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纪越长越爱看《樱桃小丸子》,是怎么回事

张佳玮
2018-08-30 看过

我开始爱看《樱桃小丸子》,是上大学开始一人独居时的事了。

夜幕下来时,自己做了饭,打开屏幕,看动画片。《机器猫》、《蜡笔小新》,最后,集中看《樱桃小丸子》。

诸位大概多有类似心得:追某个作品,可能先是为了逗乐,喜欢看刺激的;后来看熟了,逗不逗便无所谓,只想看日常。

就像《老友记》,看到后来不为了逗乐,看他们六个人在咖啡馆沙发上神侃就开心;看《我爱我家》,看到一家子人在餐桌和客厅里环坐就开心;看《武林外传》,大家在后院磨坊或大堂桌子上坐着就开心;《机器猫》,风和日丽的午后,看到大雄和A梦在楼上房间里聊天就开心;《蜡笔小新》,看野原一家人在家里摆弄日常就很开心。

如果这时小新非要摆弄个屎尿屁、大雄非要拿个什么机器弄点玄幻效果、情景剧里谁忽然大叫大跳起来,反而让人灼心。

大家都是为了看戏剧冲突而踏入某个作品,认识了其中的每个人物。

然后在其中休憩,喜欢上各色无冲突日常小剧场的。

这是《樱桃小丸子》的迷人之处:

这整部作品,就是清淡温暖又童真的,日常小剧场。

小丸子没有A梦无穷无尽的发明,所以不玄幻;没有小新天马行空的行为逻辑,所以不出意外。

小丸子是个很普通的小姑娘,有点很童真的小姑娘心思:所以哪怕偶尔使点小坏,比如赖床、哭闹、小心机,也让人觉得情有可原。

小丸子的故事里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反派,连重点挨讽对象花轮君,都是可爱的。

关于这个,多说一句。

日本的动漫作品有个基本政治正确,即:

质朴热血的男主角,娶到高贵冷艳的公主;或质朴呆萌的女主角,搞定高贵冷艳的王子。

在此过程中,对手,一般是装模作样、西化且富裕的伪善者。这个简直贯穿一切漫画。

比如大雄要追求静香,总要搞定炫富狂魔小夫;小新总是帮助美伢搞定各色炫富阿姨,帮助班主任搞定玫瑰班班主任;反过来,平民女主角比如《交响情人梦》的野田妹,也需要搞定多贺谷彩子和孙蕊那些高高在上的隐藏情敌。

但这点敌我矛盾,在小丸子的故事里是被软化的。常见的是:花轮又炫富了,又矫情了;但面对小丸子的率真,花轮摆了一半的造型忽然垮掉,开始“呃,不对呀,剧情不该是这样的呀”这类懵懂姿态。

我很喜欢这种处理法——毕竟,都还是孩子。

世上没有那么多,针尖麦芒必须你死我活的事。

在日本诸多动漫作品里,小丸子的家庭成员大概是最齐的。一家人一个屋檐下,哦呵呵呵地过日子。

而且如上所述,过的是最家常的生活。

绝大多数的剧情,都是日常生活轻喜剧。所以你看的时候,有一个安全的预期:“最后总不会出大事,看怎么收尾吧!”

——在日常生活中找轻喜剧冲突,而且就在日常生活里解决冲突,这点我很佩服两个作品。一是高桥留美子不朽的《一刻公寓》,二是《深夜食堂》。

不大张旗鼓,但也没细致入微到让人会难受。

小丸子全家以及学校里所有孩子的单纯,是一种适度的粗线条,点到为止。

适度的粗线条,比一味精致,更需要聪慧与尺度。

如何让人感觉到愉悦,但又不至于太苦涩,就在于这点尺度。

小丸子的故事,从来不深,但看多了就知道,樱桃子前辈在叙述时,是刻意不深的。

许多时候,某些残忍生活的真相快要从妈妈或爷爷嘴里出来时,就会适可而止,然后用一个妈妈的微笑或爷爷的发萌一笔带过。

许多时候,一些长大了才知道的事实快要从小丸子脑海里出来了,但她天真爽朗的性格,一个翻身赖床,就又过去了。

纳博科夫说他不喜欢《堂吉诃德》,因为作者塞万提斯对笔下的堂吉诃德太残忍了。

从这个角度出发,我觉得,樱桃子前辈对小丸子,以及我们读者+观众,就很温柔。

从画风,到情节,到对每个人的优缺点的态度,对整个生活的态度。

换言之,小丸子与他的家庭,是在刻意保护着读者与观众的内心,烟火温润地告诉大家:

这就是生活。

这就是为什么,年纪越长,越想回头看小丸子——许多道理,我们自己已经明白了,不需要别的东西再告诉我们一遍。

我们需要的不是阐述,而是呈现,是一个类似于小丸子家庭、《老友记》咖啡馆、贾家客厅、同福客栈后院这样的地方;是樱桃子前辈这样,知道世上大多数道理,但选择向大家呈现这种生活的作者:

“道理其实都明白,但不用来彼此戳刺;世上也可以有这样的生活,让人看得好开心,而且似曾相识,觉得自己也曾经经历过;于是看着他们家吃饭,我也想多吃一碗呢!”

412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43条

查看更多回应(43)

樱桃小丸子的更多剧评

推荐樱桃小丸子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