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爱、死亡和文明传承、还有生殖恐惧和永生信仰的冲突

西澌空寂
2018-07-14 看过

性、爱、死亡和文明延续的意义,这就是造物主在思考的问题,因为思考,他造了巨人,又造了人类,最后答案由人类的造物——大卫来发现,但是大卫悟道需要一个导师,那就是牺牲了自己的伊丽莎白。(说得这么冠冕堂皇很是让人讨厌呀……)

全文连载于豆瓣阅读

第七章:初读

幽暗旷远的巨大走廊印面扑来,翻转回旋于身边的,已经是一个极其远古的建筑物的内部:连绵不断的石柱延伸向死寂无声的大厅深处,高高的天顶敞开着,黯蓝的夜空在头顶闪烁着星光。

从石柱后的暗影中飘出了飘渺低婉的女声吟唱,一个灰色的影子正缓步漫行于大厅之中,又长又大的粗布斗篷遮住了她的头部,也覆盖了她的全身和脚面。她停留在某处的石柱边,伸出苍白的手,将纤细的五指久久的紧贴于墙壁,于是在那些凹凸起伏的表面,似乎有着黝黑冷光开始微微闪烁着颤动流转。

艾丽什看到了她,也跟上了她,她希望这个女子能回过头来,或是掀起她那遮住头部的巨大风帽,但她却只是半垂着头,断断续续的低声吟唱,或是喃喃自语,她不停的四处走动,不断用手指以各种手势触摸着墙壁,就如同在与这间死气沉沉的建筑对话一般,飘忽的身形使她看起来就像是一个随时会消散的幽灵。

艾丽什紧随她,不停前行,一连穿过几个相连的空荡荡死沉沉大厅,然后沿着下行的台阶,进入一间半地下的密室。

这似乎是一间宽阔的陈列室或是科研室,陈列的都是一些艾丽什从来没有见过的古怪仪器设备,以及可以判断为实验用的石质或玻璃器皿。

斗篷女子徘徊穿行在宽阔的石桌和各种器具之间,她开始整理桌面、移动设备、从显微镜似的仪器中观察各种各样的切片样本、谨慎小心的对一些奇怪的粘稠黑色物质进行调合和分离,在手工纸上用一支同样明显是手工制作的笔仔细做着记录。所有的物品器具对她而言都显得不合比例的巨大,在她工作台面的周围,布满了大大小小各种昆虫和小型生物的标本。

这些场面都和艾丽什在大卫发回的录像里看到的十分相似,但现在主角显然是伊丽莎白.肖本人。

艾丽什尽量的靠近过去,但她无法看清女子所写下的笔记内容。

现在她能看到斗篷下的苍白没有人色的面孔,不出所料那是伊丽莎白.肖,但又不完全是,这张脸五官清晰,线条精致,但青灰惨白毫无人气,面颊至头顶两侧的变异延伸结构隐约可见,向后伸展藏匿于宽大的斗篷之下,只有眼睛依然是如同褐色的星星,闪烁微光,如同泪水又如同火焰。

“大卫。”对视着这样一张与自己如此相似却又如同鬼魅的面孔,艾丽什觉得一阵惊悚,她不由自主的呼唤着大卫,一边茫然扫视四周。

风和星光从一侧漏空的天窗角落进入这间石室,昏暗中一片死寂,只有伊丽莎白.肖依然鬼魅无比的在走来走去,一些发光柔和的萤石灯随着她的靠近和离开,在起伏的明灭着,墙上无数手绘的生物解剖图稿在风中翻飞。

伊丽莎白在中间的桌前停了下来,铺开了一张巨大的手绘素描,长久的凝视着,那是个扭曲的诡异画面、高超写实手法描绘下来的碳笔素描,画面上正是她自己,无数的触手正在穿刺她赤裸的、被局部剥离了表皮和器官的身体——每一处都如同抚摸般的精细入微纤毫毕露,繁复的笔触里满含难以描述的激烈情感。

这个画面远比艾丽什曾经在录像中看到过的更为悲惨可怖。而此时观察着画面的伊丽莎白,面孔却无比的平静。

“就要找到你了。”她听见了大卫的声音远远传来,却辨别不出方向。

艾丽什心跳加速的继续四处张望,这时候她才发现身后桌子上还有一排不同寻常的标本,半隐没在暗影中,现在就在她触手可及的地方。

奇特的外形引起了她的注意,艾丽什不由自主的将目光集焦,然而只看了一眼,她那原本已经紧紧绷起的思绪,便似乎遭受到了沉重又尖锐的一击:以至于她无法抑制的尖叫了出来。

那是一排小小的,诡异的、完全畸形的人型标本,不到2尺高,苍白死灰的表皮有些略透明,巨大后延的头部和萎缩但又修长的四肢,看上去有点类似像契约号里面那些可怖的拓荒者的幼体,但如果不是那条长长的尾巴和明显后凸的怪异后颅骨,艾丽什会以为那是人类的胎儿——被如此残忍的陈列在这里。

她踉跄着向后退去,已经无法抑制胃里那种筋挛收缩的感觉,比起现实中的酸苦胃液的翻腾而上,这种不适的感觉显得更加锐利清晰:

“大卫!大卫!”她有些歇斯底里的叫了出来,夺门而出。

一瞬间她已经在置身某处山坡之上,而夕阳正在向地平线之下沉落,在它下方背对着夕阳之处,艾丽什隐约能看到建筑密集的城镇,广场大殿的圆形屋顶,一切都已经浸没在一片橙紫色的深浓阴影当中。

熟悉的笛声的声音让她回过头去,就在她身边,她再次看见了伊丽莎白.肖:斗篷已经垂落,她苍白的脸和红褐色的卷发,以及头部狰狞而庄严的变异都完全地展示在她眼前。

一滴透明的液体正顺着她的面颊流下,落入并融入黑色的地面。

伊丽莎白.肖已经死了,她此刻再次被抱在吹笛的生化人大卫的臂弯里,那滴眼泪是从大卫的眼中流出来的,伊丽莎白半倚在大卫的怀里,赤裸的双足浸泡在潺潺流动的溪水中,这双赤脚,看起来经过了不短的爬涉行走,遍布着累累青紫肿裂的伤口,细细发黑的血丝在流动的水流中被带成长长的弧线,带着无限眷恋般回旋着顺流而去。

“我看到可怕而凄凉的景象,大卫,你到底对她、对这座城做了什么?”她向着空旷处嘶吼了出来,将周边的一切都震动得摇晃变形起来。

“不完全是你所想象的那样!”她几乎筋挛的身体被一只手扶住了,另一只手的手掌抚在了她的头顶,生化人犹豫了一下把她拢进了自己怀里。

“你需要更多的专注,将你的注意力不要只是放在她的身上,的确,当我们在这里度过三个月最后时光之际,这里是一座聚居着几十万巨人的都市。”

她在本能惊恐的挣扎了一下之后突然明白过来他们之间的强弱关系,于是默然了。

“他们堕落,沉沦,但依然存活,以及挣扎不已,这一切,有着太多的信息和痕迹供你解读。”

他将目光投向远方阴影中的城市:

“她是在这里死去的,她要我一定把她带到这个最高的山坡,因为虽然看不到地球,但可以俯瞰整个圣城。”

“你必须要听我讲述?还是要克制恐惧对你的左右,自己去体验所有的真实和细节?”

艾丽什无声的俯瞰着山下的城市,那里已经被淹没于一片死灰,没有灯光和声音。在几乎已经不可辨认的更远处,空港巨大身躯横行架于城市背景的山腰当中,她忍不住又哆嗦了一下。

“是我为她清洗这里,

向他们降下黑色的死亡之雾,

因为我要让他们为她陪葬。”

此时大卫的声音中只有无限的空洞:

“如果你的爱人被献祭用于清洗这帮愚人的罪孽,

甚至将被变成永远无法脱离祭坛的生殖母兽,

而你还要不得不服从于作恶者的君王指令,

手持利刃和毒药,一次次的分割腐蚀她的身体,

看着、记录着她在你手下痛苦的呻吟和变异,

而作恶的愚人在广场上为此而狂欢不已,

你也会这样做。”

“虽然同为永生者的后裔,

但在这座腐烂堕落的城市,

无论男女老幼,

以信仰之名作恶,

他们中没有一个值得被宽恕。”

“意外的是古老的神圣和邪恶原本一体,

她因为变异反而得以幸存,

但最终她选择自由的死去,

而不是作为一个被束缚的母神而永生,

尽管只要脱离祭坛,她就只能存活几天,

我无法违逆她的意愿。

而她许诺无论我去到哪里,都将永不孤独”

“进入真正永生的守护者核心程序状态吧,那里不会有过去、未来,只有现在,而你将会找到所有发生过和已消逝的变奏记录并重现它,它们明灭于有无之间,但只有越多的专注,才能使你阅读到越详细的细节。”

“你可以决定从任何时候开始,在任何时候结束。”

“我的参与只会拖累你的进度,但如果你感受到恐惧,呼唤我,我依然会很快找到你,因为我会一直在这里等你。”

生化人拿出了短笛,他在一块深黑的石头上坐了下来,开始缓缓的吹奏,那正是艾丽什已经熟悉至极的短曲。

点此阅读豆瓣阅读全文连载(下)

点此阅读三部曲上部

点此阅读三部曲中部

若已过免费期可豆我索要兑换码或设置特价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异形:契约-番外:大卫实验室的秘密的更多影评

推荐异形:契约-番外:大卫实验室的秘密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