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仿游戏 模仿游戏 8.6分

So,what am I ?

廿三扶他林
2018-07-12 12:59:37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该影评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廿三伏特加。欢迎关注。

“现在,警长,该你作出判断了。所以,告诉我……我是什么?一台机器,还是一个人?我(究竟)是战争英雄,还是罪犯?”

“我没有办法评判你……”

“好吧……那么,你什么也帮我不上了。”


上面这段对话,来自于影片《模仿游戏》最后二十分钟里的一个片段。

这个片段,不仅通过“图灵测试”的演绎进行了一次绝妙的点题,同时也借“卷福”之口,替伟大的图灵先生向那个令如今的人们为之羞愧的时代,作出了直击灵魂般的质问。

提起图灵,大家第一时间想到的可能都会是“计算机科学之父”,以及其因“明显的猥亵和性颠倒行为”而被定罪的悲惨人生。

图灵在计算机科学上的伟大,自然是毋庸置疑,但其“同性恋”的标签,在影片——或者是在我看来,却似乎有点过于被世人放大的嫌疑。

影片当中,克

...
显示全文

该影评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廿三伏特加。欢迎关注。

“现在,警长,该你作出判断了。所以,告诉我……我是什么?一台机器,还是一个人?我(究竟)是战争英雄,还是罪犯?”

“我没有办法评判你……”

“好吧……那么,你什么也帮我不上了。”


上面这段对话,来自于影片《模仿游戏》最后二十分钟里的一个片段。

这个片段,不仅通过“图灵测试”的演绎进行了一次绝妙的点题,同时也借“卷福”之口,替伟大的图灵先生向那个令如今的人们为之羞愧的时代,作出了直击灵魂般的质问。

提起图灵,大家第一时间想到的可能都会是“计算机科学之父”,以及其因“明显的猥亵和性颠倒行为”而被定罪的悲惨人生。

图灵在计算机科学上的伟大,自然是毋庸置疑,但其“同性恋”的标签,在影片——或者是在我看来,却似乎有点过于被世人放大的嫌疑。

影片当中,克里斯托弗(图灵的初恋)有说到过,学生时代的图灵之所以受到欺负,是因为他的与众不同。

这种不同,放在天才身上,我们都会往他的思维方式方面去想,但是倘若小图灵只是个一般的孩子,那么很明显,这种不同就只不过是口吃而已。

回想我们自己的儿时,是否也曾由于小伙伴,亦或是自己的一些与众不同(口吃、内向、反应慢,甚至发育偏早)而嘲笑,或受到过嘲笑甚至是欺负呢?


正如影片中的图灵所说,人类之所以喜欢暴力,是由于可以从中获得快感,无论是语言暴力还是行为暴力。

他们给以暴力的对象,在大多数时候,往往会是那些弱小者。但有些时候,则是那些令他们恐慌的对象。

在那个时代,同性恋即是后者。

在人类素质文明还没有发展到一定高度的时候,对于那些不能解释的少数派现象,他们都会产生一种莫名的恐慌感。譬如女巫,譬如同性恋。

于是,他们对这些无法付诸解释的少数派们疯狂地进行压制。于是,他们给他们定罪——尽管在统治者和贵族阶层内部,可以肆无忌惮地允许他们中的少数派存在。

因此,面对如此一个为国家乃至为全人类作出伟大贡献的艾伦·图灵,诺克警探那犹豫不决的回答,所表现的正是那个尚不能平等对待少数派们的悲惨时代。


但好在,无论是在哪一个年代,都会有思想前卫的人存在。

和图灵一同共事的那些数学家,他的未婚妻琼·克拉克,甚至是军情六处的斯图尔特·孟席斯,他们个个都知道图灵的性取向与众不同,可他们却也都个个能够正视这种与众不同。

尤其是琼,她甚至愿意在得到图灵的明确解释之后,依然愿意嫁给他(尽管二人最终并没有结婚)。

而这,就又涉及到了关于婚姻观念的讨论。


早期的婚姻,大约是基于人类财产私有概念的产生而产生。

人类在拥有了个人独自的财产之后,忽然意识到这些财产绝不能在自己过世之后就白白地便宜了其他毫不相干的人。于是,他们需要通过婚姻关系来确定自己的继承人,也就是子嗣。

因此,一开始的婚姻从本质上来说,还是要基于繁衍生息的。

但这一切,在人类的素质文明发展到了一定程度时,开始发生了变化。

正如琼·克拉克和艾伦·图灵一般,他们二人相互喜欢相互吸引,他们在思想上达到了极高的契合度,他们觉得彼此之间待在一起十分地舒服。

他们,用他们自己的方式爱着对方。

那么,既然如此又为什么非要因为区区性取向的问题而就此分开呢?

在这里,我们并不是说性不重要,但是相比于思想上的契合度,我们可以思考的是,究竟是哪一方面更为重要?

关于这一点,我们用不着非得在两者之间分出高低优劣,但是,这绝对是个值得讨论的问题。


事实上,除了以上两个方面,影片还有不少值得讨论的地方。

譬如,天才身边的那些人,究竟有什么作用?

在影片里,我们绝对可以说“克里斯托弗”这台机器完全是由图灵自己一个人完成的。

这故然是为了突出图灵的天才而做出的夸张演义,但却依然能够让我们思考其他的这些数学家们除了给图灵提供一些不经意的灵感之外,究竟还起到了什么作用。

直到我看到,他们为了阻止皇家海军指挥官丹尼斯顿毁掉“克里斯托弗”并开除图灵的那一刻。

诚然,他们的天才不及图灵,但他们的天才却足够让他们可以理解图灵——并且是在常人可以理解他们的情况下。

于是,他们的存在,大概就是为了能够从那些“野蛮人”的手中,保护好真正的天才的存在。


另一个值得讨论的方面,在于人道主义的最大化。

当“克里斯托弗”首次破译了“英格玛”时,“拯救少数人还是牺牲他们从而拯救更多人”的问题摆在了这些天才们的面前。

在《复仇者联盟3》中,可爱的超级英雄们无一不是选择了“一个都不能牺牲”的理想状态,但他们最终却一一败在了灭霸的手中——并且还搭上了半个宇宙的生命。

关于这个问题,在此我们不下定论,但有一点绝对值得思考:

面对灾难时,如果我们足够强大,那么可以选择拯救所有人,可当我们没有那么强大却又不得不作出选择时,是否可以更为谨慎一点?


有一件事情很有意思,那就是在许多关于这部《模仿游戏》的影评里,大家似乎都十分热衷于指出影片中各种与历史有出入的细节。

例如,“克里斯托弗”其实应该叫“Bombe”。

例如,真实生活里的图灵其实EQ不低,反而是个挺受大伙儿欢迎的家伙。

例如,休·亚历山大事实上并没有和图灵争夺过主管权,而且一直关系不错。

例如,……

没错,这些或许都是事实,也都很有趣。

然而,有一点我想说的是,这是电影,不是纪录片。


很多影迷朋友在观看历史题材或者人物传记类的电影时,往往容易走进对着史实钻牛角尖的误区。

但就我个人而言的话,一部不错的影片,一部有趣的影片,其意义绝不仅仅在于还原故事本身——不然的话,还要编剧干什么?

在我看来,一部好电影的存在意义,是引起人们对于一些问题的关注,并激发他们对于这些问题的思考和讨论。

正如,我刚刚所做的一样。

完。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模仿游戏的更多影评

推荐模仿游戏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