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不压正 邪不压正 7.2分

轻快的浪漫主义与戏谑的人间游戏

山水烟花
2018-07-13 21:10:03

《邪不压正》的宣传开始于彭于晏的腹肌play和许晴的“说干就干”,男性独有的荷尔蒙肌肉和女性的柔媚入骨形成了第一波视觉冲击。

隔着依然神秘的面纱,还是独有的姜文式风格,仿佛能看到他带着真诚又虚伪的笑容诚挚邀请你,作为民国三部曲的最后一部,应该没有什么不看的理由。

在首映的场子里等待周韵之前看《邪不压正》是一件比较带有期待的事儿。

黑白剪影式的序章开篇,一枪就爆头的血肉飞溅,连天的烟火里是雪中奔跑的孩子的身影,一段横贯全片的仇恨就此拉开,痛苦的人哀嚎着,却似乎有人在笑。

民国这个时代按照道理总是该带着些沉重的意味,国破家亡的大背景下,任何个体的幸福都弥漫着一层忧郁和哀伤。溥仪虚坐着傀儡之位,日本人长驱直入,外寇虎视眈眈,揭竿而起的义士随时牺牲。命,变成了不值一提的东西,仇,似乎也显得轻飘飘的。

李天然的仇尤其如此。

虽然电影中的原作《侠隐》中带着一个“侠”字,可作为男主角的李天然和侠确然没有什么特别契合的属性。飞檐走壁的轻快和灵动瞧上去的确有那么几分“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潇洒,偷盗根本的刀和印也承载了古一辈的“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的神秘,可在“洋血统”教育下的他更确切的说,最开始更像是一个略显呆板的杀人机器。

谁都可以扣动他的按钮让他执行任务,而暗号则是随心所欲变幻不同的“爸爸”。他口中一再强调自己不是“弱者”,而是“战士”。这是典型性的姜文式复仇电影,李天然看似无所不能无往不利,但仍然抱有一颗简单和善良的,好像并没有被仇恨浸染的赤子之心。

不过相比李天然这个“身负大恨,是个好苗子”的男主。这一次的《邪不压正》里,姜文镜头下的女人,是我觉得更加鲜活而生动的部分。

周韵的关巧红和许晴的唐凤仪,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女人,但有趣的是,无论在身体亦或是灵魂上都是成熟的女性。关巧红教会李天然怎样从机器成长为一个有血肉懂思考的人,唐凤仪则是一步步引导他学着怎样说爱,如何谈情。

前者是耿烈风姿的侠,后者是玉骨天成的媚。

她们生存在这个时代下各有各的悲哀,也各有各的执念,最终一生一死,但其间显现出来的果决和坚韧,都让人感到尊敬。

关巧红是打着明媚的春光出现的,拄着拐杖一身如雪素白,她口上冷冷的打量着这个体面的小伙子,暗藏在心底里流动的是一颗火热的,也不耐寂寞的心。有时候她强求自己,非要把小脚变大不畏惧吃苦头,有时候她更强求别人,激着李天然为国奋进。

她拥有超脱于这个时代女性的独立和自爱,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更像是高高在上,如同神一样的光辉般闪耀的女性。

唐凤仪则是伴着暗处而生的,哪怕是性感的旗袍都压低了颜色饱和度,消减了几分张扬。她做梦,梦想朱潜龙能娶她当正头太太,她幻想,用一枚不切实际的印章去试男人的真心。唐凤仪最终试来的是宴会里一个毫不留情的耳光和男人们推杯换盏之间的黄色玩笑,甚至于还有刑讯室里的威逼。

她死心了就不留恋,几个耳光打回去,从高楼一跃而下。这是她无可奈何的悲剧,也是她理所当然的勇敢。

关巧红和唐凤仪,是站在天平两端,南辕北辙的矛盾体,无论是钟楼赏北平,还是赤身诉旖旎,都在李天然这种稚拙的朴素里达到了和谐的统一。

姜文无疑是浪漫的,把每段情都描述的浅尝辄止但轰轰烈烈,然谁也不亏负彼此,反倒是回归了原本的纯粹和干净。

可《邪不压正》的风格有趣,还弥漫着只有过于成熟男人骨子里戏谑的“阴阳怪气”。复仇不能用枪,必须一拳一脚你来我往的拆招换招;想大开杀戒不可以,必须要在城楼上敲满两个月的钟——做事要“讲究”,要有仪式感,想尝一口醋,还一定要先包一盘饺子。

每走一步路都有一个自己的章程,控制在一个合理的规则之内,姜文像极了他自己演绎的蓝青峰,同电影做着老少年的自我游戏,布局下一个巨大的棋盘,只等观众入局。可输赢呢,倒显得不那么在意,要紧的是,这盘棋这个游戏,你入了局。

我并不是传统的姜文锚定的受众,但也觉得《邪不压正》在观影体验上仍然还不错。

相比大部分姜文的电影,这一部看起来显得更“接地气”,可仍然没有什么迎合的味道,仿佛是老朋友般的熟稔,你看了,就知道,“这就是姜文啊”。

周韵在观影场交流的过程里聊到姜文,其中有一个核心的词,就是不管多少年,不论市场有怎样的反馈和声音,他始终如一的“做自己”

我觉得,这挺难得,也挺厉害。

146
27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2)

添加回应

邪不压正的更多影评

推荐邪不压正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