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邀之蔡澜篇

顾华
2018-07-12 21:11:55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十三邀》自开播以来就开始追,不过没有固定播放时间,所以有时发现出了新的一集,心中便是一阵欢喜。到现在第二季已经播完,断断续续两年时间。看到评论说许知远作为主持人常常尬聊,且以自我为中心,想把别人纳入自己的思想体系。这些对我来说根本不在乎,我在乎的是能否在对谈之中出现让自己惊艳的思维碰撞。别人可能喜欢罗振宇和马东的两集,因为产生了许多的话题。这两集固然是精彩的,许知远常常处于下风,但我想这精彩背后除了两人深厚的学识,是否有两人经常面对镜头而锻炼的熟稔与克制。我是比较喜欢西川这集,因为他们谈论诗歌,而我偶尔也写些自认为诗歌的句子自娱自乐。不过我这次要写关于蔡澜这个七十多岁老人的这一集,因为在无聊之余,脑中突然闪出许多关于这集的画面,于是我又看了一次,写一点自己感受。

在之前,关于蔡澜我仅知道这个名字,那还是上学时读一本金庸的传记。金庸、蔡澜、倪匡和黄霑四人并称“香港四大才子”。说句题外话,四人在各自领域都很有成就,但一旦并称,更容易让人记住,有点“人多势众”的感觉。如今常见媒体所封“几大才子”等称号,大多都是虚有其名。两人在聊天时也聊到了这个话题,蔡澜直言只有金庸才是

...
显示全文

《十三邀》自开播以来就开始追,不过没有固定播放时间,所以有时发现出了新的一集,心中便是一阵欢喜。到现在第二季已经播完,断断续续两年时间。看到评论说许知远作为主持人常常尬聊,且以自我为中心,想把别人纳入自己的思想体系。这些对我来说根本不在乎,我在乎的是能否在对谈之中出现让自己惊艳的思维碰撞。别人可能喜欢罗振宇和马东的两集,因为产生了许多的话题。这两集固然是精彩的,许知远常常处于下风,但我想这精彩背后除了两人深厚的学识,是否有两人经常面对镜头而锻炼的熟稔与克制。我是比较喜欢西川这集,因为他们谈论诗歌,而我偶尔也写些自认为诗歌的句子自娱自乐。不过我这次要写关于蔡澜这个七十多岁老人的这一集,因为在无聊之余,脑中突然闪出许多关于这集的画面,于是我又看了一次,写一点自己感受。

在之前,关于蔡澜我仅知道这个名字,那还是上学时读一本金庸的传记。金庸、蔡澜、倪匡和黄霑四人并称“香港四大才子”。说句题外话,四人在各自领域都很有成就,但一旦并称,更容易让人记住,有点“人多势众”的感觉。如今常见媒体所封“几大才子”等称号,大多都是虚有其名。两人在聊天时也聊到了这个话题,蔡澜直言只有金庸才是大师,这个“四大才子”说法是胡说八道,可见对金庸的佩服。面对李敖对金庸的批评,蔡澜的辩护则相当高级,说无论一个什么人,别人总会找到一个地方说不好,这样才会像一个真实的人。而他与金庸的相识是在邵氏公司,为了买版权。

蔡澜的父亲就是一个诗人,从小父亲会根据他们兄弟姐妹的兴趣买大量的书给他们读。也会身教,要准时,守诺言。所以当两人见面时,许知远说自己晚了,表示道歉,蔡澜则言为了准时,是自己来早了。自己十几岁写文章批评了父亲的诗,不知道那是父亲的笔名,让父亲很生气,而自己躲在一觉偷笑。批评是因为父亲的新诗是押韵的,而父亲是喜欢古诗的,但为了突破,所以写押韵的新诗。同时也回忆了许多父亲相交的文人,其中他们家的邻居是郁达夫。

蔡澜十几岁就到日本留学,又是一个文人,所以对日本作家有所褒贬。谈到大江健三郎,说其人不自由,不潇洒,其作品太晦涩。谈到三岛由纪夫直说自己不喜欢,一是因为军国主义,一是其作品有一种变态的美。谈到村上春树是说其人很浅薄。这些褒贬则来自于阅读,蔡澜说看多了就会批评。而对自己的作品则说是洗手间文学,易读,许知远补充说延续了明末小品文。

蔡澜十几岁去日本留学是学习电影,回香港后在邵氏担任要职,期间见证了很多成龙的商业片,并直言在邵氏时人最有野心。谈到了许多导演,比如李翰祥,胡金铨,还有张彻。说到张彻与邵逸夫的一个故事,张彻成功之后想自己拍片,于是邵逸夫给钱投资并放手,并有一个君子协定。张彻最后失败了,回到邵氏为邵氏拍了19部电影。说张彻是一个玩政治的人,也是一个文人。文人则需要反叛,这个反叛就是刚才的故事,遵守诺言并付出代价。而对邵逸夫则说其是一个不断努力学习的人,但同时坦言其不懂拍文艺片也可以赚钱,只拍商业片。蔡澜说自己是一个文人,对艺术有良心,但同时要对老板有良心,对人有良心,因为电影是一个集体的创作,如果有很强的的个人主义,最好不要拍电影,而写作是一个人的事情。还提到了日本的黑泽明,说日本人不喜欢黑泽明,因为黑泽明是洋派。

对谈的过程,蔡澜对许知远的两个问题有刻意的回避和岔开话题,其一是当蔡澜说自己少年时喜欢读厚书,晦涩的书,比如《战争与和平》等时,许知远则问现在作为一个享乐主义者,是否是对青春的背叛?其一是蔡澜说吃吃喝喝才能平衡,现在的自己已经不失衡了,只有快乐的一面,许知远则问读圣贤书所谓何事?享乐是对现实的逃避还是反抗?许知远问问题总是这么直接,用词很重,比如“背叛”,也许是被别人诟病的原因之一。蔡澜作为一个文人,自然有自己理想,说自己也做过很多事情,但做完了就去做别的事情,二者之间不冲突,如果一个人可以改变,也愿意去抛头颅洒热血,但最后发现自己没有力量去改变,只能逃避了。蔡澜是悲观的,认为很多事情其实解决不了,而许知远则相对乐观,认为可以解决一部分。

当两人谈到中国文人时,说中国文人似乎都生活在过去,崇拜失败。谈到中国文化时说中国文化不自由,华人很压抑,因为自由很痛苦。中国人不喜欢谈论死亡,也是一个不成熟的地方。蔡澜说自己会研究这个问题,读过很多关于死亡的书。说信任消失只最大的损失,使人都很疲惫。说香港人是一个功利的心态,而香港文化是一种流亡文化。这些看法源于旅行,旅行可以认识不同的风味,看别人怎么生活,有一种抽离感,看问题比较清楚。以他自己的经验来说,拉丁民族最快乐,墨西哥有自己的死亡节,像狂欢节一样。现在的自己是把快乐带给别人,看事情只看好的一面,不看坏的一面。年轻时也不愿意沾染生意,认为那是铜臭,后来做生意了,蔡澜的解释是生意是活生生的意思,而奸商是商量之后你愿意才奸,是最民主的。

两人还聊到了很多,比如对手机的看法,许知远认为手机是一个新的牢笼,不自由,而蔡澜说自己不认为是它就不是。这是一个想得通想不通的问题,更是一个敢不敢想的问题,因为很多人关在笼子中太久了。谈到cosplay时,蔡澜说有爱就行,上一辈的人都不看好下一代。

蔡澜说很多事情都是练习的结果,脸皮厚了,就不会害羞了,而这个话题是谈论交女朋友时说到了,并说了一个绝招,那就是丑女照杀,杀多了就会了。

两人聊天的地方都在菜市场或饭店,蔡澜的办公室就在菜市场,因为那里有烟火气,有生活,像人。我在想,这才是一个活明白的人,一个活通透的人。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十三邀 第二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十三邀 第二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