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来世再爱?还是此生不负?

世外惆怅客
2018-07-12 22:43:00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白夭夭,“第一个百年,我站在九奚山上,日夜难寐,看着满山白雪,我生怕一眨眼就错过他的身影。 第二个百年,我潜心修行,我想如果我能修成正果的话,我就可以上天入地,用我的法力把他给救回来了。 第三个百年,我游历了大江南北,心里想着,如果有他的陪伴,是怎样的光景。 ………… 第十个百年,直到我看到他的那一刻,我心里别无所求,什么奢望都没有了。” 许宣,“我记不起她的模样,甚至连她的名字,也忘得一干二净。但我心底痛却是那么的真实。整颗心就像被掏空了一样。”

无论是紫宣还是许宣,他所想捍卫的太多,既要不负天下苍生,也要守护与夭夭一世的爱。太难了啊,争来斗去也逃脱不了天命,想要逆天改命谈何容易,总要免不了的牺牲。夭夭最后悟出了真爱不仅仅拘泥于一世的相守,所以她愿意自我牺牲成就许宣。可许宣这个完美主义者看清了既然不能鱼和熊掌兼得,那就牺牲自己。许宣从始至终都是护妻狂魔,他愿意将一切的苦难都自己扛,但夭夭就从来没让他省心。早年里夭夭是贪玩不谙世事,后来是为了在乎的人(许宣,小青,法海……)愿与天地争斗。许宣在夭夭进去雷峰塔镇塔前说,“桃花林开,西湖水干,雷峰塔倒,我都会守在雷峰塔,等你出塔。”可他最

...
显示全文

白夭夭,“第一个百年,我站在九奚山上,日夜难寐,看着满山白雪,我生怕一眨眼就错过他的身影。 第二个百年,我潜心修行,我想如果我能修成正果的话,我就可以上天入地,用我的法力把他给救回来了。 第三个百年,我游历了大江南北,心里想着,如果有他的陪伴,是怎样的光景。 ………… 第十个百年,直到我看到他的那一刻,我心里别无所求,什么奢望都没有了。” 许宣,“我记不起她的模样,甚至连她的名字,也忘得一干二净。但我心底痛却是那么的真实。整颗心就像被掏空了一样。”

无论是紫宣还是许宣,他所想捍卫的太多,既要不负天下苍生,也要守护与夭夭一世的爱。太难了啊,争来斗去也逃脱不了天命,想要逆天改命谈何容易,总要免不了的牺牲。夭夭最后悟出了真爱不仅仅拘泥于一世的相守,所以她愿意自我牺牲成就许宣。可许宣这个完美主义者看清了既然不能鱼和熊掌兼得,那就牺牲自己。许宣从始至终都是护妻狂魔,他愿意将一切的苦难都自己扛,但夭夭就从来没让他省心。早年里夭夭是贪玩不谙世事,后来是为了在乎的人(许宣,小青,法海……)愿与天地争斗。许宣在夭夭进去雷峰塔镇塔前说,“桃花林开,西湖水干,雷峰塔倒,我都会守在雷峰塔,等你出塔。”可他最后还是不得不食言,因为他要帮夭夭减轻魔气的侵蚀,修复她的灵珠,护她在塔内平安。如此多年想尽一切地解救夭夭,扫除她周围一切的危险,然而却满头生白发,修为气数所剩无多。他最后拼死一搏终于赢来夭夭的出塔,却又再次违背了诺言。在他消散的那一刻,内心念道,“今后没法,望娘子一切安好。”于是消散了。桃花林开了,西湖水干了,雷峰塔倒了,夭夭出来却再也寻不见许宣的踪影了。夭夭在西湖断桥上等了七天,仍没等到该来的人,遂投湖自尽了,她最后说,“今生的约定,来生莫要辜负。”可临了一个画面是夭夭哭累了蹲在桥头,许宣回来了,撑着伞来接夭夭了。这里我就搞不懂了,这一幕只是为了安抚观众吗?还是另有深意?

0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天乩之白蛇传说的更多剧评

推荐天乩之白蛇传说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