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偷家族 小偷家族 8.7分

看不懂是枝裕和的都是伪文青

相交的线线
2018-07-12 12:45:10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孜孜不倦地在“家庭”题材里不断探索、拓展、深入,并以艺术的语言将这一题材表现到极致,当今导演里,是只有是枝裕和才能做到的事。

世界观决定艺术家的品格。在是枝裕和镜头对准的一个个小家庭背后,是他心底对人类大世界的深情关注。

原以为戛纳评委们会在他的家庭叙事里审美疲劳,没想到这一次的《小偷家族》,他在重复里不断丰富,让大家惊喜又信服,“小中见大”的循环往复永远可以更好。

走出血缘的亲情

《如父如子》两个家庭被迫在情感与血缘之间抉择,最后出于自私的基因,换回了亲生儿子。《小偷家族》则从一个假设开始。

当寒冬里瑟瑟发抖的小女孩友里从路边被抱回来,你看到奶奶、爸妈、女儿、儿子,一家人挤在一起吃饭、说笑、打闹、睡觉,房子又小又乱,日子过的清苦,关系却很亲密。温馨家庭的一个个日常告诉你,这个家无比真实。接着你慢慢发现“这是一家人”的假设是错的——“这家人”并没有血缘。后来你又意识到他们之间的亲情是真的——“如果亲情可以选择就好了”,在这个假设的背后,你渐渐看清,彼此付出过真感情、给予过真温暖的就应该叫做亲情。

“你妈妈好吗?”

“好,她买衣服给我。”

“那你身上为什么这么多伤。”

友里沉默。

家人之间的伤害总是很隐秘,《无人知晓》中的“遗弃”、《小偷家族》里的“虐待”、“家暴”,在现实中,这样的社会新闻从来都不曾淡出过我们的视野。而曝光的是少数,在最寻常的屋檐下,尚有很多家人以亲情的名义行使着伤害的权力。

还有些伤害甚至连“施暴者”都不自知。初支奶奶的“孙女”亚纪的故事,是枝裕和似乎有意讲得模糊,但看得出,她逃离自己殷实的中产家庭,其原因是父母对妹妹偏心。在豆瓣小组、在微信公众号的留言、在新浪微博的评论里、在我的身边,我都发现了一个不小的群体,一群控诉亲生父母的孩子们。他们认为自己并未真正做错事,却长期受到心灵上的虐待——家长们以为不足挂齿的语言暴力或者冷暴力。这些伤害普遍存在,但是还未被主流社会定义为”伤害“。在儒家的话语权之下,父母对小孩略施拳脚、谩骂、不理睬都不算什么,只要给吃给穿,小孩就不能“不孝”、“不懂事”、“不知感恩”。

如果你为我买一件新衣服之后在我身上留下伤痕,我应该对你感恩吗?

当电视上出现官方寻人启事的新闻,友里选择留下来。

“真正的爱不是说着爱你伤害你,而是像这样。”像安藤樱饰演的“母亲”信代一样将幼小的你紧紧地抱在怀里。

真正的爱你不是说着爱你伤害你,而是像这样

如果说《如父如子》向我们抛出了情感与血缘的两难选择,并且说出了大多数人的选择,那么这一次,是枝裕和又往前走了一步,直接让亲情走出了血缘,让我们看到另一种选择的存在。

每个人都有两个名字

自己选择了家人,人生有了奇妙的转机。是否就意味着不必挣扎了,豁然开朗了?

”小偷家族“最美好的一天,一家人一起去了海边,蓝色的天空和蓝色的海水疗愈了各自的痛楚,他们兴奋地奔跑、跳跃。岸上的初支奶奶却对“妈妈”信代说,现在这样很好,但长久不了。

奶奶死后,虽然一家人都坚守着“我们是一家五口”的谎言,但更多的秘密还是一一揭晓:柴田与信代一起杀了对信代家暴的前夫,亚纪做援交女“恶毒”地用了自己妹妹的名字,初支奶奶出于报复和补偿心理长期向前夫与小三生的儿子骗钱,亚纪知道初支奶奶邀请她同住另有私心,祥太受伤住院一家人却抛弃他准备逃跑。

人性从不是那么简单,原生的家庭伤痕累累,自选的家人也非尽善尽美。

在警察局里,“小偷家族”每一个人都被叫出原来的名字,在警察眼里,他们是偷盗、拐骗、利用别人的在社会底层抱团取暖的人。但对弱小无助的友里来说,他们是对她伸出援手的人,是慷慨地分出糊口的速食面、喂她他们唯一愿意用钱买的薯饼、发现她爱吃面筋并留给她吃的人,他们是友里画笔下的在海边玩着“Jump”的家人。

jump

据说,《小偷家族》韩版海报用的是一家人在海边的画面,这与韩剧的唯美主义倾向吻合。而日剧对人性的描写从来都大胆和坦诚,剧中人常有“两个名字”,“双重身份”。《昼颜》里的“利佳子”在工作日的下午化名“昼颜”、《四重奏》里的“卷”本来姓“甲乙女”,《小偷家族》的“亚纪”在援交工作中用妹妹的名字,友里说喜欢“Lin”这个新名字……换个名字,人生转场。

信代为了柴田一人独揽了杀夫罪名,亚纪的“报复”家人方式伤害的是自己,初支奶奶骗钱不是为了钱。自私又无私,恨人亦爱人,与恶交锋也不失善良。芸芸众生,我们大多数人与他们一样,不过是做过坏事的不很坏的人。

我可以教你的事

“如何教”是父母养育孩子过程中一直思考的事情。

“为什么教他偷窃?”教孩子偷当然是最无法让人理解的事。

“除了偷,我不知道能教他什么。”柴田的回答真是大实话,他已经将自己看作祥太的父亲,尽管祥太一直叫不出口,他总是催促祥太叫自己“爸爸”。身为“父亲”,他的人生充满了失败、贫穷、落魄,“偷盗”成了他唯一可以传授的“技能”。他一点也不称职,无法为孩子提供像样的生活,祥太白天出去偷窃,晚上睡在黑暗的柜里,他吃着没营养的速食面,头发长长的在街上晃,他喜欢读书、思考、提问,却被剥夺了上学的权利。

超市拍档“父与子”

他接受了友里这个妹妹,并接受了柴田带友里一起偷盗的理由——“让她因对这个家有贡献而有存在感”。他承担了教妹妹偷盗的责任,直到被便利店的老爷爷发现。老爷爷递给了他两个冰棒,告诫他“不要教妹妹偷窃”。他带着友里落荒而逃,开始思考柴田所说“在物品还没有属于某个人之前”这一关于偷窃合理性的解释。

他明白柴田之教的错误,也明白“教”的意义,终于为了阻止友里偷盗,他故意以自己偷盗被抓的行为和后果为妹妹“言传身教”。

成长就是明白父母教的不一定是对的,父母都有局限性。

父母也需要成长,承认自己能教的能给的永远都是有限的。

信代在狱中请柴田带祥太一起去探视,告诉他亲生父母的线索。

“我们配不上他,我们都知道。”她对柴田说。

在父子短暂的一晚相聚之后,柴田在车站送祥太回学校,他终于正视祥太已经迈入人生新开始的现实。

“从今以后,我就从爸爸变成了叔叔。”这是一个父亲感人的自知之明。在他追赶行驶的公车的时候,车上的祥太终于自言自语地说出了“爸爸”。这个教过他偷窃以及一系列歪理、教过他懂得青春期自己的身体、教过他生存与温暖的“叔叔”。

当柴里主动从“父亲”退回到“叔叔”角色的时候,他赢得了祥太的尊敬。每个好父亲都经历过可贵的“放手”。


对于“家”,是枝裕和想告诉我们的太多,是《无人知晓》一群孩子等不到母亲的绝望,是《奇迹》男孩对家庭完整的渴望,是《步履不停》母亲对不常回家儿子的盼望……是枝裕和探入千千万万个家,看到家的方方面面,讲述着人间各式各样的艰难困苦。

诺贝尔文学奖的授奖词总是提及作家对人的终极关怀,戛纳影展将最高殊荣颁给是枝裕和也是对这种关怀的肯定。

家庭关系里映照出的残酷现实,是他对世界的清醒认知。复杂人性中迸发出的温暖瞬间,是他对人类的最大治愈。

“比起家,我选择世界!”他早已托付《奇迹》里的航一说出。

人之善恶,家之苦乐。能使人放下痛苦的,似乎只有让心中住进更大的世界。

4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4)

添加回应

小偷家族的更多影评

推荐小偷家族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