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种朴实无华的幸运

twelve
2018-08-29 看过

内容和电影无关。只是自己的一段独白。

前不久一个人徒步了一小段西藏,搭了一辆藏车,由于和司机语言不通,无意间进了牧区。

其实我一直很想住在藏族牧区人家里,哪怕亲眼见识一下也好啊。这样才能叫做正真的体验生活。但一个女生多少不安全,朋友们也一直在劝我不要冒这个险。加之牧区人烟稀少,往返都没有办法。所以,我也放弃了这个想法。

可没成想,这次误打误撞进了牧区。给大家简单说说牧区的情况,和电影里很像,方圆几十里也就一两户人家,很难搭到车出去,走到国道上还有十几公里。

天色渐黑,准备在小山头搭个帐篷,听见了狗叫,害怕有野狗(藏獒)。而且这里的老鼠巨多(地上密密麻麻全是老鼠洞)。当下旁无一人,只有无尽的浓密的夜色。当时内心的确有点慌,想了无数种方案,也做好了通宵的准备。

远远的,在黑夜里出现了牧牛人的身影。内心一阵狂喜,也明白这是我最后的机会。他对牛的方式就像电影里的人对羊。没有办法了,我鼓起勇气,冲着夜色里他的方向喊起“我能在你家里住一晚吗?”。当时,我确已有着被拒绝的心理准备。

“可以——”黑夜里的身影犹豫了一下,最终平和的回答了我

呼,一颗大石头落地了。

我走过去,渐渐看清了他,一个帅气的年轻小伙,22岁上下。简单聊天几句,发现他汉语讲的很好,是在云南上学的大专生,是家里第二个儿子,我叫他二哥。家里有一个哥哥,一个弟弟,一个嫂子,一个侄子。还有一个老母亲。

他打电话告诉了家里人。不一会又来了一个年轻人,是他的侄子。他的侄子在兰州上大专,汉语讲的也还算好。不如二哥热情欢迎我,一路上都在盘问我,我也耐心回答他,毕竟住在人家家里要让人家安心。

又过了一阵子大哥也来了,一上来就要帮我背包,问我走了多久累不累。但他不太会讲汉语,我们交流纯粹靠互相揣测对方用意。他从头到尾,直到最后我离开时都是对我照顾最多的人。

走了很远的路,终于到了他的家。巧合的是,上午我来敲这家的门想要休息一会,不巧他们都出去参加赛马节了,没人在家,我最后是被这家养的三只藏獒的吠叫声吓得落跑了。

进了门,见到了老母亲,一个彪悍的藏族老妇人。老母亲并不欢迎我——我是住在他们家里的第一个汉族人。一进门就要看我的身份证、学生证。三兄弟不停替我用藏语和老母亲解释。老母亲渐渐平和下来,还会时不时用她明亮犀利的眼神上下打量我。

她只会说一句汉语“吃——吃——”

端上牛肉“吃——”

端上酸奶“吃——”

端上藏粑“吃——吃”

这几乎是我和她唯一的交流。

嫂子在喂养着婴儿,敞露着胸脯。在场的人没有一个人介意。刚开始,我真的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瞟了几眼,虽然我也是女的,但从未见过如此场景,不免十分好奇。然而每个人都很自然,就像是吃饭一样的事情再平常简单不过。

老母亲手里的针线活也从未停下。

牧区的网很微弱,断断续续时有时无。我们一直尝试加个微信,但没有成功。是在我回到拉萨后才收到了他们的好友申请。那一夜里,因为没有网,我们用蹩脚的汉语互相交流着。我为他们朗诵了一段文章,是阿根廷学者写的一本哲学书。我为他们选读了其中的佛学部分。但没有人听懂,大家一阵哄笑。

当我把大昭寺布达拉宫的门票递给老母亲时,没有想到,严肃的老母亲居然脱下了帽子,把门票放在头顶,嘴中还默念经文。她的专注和虔诚,让人忘记了这只是一张门票而已。这是我见到的老母亲唯一谦和柔软的时候。这种虔诚和一路跪拜到布宫的人我想是无异的。

就像电影里的人,在微弱的灯光下、在无人的旷野里,有着最质朴无华的感情。

第二天一早,我离开了这里。带着从未有过的平静和感动。走之前我在枕头底下塞了200块钱。大哥一直送我到门口,又往山下走了50米。分别时,我告诉他去枕头下面看看。我赶紧快走起来,害怕他追过来。然而身后还是传来他的声音。我告诉他这是我的心意,请他务必收下。说罢,头也不回的走了,永远离开了这里。

想要说的太多,可无奈水平有限写额额出的太少。这种深刻的体验我永远也写不出来。

这部电影吐槽的人很多,评分也不高。我想,不是理解不够,而是体验太少,所以很难深入人心。

一种质朴、一种平静、一种义无反顾或者破釜沉舟。这样的生活,是一种最朴实无华的幸运。

2 有用
0 没用
图潘 - 豆瓣

图潘

7.7

1308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条

查看全部1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图潘的更多影评

推荐图潘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