才是慈悲,可不是就是自古以来的日常么?

太阳底下无新事,何时善待睁眼人?

7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分贝人生的更多影评

推荐分贝人生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