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之树 羊之树 6.8分

想要跟松田龙平走,这种深渊心态还有救吗?

弱水轻寒
2018-08-27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树上长出了五只羊,树下埋着的那只是祭品。

8月日影展的第一部,《羊之树》。

好久不见锦户亮了,所以毫不犹豫就买了《羊之树》。 一直以来对他有路人好感,可能是因为《一公升的眼泪》、《流星之绊》、《对不起,青春》里他饰演的角色都比较讨喜,也可能是他长着一张松弛无害的脸,笑起来褶子不多不少、不深也不浅,让人看着也不由自主地轻松起来。

在电影中,他穿件旧旧的卡其色夹克,瘦瘦小小一只,在鱼深市政府里当个基层公务员。名字也相当普通,月末一。 好像也没什么远大的志向,不是那种小镇青年想要去大城市打拼的性格。

“这里居民很和善,鱼很好吃。”

政府有了一个奇异的脑洞,为了应对一些城镇的老龄化和劳动力不足,竟然打起了假释犯的主意。他们安排了六名罪犯去鱼深定居,补充当地的劳动力。

这六个人,由月末负责接待。同样的话他说了五次:这里的居民很和善,鱼很好吃。

其中有一次反倒是由对方说出口的,一名年纪与他相仿的小哥,看着大海,眼神里竟有些雀跃。

宁静的滨海小镇,六名罪犯,还都是杀人犯。 当然杀人的原因各不相同。

有生性凶狠的前黑道大哥,擅长用钢丝绞断人的脖子;

冷淡疏离的年轻女性,面对长期家暴的男友,只一次反抗便要了对方的性命;

渴望爱的少妇,窒息play的时候失手杀了自己的丈夫;

......

并不是所有人都可恶。有一些是我们在社会新闻上见了,也会嗟叹着表示“理解”的故事。 即便是听起来罪无可恕的黑道大哥,被判了18年的,人家出狱之后断然拒绝了前组的邀约,是明确表示想要改过自新的。

这看起来真像是一个表达包容与宽恕、爱与改变的温情电影。 尤其是在前半部分的叙述中,穿插了不少笑点。着力刻画出犯人们平常与“可爱”的一面。 然而剧情的走向,从中段开始,还没虐心呢,立马就走向惊悚了。 所以“惊悚”这个标签果然是没有打错的。

还记得月末的主管曾经嘱咐过他“不要让这六个人相见”吗?

见到了会发生什么事呢?自然不会是勾结起来干一票坏事那么简单,之前也交代了,六个人的背景完全不同,有人是犯罪胚子,有人算是过失杀人。

当然,六个人中,也有人单纯地以为,别的坏人会和他一起搞点事情。

这个人就是北村一辉......演的那个角色,是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 他天生暴戾贪玩,在发现了“同道中人”后盛情邀请黑道大哥和松田龙平饰演的快递小哥宫腰加入搞事行列。 他骨子里的不安分,在明面上,像是入侵物种一般。几乎可以想象,小镇对他的蓄意破坏将毫无抵抗之力。

更多的人是想留在小镇的。

按照政府的计划,他们将在鱼深这个地方待上十年之久。政府给他们安排了工作,是非常基层的,诸如帮衬私人洗衣店老板娘打工、养老院护工、清洁工、快递员、理发师傅等。

他们如果见到了,会如何呢?

这里剧情莫名展开了:一位吃瓜同事,在鱼深的NORORO祭典上,把这六位按“新居民”的身份邀请过来了。 大家坐一块儿喝酒聊天,不亦乐乎。

不是说不让见面吗?由于这项计划政府保密,主管并没有对其他人交代过“不让见面”这回事!(啊,这令人头疼的剧情)

因为这次见面而产生激烈反应的其实有两个人,其中一个是之前提到的北村一辉。另一个是市川实日子饰演的女生,在电影中更像是“观测者”和“符号”。

她在见到醉酒闹事那一幕后,仓皇而逃。并且对月末说,她害怕自己。

我们所有人见到的是酒醉失态的理发师,与他平时的温和谦卑判若两人。看到他的乖张行为,仿佛也能联想到他是拿起剃刀抹了老板脖子的那个人。

而市川见到的,是一个野兽人格从正常人格背后挣脱而出。她害怕,是因为她曾经也见到过这样的自己。 或者说,不是平日的自己,是另一个不曾认识过的人格。

今天它从黑影中长出了形状,向你扑来,狞笑着说“以后请多关照”。

尽量避免这六个人见面,是为了避免他们再一次与野兽人格相见吗? 应该有一部分原因在于此。

这段聚会上的混乱,最终以松田龙平饰演的宫腰制服了理发师傅告终。

其实有时候想想也是蛮套路的,你一看电影的tag,再看一下这个角色是松田龙平演的,一下子就能反应过来“其中并不简单”。

松田龙平长着一张演变态很有说服力的脸。并且是“虽然知道是变态,但是私心还是有点愿意跟他走”的那种(你走。。。)。

在NORORO祭上,北村一辉问他:你是谁。

宫腰武力值MAX,工作矜矜业业,是不小心把挑衅自己的不良少年打死的。 他似乎比任何一个人都“正常”,也更有可能融入这个小镇的生活。 但往往就是这样的人,被一点点小事扭转了命运的方向,一路溃散,最终滑向深渊。

在flop的过程中他自己可能也想问:我到底是谁。

在《羊之树》这部电影中,月末和宫腰是双男主的设置。

月末代表着“善”的一面,他是宫腰曾经想要活成的样子:有正常的工作、社交,青春年少的日子是那种俗套的美好回忆。 月末和宫腰交往,把他当正常人看待,这让他对即将开展的新生活更多了一份期望。 之后他加入月末的“中年伪摇滚团”、学习吉他、和小文约会,都是他在为了新生活努力的样子。

但月末也有“恶”的一面。

想一下,这一切是在什么时候被击碎的呢? NORORO祭的一张照片上了全国性的报纸,他曾经的“故人”找到了他。 那一刻是他滑向深渊的开端。

但为什么是那一刻呢?

在他见到那位“故人”之前,还记得吗,他接到了一个电话。

是月末的电话。

因为宫腰和小文开始约会,蒙在鼓里的月末一气之下把宫腰的“前科”全都抖了出来。 接着立马打电话给宫腰,告诉他自己说过了什么。

这是典型的不负责任的行为。是伪善者为了占据道德高地,对他人作的一种恶。

宫腰问他:你是以什么身份跟我说这些话的,是朋友吗? 月末说:是的,朋友。 “那我原谅你。” 这样说着的宫腰,为自己套上了世间“善”的法则。但他并没有原谅月末,更没有原谅自己。

这个时候,他遇到了那位“故人”。 这个时候,也正是多年未见的“野兽”出现的时刻。

鱼深是一个滨海小镇,如同所有的滨海小镇一样,先民们崇拜“海神”。NORORO是他们崇拜的神(好像是一种双头鱼怪),他们有一系列的祭祀活动,以及过往的一些猎奇传说。

传说在古代,祭祀典礼上会有两个人跳入海中,其中一个一定会生还,另一个则会尸骨无存,成为献给NORORO的祭品。 月末曾经给宫腰讲过这个传说故事。

结果在最后,宫腰在接连杀了几个人之后,积重难返,拉了月末到悬崖上,准备跟他一起跳入海中,他说“月末你一定是活下来的那个人”。

他有多相信这个传说,他对小镇曾经的希望就有多大,对自己的悔恨也就有多深。

宫腰看向月末的眼中,满满的都是温柔。这是他曾经希望活成的样子。 他去月末家里找他的那一段,虽然知道他身上几条人命没得洗,但还是无比心疼。 他们练习吉他,宫腰感叹自己年纪不轻了没可能再学好了吧。

而在不久之前,他刚加入“中年摇滚团”的时候,几天内就练得满手茧子,并且自豪地向月末展示。彼时小镇新生活刚刚展开,他是勤奋工作的快递小哥。

月末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他,是否进过少管所。他沉默许久,轻声说了“进过”。

不带道德审判地说一句,宫腰这个角色真是天生的杀手。武力值高,做事冷静,判断精准,滴水不漏。所谓“杀人不眨眼”大概说的就是他了。 他隐藏的“野兽人格”,是理智型的高智商“野兽”。

我们有时会了解到这些人,他们通常是连环杀人案的犯罪者。

当然,最终也还是无法为原谅宫腰找到理由,虽然松田龙平让人心疼。 但是作为我个人啊,看到小文推开车门逃走的时候,还是叹了一口气。我是想跟松田龙平走的。知道前方是深渊,还是想继续走下去,并不完全因为对方是松田龙平,还因为前方是深渊。

啊,比起擅长诠释变态的龙平,可能我更变态一些呢?

最后想说一下市川捡到的那只盘子,上面画了一棵树上长出了五只羊。

为什么是五只?犯罪者一共有六个人,北村一辉和松田龙平挂了,那么应该还剩下四个。

我的理解是这样:宫腰和月末两人一同跳入海中,存活了一个,可以视为恶的一面被杀死,保留了善的一面。 因此树上的五只羊,理发师、黑道大哥、护工、市川,还有一只是月末。这五个人都获得了新生。

至于祭品是北村一辉还是龙平,我更倾向于将这两人视作恶的整体,即,被埋葬的是显性的恶。

那么隐藏在所有人背后的“野兽人格”呢?自然是还活着,在理发师醉酒的时候会出现、在市川被凌虐的时候会出现。

甚至是那些看似岁月静好的小镇原住民,在特定的条件下,也会有野兽人格被唤醒的那一刻。在影片开头,六人刚入住小镇的时候,那一具海中的尸体,是谁的“作品”呢?

NORORO这样的“神”,原本是吃人的海怪,人们战胜了它,所以开始“崇拜”它。 仔细想想,确实有一点毛骨悚然。

58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4条

添加回应

羊之树的更多影评

推荐羊之树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