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两部国产电影深深打动过我,一部是《霸王别姬》,一部是《我不是药神》

海拔1900
2018-07-13 23:14:58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上周看完最近口碑和讨论度都极高的电影《我不是药神》,最直观的感受是它在我心里值得9分。以下只是一个观众的主观感受,不专业。

先说男主角程勇。首先,程勇算是一个合格的父亲。父子二人在澡堂洗澡嬉戏和儿子不愿跟随母亲移民这两件事,都说明了儿子与这个穷酸父亲的亲密程度超过与富足体面的母亲。父子之间有一场戏我觉得很有意思,儿子要买一双两百六十元的球鞋,程勇没问儿子买来干什么而是问为什么不找后爸买,儿子嘟囔着说不想找他买,程勇得意地笑了,随即掏钱给儿子。在2003年,两百六十元不算一笔小数,况且是对于连房租都交不起的程勇。程勇的这一举动可以理解为两层意思,一是他尽自己所能满足儿子的物质需求,这当然也有不想在儿子面前显露自己经济状况窘迫的心理;二是他不希望儿子与继父亲近,听到儿子如是说便获得了一种作为亲生父亲的满足感。由此也可以看出程勇对儿子的在意和儿子与重组家庭的疏远。当程勇被捕入狱时,他只对曹斌说了一句话“告诉小澍他爸爸不是坏人”,他可以不去向世人解释自己所做的一切,却唯独在意儿子的眼光。其次,程勇算是一个还算及格的儿子。之前他放任自己父亲病情加重,是因为无知更是因为穷,可当父亲到了不及时手术便有性命之忧的地步,他还是会冒险为父亲筹钱。手术后,程勇带着儿子在病床前给父亲喂饭,三代人说说笑笑,颇有些天伦之乐的意味,这一刻我觉得程勇像是他们的主心骨。

对于程勇从一个油腻的神油店老板变成了“药神”,有人认为这种转变太过刻意和突然,我认为其实在电影前半段导演给出了很多铺垫来说明程勇不是一个唯利是图的人,他骨子里是善良的。首先,当程勇的生活已经捉襟见肘的时候,前妻曾意图用高额金钱换取他签字同意儿子移民,被程勇毅然拒绝了,原因有二:第一,他舍不得。儿子在上海时虽然与前妻生活但还能定期与他相见,倘若到了美国,相见之日便不再可期,而他在儿子心中的地位会不会终被继父取代也未可知;第二,他担心儿子在重组家庭不幸福。儿子与重组家庭的关系本就疏远,前妻却怀孕了,属于这个家庭真正意义上的孩子降生后,儿子或许会更加得不到关注。所以程勇虽然爱财,却不是毫无底线。后来,当程勇急需一笔钱为父亲做手术时,他曾拿起手机调出前妻的号码意欲妥协,但犹豫再三还是放弃了。他宁可选择走私偷运违禁药的冒险营生也不愿获取一笔看似轻松却要用儿子作交换的巨款。其次,程勇第一次与各病友群的群主见面时,开出了印度格列宁五千一瓶的价格,虽然比正版药低很多,但对于等药救命的病人来说还是一笔巨额开支。看到被病痛折磨得面黄肌瘦的群主们小心翼翼地讨价还价时,程勇明显心软了,虽然口气极不耐烦,却答应顶多给群主个人原价的八折。至于后来程勇主动留下和自己结下过梁子的黄毛并为其开工资,在酒吧为思慧一掷千金出头,却在思慧准备以身相报时来了个急刹车,只为“别吵到孩子”,更让我们看到他骨子里的善良。

程勇卖药可以分为四个阶段,第一阶段是纯粹为了钱,为了给父亲手术。正当他卖药赚钱春风得意时,受到了同为药贩张长林的威胁,为了自保只能收手。第二阶段是程勇在得知吕受益因无力购买张长林的高价药而病情加重最终选择自杀后,决定再次卖药,并以五百元的成本价出售。他只卖给从前的买家,为了避免自己售卖非法药一事泄露,更是为了使那些像吕受益一样曾经从他这里获得过希望的病人不要像吕受益一样在他这里失去希望。第三个阶段,印度药厂被起诉查封,程勇再也拿不到五百元的药,只能以两千元的零售价从印度市场收购同样的药。思慧问程勇该以什么样的价格继续销售,程勇说“还是五百,就当还他们的”。程勇的小工厂得以启动的资金来自他最初以五千一瓶的价格贩售格列宁的利润和张长林向他买断这一生财之道的两百万。当程勇不断了解到病患群体的生存状况后,他越发觉得这是一笔不义之财。所以他赔钱卖药,为过去谋求不义之财的行径赎罪,也为保障病患能吃得起药。也正是从这时起,程勇卖药不再是独善其身的自保,而开始具有了兼济天下的牺牲精神。程勇曾问黄毛“你是不是特瞧不起我”,黄毛回答“以前是”,这也从旁人的视角说明了程勇的转变。第四个阶段,黄毛死了,程勇在医院歇斯底里地质问曹斌“他想活他有什么罪”,仿佛也是在质问自己,所有的病人都一样,他们只是想活而已,凭什么不卖药给他们。至此,程勇开始把药卖给尽可能多的病人,他明白这样大范围地冒险销售终将使自己事泄被捕,所以他忍痛将儿子交给移民美国的前妻,为大义舍弃小爱,而自己也践行了之前劝牧师入伙时一句戏谑的玩笑“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程勇的药救了很多人,但同时这药又何尝不是救了他自己,从药贩到“药神”,程勇完成了一次自我的救赎。电影最后,曹斌到看守所接程勇回家,路上行道树冒着翠绿的芽,前方一片坦途,程勇的内心亦是如此。

再说电影里的配角,首先是黄毛,因为这个角色在我看来塑造得最好。黄毛第一次出场便是抢药,当时吕受益躲在车里卖药,黄毛上来狠狠盯着吕受益,拿了两瓶药转身便走,等吕受益反应过来追上前时,黄毛将其推到在地,又拿了一瓶药走,全程非常社会。我看完这场戏第一感觉黄毛不是坏人,因为吕受益手里明明有大把卖药赚来的钱,黄毛却分文未取,连药也只拿了两瓶,后来拿的那瓶药还主要是为了警告吕受益不要多事。果然,电影随后交待了黄毛是个得了病为了不拖累家人而远赴上海打工的农村男孩,而且他抢来的药已经和病友们分着吃完了。所以黄毛抢药是因为有不得不的理由,纵使为了救命也只取三瓶,可见他既不贪婪也不是为了抢劫而抢劫。后来,黄毛为了赔药钱,只能帮程勇的贩药团伙干活。程勇给众人分红时,黄毛以为不会有自己的份,转身欲走却被程勇叫住,给了他一个红包和两瓶药并让他留下来,黄毛一脸难以置信,久久僵在那里,还是思慧出面化解了尴尬。黄毛这样的人在这个城市从未受到过尊重,甚至没有被当人看,他只是一个会做苦力的机器,在肮脏血腥的屠宰场工作。不工作时总是一个人,程勇再次找到他时是缩在屠宰场的一个角落吃着盒饭,吕受益葬礼时是缩在楼梯间吃着桔子。在遇到程勇之前,他与人群格格不入,是被这个社会边缘化的一类人。他偏激、孤僻,但凡遇到一点刺激便容易暴躁,表现出强烈的反社会倾向。所以在牧师被张长林扇耳光时,他第一个冲上去以牙还牙;当思慧在酒吧被领班要求跳舞时,他握紧手中的酒瓶想教训领班;在程勇宣布不再卖药时,他愤怒地将酒杯砸在桌上;在程勇工厂面临警察质问时,他摆出一副随时开打的凶狠模样。在面临所有事件时,黄毛不会采取武力之外其他的解决方式,在他眼里,只有武力可以让自己和同伴免受欺负。这不禁让我想到黄毛在这个社会应该受到过很多欺辱,以至于他不得不像刺猬一样蜷缩起来,用一身的刺对抗这个世界,以暴制暴。或许他那一头杀马特黄毛也是一种刻意的伪装,让自己看起来像个不好惹的混混,以此避免一些恶意的打扰,所以在他决定回家看看时,便听从程勇的建议剪去了这一头黄毛,因为在亲人朋友面前不再需要伪装。如果黄毛只有反社会暴力的一面,那他也不值得我这么多笔墨,真正打动我的是这样一个活在疾病、贫穷、歧视中的人却还保有对这个世界的温柔和善良。前面说到,他把药分给了病友,那可是救命的药,但他不仅想要自己活,还想要周围善待过他的人都活,何其善良。后来为了保住程勇,他开车闯关卡,意图一力担下所有罪责。所以黄毛有着最暴力的一面,也有着最善良的一面。电影里还有一个细节,黄毛和程勇、吕受益斗地主把把认错地主,这说明了他不聪明,也解释了黄毛种种没头脑的行为。因为不聪明,黄毛眼中的世界非黑即白,而他与这个世界相处的方式便是用暴力对抗暴力,用善良回报善良。在我看来,黄毛是最单纯也是最善良的。

在程勇开始重新卖药后,黄毛和程勇的关系日渐亲密,两人坐在夕阳下的码头谈心的一幕让我觉得黄毛在程勇身上找到了家的归属感。同时黄毛也看到了活下去的希望,决定回一趟阔别多年的家乡。当一切都渐渐变好时,黄毛的生命却戛然而止。他明明买好了返乡的车票却再也回不去家乡,犹如他明明看到了希望却再也没有未来,人生的悲剧莫过于此。最后说一下黄毛的扮演者章宇,虽然台词最少,但表演最不着痕迹,让人觉得他就是黄毛。

再说一说吕受益,同样为白血病患者,他想活下去更多是为了妻儿,因为在刚知道得病的时候他想死,但看到新生的儿子时他想活。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想活的意愿比其他几个人都强烈。在程勇宣布不再卖药时,其他几人看出他心意已决便再没有挽留之语,唯有吕受益犹不肯死心,略带讨好地凑到程勇跟前白问一句“大家是不是都醉了”,程勇骂了一句“滚”他才失望离开。所以程勇卖药一事由吕受益促成才显得合情合理,观众自会想象吕受益是在多方打听后才知道有印度药一事,也是厚着脸皮不断拜访各路人等后才能达成和程勇的合作,这一切都是因为他强烈的活着的愿望。吕受益曾对程勇说如果儿子结婚早,自己还能当爷爷,那时的他充满了生的希望。可讽刺的是这样的一个人最终选择自己结束生命,这一方面是因为病痛带来的生理上的折磨,另一方面是因为昂贵的治疗费用带来的心理上的负担。吕受益的希望被一点点耗尽,他明白自己是将死之人,不愿再拖累家庭。自杀前他微笑着看了睡梦中的妻儿一眼,当初想活是为了他们,现在想死也是为了他们。

警察曹斌在接到调查贩售假药案的委派时曾信誓旦旦地表示贩卖假药伤天害理,一定将罪犯绳之以法。随着调查的深入,曹斌开始动摇,但他毕竟是个警察,也深明法大于情,调查还要继续。黄毛死后,程勇失控了,要对曹斌大打出手,曹斌让警察放开程勇,他觉得即便挨程勇几拳也无法抵消自己心里的愧疚。曹斌当时并不知道程勇才是真正的药贩,他觉得因为自己的秉公执法间接导致了药贩黄毛的死亡,这等于断了很多病人的生路,况且在曹斌心里这个不为赚钱的药贩根本不该死。在这之后,曹斌彻底远离了这一事件,即使受处罚也在所不惜。这也引出了一个更深刻的话题,法律一定能代表正义吗?当法律与正义相冲突时该如何取舍?这个问题在电影里无解,曹斌撂挑子不干,等于是二者都不选。程勇虽然救了很多人,但在获得酌情减刑的同时也难逃牢狱之灾,这样的判罚是否合理电影没有过多解读,留给观众见仁见智。当然关于法律与正义的讨论不仅是在电影里无解,在现实情境下古往今来也往往难倒一众智者,电影将这个永恒话题摆在大众面前已经是颇具现实意义的举动了。

这部电影的成败都因和“现实”二字挂上钩。倘若这是个架空的故事,不涉及中国医疗体制、药品研发等方面,那观众在为一个精彩的自我救赎和人间大义的故事击节鼓掌的同时,又会感叹其社会意义不足。电影没有避开时代、国家,甚至连城市都直接用了上海而不是什么“京州市”,这让观众在为导演的勇气叫好的同时对影片将医药公司塑造成不折不扣的吸血鬼形象大发议论。其实大可不必这么较真,第一,让对立面具有鲜明的反差以此制造更多矛盾和冲突是一种电影手法,让两个小时的电影更饱满更跌宕起伏。神作《肖申克的救赎》不也是通过将狱警群体塑造得龌龊肮脏来制造更多冲突矛盾吗?第二,更重要的是这部电影要想逻辑成立,让白血病病人没钱吃药的锅就必须有人来背,不是医药公司难道会是国家医疗保障体制吗?如果真是后者这部电影可能要如张艺谋的《活着》一般至今无法公映,这对一位有着社会责任感的导演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毕竟电影和做人一样,都讲究曲线救国。总之,在当下的电影审查制度下,能有这样一部作品和中国观众见面,我们还能苛责导演什么呢?

最后说一下我喜欢这部电影是因为导演没有把这个沉重的话题拍得苦大仇深,也没有用文艺片的叙事方法把电影拍得晦涩难懂,总之就是在保证大众看得懂的同时不失深刻。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