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太冷的杀手没有同类

怀疑自己得病了
2018-07-12 23:16:24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如果要说的简单一点,这部电影叙述的故事很是清楚易懂;一个不太冷的杀手杀不了人。 影片一开始,黑白画面里面人头攒动,聂隐娘隐藏在暗处伺机而动。倏忽一跃而起,手起刀落,被刺之人在马上跌落。没有太多的特技,仅仅是一个慢镜头。一如道姑娘娘说的,“如刺飞鸟般容易。”一个刺客的形象呼之欲出。一刀毙命,毫不留情。 可是下一个场景便推翻了聂隐娘作为刺客该有的形象。在横梁上暗中观察,可是在最后的关头收手。大全景当中,刺客一步一步爬上道馆。面对师傅的责问,回答的言简意赅:“见大僚小儿可爱,未忍心便下手。”这个时候才发现原先那一幕关于小孩蹴鞠的场景并非没有任何含义。看似无聊的聂隐娘的视点镜头里面,每一件事物都可以引发刺客的感情变化。即便这种变化极度隐忍,几近于无。 想起了一部电影,一个中年男人带着一个十二岁的小女孩东奔西跑,死里逃生。中年男人和聂隐娘是如此相似。同样是杀手,同样不太冷。 场面有黑白变为彩色的时候故事脉络开始浮现,聂隐娘的下一个任务开始出现。刺客潜伏在横梁上,帷幔后,夜色里。看见本该和自己喜结连理的男人权倾朝野,声色犬马。 没有任何的画外音暗示刺客内心所想,导演别具心裁地用一个又一个固定机位拍摄丝绸上面流连的光与影,以及光影交错中看不清面容的刺客。大概是很悲伤的一个人。可是习惯了不动声色,所以面上永远是无波无澜的表情。 到了最后,刀刃架在了应死之人——也就是自己表哥的脖子上。可是聂隐娘持着兵器的手放下来。明明是这样重大的一件事情,却像是吃饭喝水一样平常,没有任何的特写和背景音乐渲染氛围。 最后刺客回复师命,任务失败,说的冠冕堂皇的借口没有办法让任何人相信。所有的观众明白,不太冷的杀手放弃了自己的任务,没有办法下手杀人。 可是,如果讲述仅仅是这样的一个故事,导演似乎根本没有必要运用一个又一个固定机位的大全景,没有必要在人物之间少得可怜的对话上面花费太多时间。与之相反,完全可以删除一些看起来略显乏味的场景,增加一些动作场面。就像以往的无数动作电影一样,厮杀之中手起刀落,快意恩仇。 可是导演没有。如果这样做了,导演也不会是侯孝贤。 那些看起来没有任何矛盾冲突没有任何可以吸引眼球的场景,大都是刺客聂隐娘的主观视点镜头,在这一系列镜头里,观众可以看到本该和刺客白头偕老的人已有家室,儿女绕膝。镜头之外的聂隐娘茕茕独立,孑然一身。将父亲一行人从险境中救出后,导演用一个又一个大全景点明刺客经过的地点;一望无际的萧瑟荒草中,漆黑一片需要用火把引路的洞穴里,一个又一个陌生的村庄中。而与此相对应的,儿女绕膝的田季安在暖色调的舞台上眉目传情,纸醉金迷。 没有人会忘记公主娘娘讲述的那一段青鸾舞镜的故事。没有同类的不仅仅是青鸾,还有失去一段良缘的刺客本人。 公主娘娘教授琴艺,而聂隐娘最后成为武艺高强的刺客。道姑娘娘教授剑法,可是聂隐娘面对自己爱人却下不了手。在柔弱于刚强之间,刺客始终是摇摆不定,举步维艰。不属于公主娘娘那一类人,和自己师傅也没有办法完全心意相通,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游离于所有关系的人、没有同类的人。 从这一层不怎么明显,需要再三思考才能得到的观影体验来说,侯导演绝对是名副其实的大事,《刺客聂隐娘》也是一部非常好的电影。一个又一个看似无关痛痒的大场景和固定机位讲述的不单单是一个不太冷的杀手不愿意杀人的故事,更是一个孤独的人没有同类的故事。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刺客聂隐娘的更多影评

推荐刺客聂隐娘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