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

panax
2018-07-12 14:34:45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纵你衣着光鲜仍被冷眼相待,千夫所指;任你深陷牢笼却被由衷崇敬、默默祈福。无关财富,只关乎善良。

我觉得本片之中,导演并不是想批判什么,而是通过一个故事向我们提出了一个问题:什么导致了这个故事的发生?看完之后我便想通过写点什么来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于是就有了这篇文章。 从整部影片来看制度的存在一直在阻碍着人生存,医疗制度导致了医疗费用的高昂,专利制度导致了药物价格的昂贵,暴力机构的执法制度致使法高于情的判罚屡屡发生,奈何法本身便是对情的约束,源自于情,又如何能违背情的初衷呢。但客观的来说这些制度已经足够优化,拿专利制度来说。世界上目前具有开发新药能力的国家屈指可数,并且每一款新药想要得到公众认可都必须经过美国FDA标准的检验,曾经看过一个比较通俗的说法解释FDA的标准:“三个十”。十年开发周期,十万人次试药,耗资十亿美元,可能有些不够准确,但也反映出了开发新药的艰难程度。开发一款新药,从生物基础科研中选择药物靶点,到化合物的合成筛选,到动物实验,临床一期,临床二期,不知道有多少药物中途夭折,不知道有多少医药公司因此倒闭,而这些研发人员医药公司难道只是因为单纯的利他主义,造福社会,便投入巨额资金,承担巨大的风险么?大家心里都有数,显然不是,他们冒险开发新药的原因是新药能赚钱。关于药物公司赚取高额利润与病人缺乏支付能力的矛盾冲突很早就发生过,于是乎便有了仿制药的出现。对于开发出新药的医药公司他们有一段时间的专利保护期,在保护期中任何国家和地区不允许仿制和出售此类药物,为了回收成本和盈利,新药的价格往往很高,等到保护期结束之后其他国家才有权利仿制此类药物,同时注意一点仿制药并不是新药原版的复制而是针对相同靶点的类似化合物,只不过仿制药的临床试验周期和资金消耗有所减少,毕竟效果已经得到了新药的认证,再考虑市场竞争的因素,专利保护期结束之后,药物的价格便会大大降低了。也正是这种制度的存在才保证了药企能继续开发新药,同时也保证了药物的安全与有效。剧中张长林这个角色大概便是导演展示给我们若是没有专利制度,仿制药泛滥的后果吧。所以说医疗制度和专利制度并没有问题。而剧中的格列宁便正式在专利保护期中印度工厂弄出的仿制药,所以才被医药公司坚决抵制。从这个角度来看医药公司便也没那么面目可憎了。 再来谈谈暴力机构的执法制度,观影时我一直在想若是警局局长能和曹彬一样站在勇哥一方结果会不会很好。影片结束后我才发现这种思想很危险。不得不佩服导演的技巧,层层铺垫将我们带入了病人的视角,不知不觉的我们便开始与固化的、我们曾经坚守规则相对立。无论是什么形式警民相护总是很危险的吧。想想传销组织为什么不会被当地警察抓。更深层的说人这个社会性群体中不会存在纯粹的利他主义者,而每个人都是不同程度的利己主义者,所以说完全以救助他人为目的、存在潜在高利润、涉及不同阶级的市场交易链是行不通的。再来谈一谈为什么局长和曹彬同处暴力机构之中但会有截然不同的观点吧。这就不得不提到官僚主义了,在现今的体制之下高管可能都会脱离基层吧,不去考虑操作过程和缘由,只要求手下人完成任务,这便是许多官僚的共性了。相信在观影过程中大家都会对局长恨的咬牙切齿,可能这也是导演在剧中唯一想批判的吧。 之后我们再来看看主人公勇哥,在剧中他经历了四个个身份的转变。从离婚潦倒、上有老下有小的壮阳药店主,到投机倒把、一夜暴富但良心未泯的仿制药贩子,再到金盆洗手,奴颜婢膝的纺织厂老板,最后到自掏腰包、一切为别人着想的大圣人。第一次转变很好理解,父亲抱病,孩子无力抚养,面对暴利铤而走险,这便是人之常情了。我觉得要想搞清楚后两次转变可能需要先分析一下勇哥的性格。首先一定的大男子主义,因为他经常打老婆而且总想让孩子留在自己身边。其次文化素质较低也就导致了发财后的暴发户形象,酒吧拿钱砸逼男服务员跳钢管舞这件事展现的淋漓尽致。(在这里不得不再次称赞导演的功底,用天马行空的几件小事,便完成了人物性格的勾勒。)最后一点便是他的善良,相信看过电影的人一定不会怀疑这一点。那么便来看看他的第二次转变,他退出的最主要原因是因为他不是病人,没有切实需求,所以他在赚了足够多钱并且在张长林许以重利之时选择了激流勇退,还有一点他害怕被抓,而这种害怕被张长林利用,我们有理由相信张长林预言的警察临检,可能就是他为了吓唬勇哥自导自演的一出大戏。他成功了,勇哥怕了,退了,他获得了想获得的一切,但是面对巨大的利益,他失去了理智,一步步抬高药价,最终走向了自我毁灭。再来看看最后一次转变,我本怀疑电影艺术加工的美化程度过高,世上不存在这么好的人。但事实上我错了,我过于偏见,过于狭隘了。现实生活中,勇哥是有原型的,“药神”陆勇曾经无偿帮助其他病人从印度走私仿制药,被告上法庭。其实剧中导演想交代的很清晰,吕受益的病危让勇哥再次踏足印度去为他买药;吕受益的死让勇哥下定决心无偿帮病友们买药;而黄毛奋不顾身的赴死,让勇哥预感到了自己即将被抓,他想用自己最后的时间为病友们做点什么,于是他自掏腰包,于是他开始向外省卖药,即将被捕之时他坚定的驾车横亘在警察与病友之间,当他被从车上押解下来他的眼神是快乐的,因为多送出去一瓶药就可能多一个人活下去,然而现实是残酷的,没有一个人得以逃脱,那一瞬勇哥的眼神充满了绝望。 如此观之,制度没有问题,制度执行没有问题,药贩子也是好人,那问题出在哪?作为一个根正苗红的理科生我不大了解社会科学,但我知道真正的答案就在其中,便按个人想法妄下论断了。影片中张长林的一句话概括的很好:“世界上只有一种治不好的病,那便是穷病。”在现今社会阶级固化的情况下,很多制度是为富人阶级服务的,富人阶级可能会很享受药物的专利制度;但对于中产阶级及以下,专利保护期无疑是灾难。所以说现在是存在阶级矛盾的,科学界前沿只被少数人理解掌握,并为少数人服务,更多人得到的服务是滞后性的,低效性的。关于这一点有兴趣的人可以在未来几年了解一下靶向药的情况,可以说靶向药对于治疗缓解特定位置癌症是切实有效的,只要有足够多的钱,癌症未必不能治好,但是更多癌症患者接触的还只能是痛苦的放疗化疗,何其无奈。关于这点怎么解决,我也不知道,希望有大佬可以给我解惑。 电影是光与影的艺术,本片中我印象最深的镜头便是吕受益死后去祭奠,和勇哥被运往监狱时两次病人目送的对比,看到片子的最后我真的没有办法控制自己,泪如雨下。纵你衣着光鲜仍被冷眼相待,千夫所指;任你深陷牢笼却被由衷崇敬、默默祈福。无关财富,只关乎善良。 写到这里正经的影评就结束了,下面我想讨论一些形而上的东西,欢迎来交流23333333。首先是两个问题。人为什么要活着?面对治不好的病,病人为什么还要苟延残喘的活着?我想先给出我的看法,可能有些过于偏激,欢迎来辩,但不喜勿喷。比尔·香克利曾说:“足球无关生死,但是足球高于生死。”但但在每个人的心中却是没有什么可以比自己的生存更重要。假使抛开人的社会性和由于高等大脑产生的诸多欲望,人不过也只是脊索动物门、脊椎动物亚门、哺乳纲、真兽亚纲、灵长目、类人猿亚目、人科、人属、智人种的一个生物物种而已。忽略一切精神和情感层面,只考虑人的自然性的话,人来到这个世界的使命和其他大大小小的生物一样,出生,保证自己活到生殖年龄,生殖,死亡。这便是人作为一个生物物种的毕生使命了。孔圣人曾说:“食、色,性也。”简单来说,食便是生存,色便是生殖,生存和生殖便是人的天性了。所以说单纯从生物学意义上来说,人活着便是为了将自己的基因得以延续(更详细的观点,安利自私的基因这本书)。或许有的人不能接受,觉得过于粗鲁,过于肤浅,那好现在再考虑人的社会性。首先人这个物种的战斗力并不高,无爪牙之力,也无筋骨之强,所以说人为了生存选择了利他主义很强的,以血缘为纽带的生存方式。从未有那个物种对于下一代的照顾程度能超过人类。那么当一个人完成基因传递使命之后,接下来的任务便是保证自己的子孙能顺利完成基因的传递了(其实用这个作为内核,去理解家长的行为,比如给你买房,催你相亲就很好理解了,毕竟是属于生物本能的)。那么当一个人失去为基因传递作出贡献的能力之后,是不是可以说从生物学角度来讲他便失去了继续生存的意义?这就涉及到了第二个问题。片中吕受益是自杀过的。足以证明从病人自己的角度,他已经找不到自己继续存活下去的动力。那么什么使他继续活下去,继续接受治疗呢?之前曾给人的生存方式下了定义:是强利他主义的,维持这种利他主义的起初是为了更好的生存,到了现如今便是道德约束了。你可以不想活,但是你的亲人不能让你不活。对于无望治好病人生命的延续,完全便是处于强道德约束下的利他主义了,很难说是否具有意义了。就写到这里了欢迎来辩。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