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窗会 同窗会 8.1分

柏拉图《会饮篇》中的“爱”,在上个世纪的霓虹这部同性剧作

大洋洲
2018-07-13 19:31:57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最后的对视

风马与岚:反柏拉图开始的苏格拉底式爱情

5月伊始在友邻转发的广播中得知这部霓虹上世纪拍的同性剧作,虽然影视作品只要有不算少数的同性剧情就会自动分为同性题材,但这部对同性恋存在的讨论并投以关注的目光的同时添加的狗血drama绝对让后者望尘莫及。而我(哲学专业本科生)在古希腊哲学原著导读课上学完柏拉图的《会饮篇》的时候,突然想到《会饮篇》中的爱是不是这部作品的基础呢?(或许创作者没有这么想,这里是我的主观臆断)

与古希腊雅典城邦里成年男子与青年之间可以有依附关系的爱情的历史阶段相同,日本在古代也有一段历史时期男风盛行。相传是空海大师将这个文化和概念从唐朝带向日本的,此时日本是平安时代。而后在镰仓时代这股同性之风传到了武士之间,甚至在后来的战国时代,群星争霸的格局里大将和他的武士之间也有这种感情存在。一同基督教对于古希

...
显示全文

最后的对视

风马与岚:反柏拉图开始的苏格拉底式爱情

5月伊始在友邻转发的广播中得知这部霓虹上世纪拍的同性剧作,虽然影视作品只要有不算少数的同性剧情就会自动分为同性题材,但这部对同性恋存在的讨论并投以关注的目光的同时添加的狗血drama绝对让后者望尘莫及。而我(哲学专业本科生)在古希腊哲学原著导读课上学完柏拉图的《会饮篇》的时候,突然想到《会饮篇》中的爱是不是这部作品的基础呢?(或许创作者没有这么想,这里是我的主观臆断)

与古希腊雅典城邦里成年男子与青年之间可以有依附关系的爱情的历史阶段相同,日本在古代也有一段历史时期男风盛行。相传是空海大师将这个文化和概念从唐朝带向日本的,此时日本是平安时代。而后在镰仓时代这股同性之风传到了武士之间,甚至在后来的战国时代,群星争霸的格局里大将和他的武士之间也有这种感情存在。一同基督教对于古希腊男人与男人之间感情的改动和约束,日本在后来的明治维新时期为了全盘西化而否定了这种社会风气,以至于在某一段时期谈同色变。

在,《同窗会》中后半段风马与岚进一步向对方靠拢,有过这样的场景,借着暗而不明的打光,武士装扮的风马和岚用定格画面和惹火的浮世绘风格重现了那个时代男同的处于爱欲的迷情状态。这个场景出现了两次,第一次是打算以爱为前提进行更深一步的交流,虽然两人的体位无比惹火恰如浮世绘也曾描绘过的男同之间的性爱,但是在那一刻何尝不是苏格拉底从狄欧蒂玛口中得知的爱之精灵说晓给人们听的关于爱的真谛,为了灵魂的不朽而彼此相爱,追求能跨越此生之束缚而获得永恒真理的境界。

在这个关系里,风马稍年长充当“情人”的角色,岚年幼又恰好是青年的年纪,充当“爱人”的角色。从岚对风马一见钟情(这个时候还是皮相的爱),到风马被其引诱发生关系。做完之后岚为了不让风马走而让风马帮助他解数学题,其实以岚的成绩数学题不在话下,但以此为开始之契机,后续风马在有建筑上往来的岚的学校里照顾岚并辅导功课,身心完全贴合而朝着彼此都向往的生活迈进。

虽然是一个挽留所牵扯出的情感大戏,时不时文艺腔调冒出的思想上的闪光。虽然上升到哲学的高度有点困难,但是其体现的以肉欲为引(苏格拉底并不是批评肉欲,只是认为这是最低级的爱)以灵魂的碰撞交流和深层次发展为最终目的的行为还是让我看到了至高的爱的存在。

岚对于风马的坚定从眼神中也可以得知

风马、岚、中:阿里斯多潘的爱之创世

在这三个纠缠不清且有肉体联系的人之间,岚爱着风马,风马爱着阿中。岚最后因为编剧狗血而未能实现与风马长相厮守的约定,阿中最终选择了默默坚守、贤妻良母型变了性后的阿潮步入婚姻殿堂。这三个人有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是gay的风马,双性恋的岚,和从形象到身心都是个直男的阿中,最后都选择了同性之爱这条道路(潮是为了得到阿中的爱才变性,虽然不知道在他的性别认同里把自己定义为男性还是女性)。在阿里斯多潘对爱的论述中讲述了一个人之由来的故事。

从前的人和现在的人不一样。从前的人本来分为三个性别,不像现在只有两个性别。在男人与女人之外,从前还有种人不男不女,亦男亦女。这第三类人现在已经绝迹了,只有名称还保存着,就是所谓的阴阳人,他们原来自成一类,在形体上和名称上都是兼具阴阳两性的。
此外,从前人的形体是一个圆形的东西,腰和背部都是圆的,每个人有四只手,四只脚,一个圆颈项上安着一个圆头,头上长着两副面孔,一个朝前一个朝后,可是形状完全一模一样,耳朵有四个,生殖器有一对,其他器官的数目都依比例加倍。

因为够早的原因,人类妄想挑战神的地位。宙斯就把人剖开成了两部分,两半彼此思念而抱在一起直至死去。一方死了另一方就到处寻求配偶。宙斯之后又起了慈悲之心,把人的生殖器移到前边。在这之中,剖开阴阳人分成男女,剖开男人而成为两个男人,剖开女人而成为两个女人,就这样,被剖开的人追求之前的另一半。

用这样来解释同性恋,风马被剖开时定是和男人分开,才有对男人的迷恋。至于岚和阿中用这个思考难免有漏洞,前者被女人伤到后而更喜欢男人,后者本以为七月和唯会是那个可以拥抱起来成为整体的对象,只不过结果表示抱错了而已,也或许是潮才是那个与他剖开的女性只不过在这里生错了性别罢了。

阿里斯多潘对于亲近爱神而两人成为一个整体的希冀是美好的,找一个理想的爱人,而之后就是彼此之间的爱是令人向往的美好的东西。只是后来苏格拉底在他的论述中并没有支持这个观点。

其他的爱的诠释

剧中能达到大爱或者触碰到柏拉图式恋爱的怕只有七月了,身世原因被人嫌弃,与阿中感情不顺,明知道风马对自己可能没有爱只是利用而已,却能在一刻得到神迹感光而全心全意去爱风马这个脆弱的男人。作为女人,她是有欲望的而且肉体的欲望在压抑中得不到释放差点黑化,以至于有了和岚的性爱。但在中间部分,这个女人的成长是迅速的,她感受到风马作为丈夫存在的灵魂的高度和坚韧而觉醒到自己对风马是有爱的,而这份爱无关肉欲只是在他身边感受到灵魂的洗礼就足够了。

其实还有一份爱因为主线故事震撼太大而被忽略了,那就是带着孩子的雪依和失去妻子的老师的忘年师生恋。老师本将雪依看作是自己的女儿,而雪依在一开始本和克茂会有进展,结果编剧中途收笔,扔下一颗比出轨更大的炸弹,就是把雪依配给了老师。币原老师作为金句缔造者和智者的形象,从一开始在这同窗会中德高望重,参加师母的葬礼也是剧作开始阶段的一个重要的发展。雪依从上学便得到老师的照顾,而真正意义上讨论性爱的在一起之后更像两个人的依靠。虽然《会饮篇》讲的是男人之间的情人照顾爱人、爱人拥护情人的行为,并未谈过任何男女之间会出现这样的行为。但在这一刻,即使雪依笑着吐槽老师的性能力,内里还是依靠的幸福。

至于没有的一星,大抵是对于男性特别是以作为主角的风马为代表的男同的挣扎为话题却用了个无比drama的皮,更借由此铺开了一份挑逗感官的网,人物撕起来又和好还是靠霓虹所特有的嘴炮和相互理解。没能掀起具有时代意义和反响的大火花,只是成为茶余饭后的话题之作和私人谈资。

风马啊风马,爱是太难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同窗会的更多剧评

推荐同窗会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