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底行走的人》:创作者「介入」纪录片拍摄后的意外惊喜

凌麦儿
2018-07-13 看过

遇上一位性格与发言直率有趣,但偏偏不怎么配合拍摄的纪录片主人公,不知是导演的幸还是不幸。但无论如何,从满场观众爆笑的反应和回味无穷的态度来看,陈安琪导演把得之不易的珍贵素材巧妙组合,炮制出一件活色生香的作品。

在陈安琪的新作《水底行走的人》里,你看不到主角黄仁逵(阿鬼)大量的作画镜头,也听不到他聊「一幅画的象征意义」。与他大大咧咧又一针见血的洒脱状态相比,常规艺术家纪录片里那些精心编排的画面和旁白,显得做作又生硬。

正如他在片中所言,「我首先是一个人,其后才是一个中国人」,同理,他首先是一个人,其后才是一位艺术家。电影拍他和失联多年的女儿的五天相处,拍他和老友鬼鬼弹琴饮酒,拍他与人激烈地争论历史事件,拍他穿着随意地上街,又晃晃悠悠回到狭窄的寓所。不需要细笔绘乾坤,也无需多余的解释,阿鬼的形象,已经足够丰满。

但人们常说的「艺术气质」,在这些看似与画画无关的时间与闲聊中,却总能露出端倪。阿鬼在片中「金句频出」,称放工后就不愿意再做的事情绝不是真正喜爱的事情,怼看展者「为什么要讨论艺术的意义」,拒不解释作画时的所思所想,把画摊在众人面前,说「看到的就是我要表达的,是present,不需要represent」。

看不到常规艺术家纪录片中的严肃片段,创作者的「介入」,却成了更有趣的看点。陈安琪与阿鬼是多年老友,阿鬼稀里糊涂答应了拍纪录片的请求后,全程质疑着对方的用意,态度消极,连寥寥可见的作画场景都是用GoPro拍摄。陈安琪在电影中,并不讳言自己拍摄过程中的忐忑无奈。

她在画面中直接用文字写出自己每一阶段抓狂的心情,更以老友加创作者双重身份屡屡出镜,她与阿鬼的想法交锋不少都被记录下来,这在纪录片中极为少见,却额外增添了一分真实感。一个个零碎的片段被巧妙黏贴组合起来后,导演在指导拍摄的时候同时被观众观察,令电影呈现出与众不同的清爽质感。

阿鬼被跟拍了许久,按照自己的想象拼凑着电影的样子,渐渐觉得厌烦,留下一句「纪录片导演进行拍摄,其实是为了满足自己」就撂下摊子甩手不干,令人好气又好笑之余,也的确符合他自认「只是一个画画的人,不是画家,不是艺术家」的态度。片名《水底行走的人》在片中也有解释:阿鬼认为,抛开姓名和身份,权当自己是一个「水底行走的人」,大家能看到他的作品,便已足够。事实上,陈安琪透露,电影上映后,黄仁逵本人从未看过成片,且对此态度冷淡。

试想,若非陈安琪导演大胆用这一方式来呈现人物全貌,这个旷日持久的拍摄计划,可能最终会胎死腹中,没有完整的线索串联,八成会令观众感到索然无味。既然阿鬼坚称陈安琪必有「先预设后拍摄」之意,不妨索性以导演视角出发,不再佯装「自然客观」,让观众从二人最精彩的互动中见分晓,实在巧妙。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水底行走的人的更多影评

推荐水底行走的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