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才二十岁 他只是想活命 他有什么罪

我叫于小野__
2018-07-12 12:37:17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2018年7月12日NO.58

章宇 在《我不是药神》里饰演白血病人彭浩 黄毛

黄毛是20岁,在一家屠宰场工作,得了白血病以后,怕拖累家人从农村老家跑出来。和其他白血病人挤在阴暗的一间屋里

黄毛第一次出场,是在程勇和吕受益已经找到卖药的渠道,开始大批量向各个医院售药的时候

他黄色的头发遮住眼睛,嘴角抽着,一脸挑衅,在吕受益面前抢走了三瓶格列宁,一脸狠劲,不知道从哪里来的

一个二十岁的少年,离家多年,工作的见惯了血腥的屠宰场,这里可以想象一下,他以往的生活以往被其他人怎样对待,才练成了这样一幅不怕死的劲去试图保护自己

在陆勇和吕受益从群主思慧那里得到信息,去屠宰场找他还药要钱的第二场戏里,他无所畏惧的在屠宰场里跑来跑去,大块的猪肉带着血腥,上面趴着大大的黑头苍蝇

显然他在这工作许久,面对追赶,身手敏捷跳进生猪圈,穿过腥臭难闻的屠宰场,在路上一脚把一个骑自行车的人踹倒抢到车骑上就跑。被抓后,程勇来拿药,看到了他住的地方,一颗颗把药从其他白血病人手里要回来装进药瓶,才知道,他拿药不是只为了自己。同时也看到了他压在玻璃下的

...
显示全文

2018年7月12日NO.58

章宇 在《我不是药神》里饰演白血病人彭浩 黄毛

黄毛是20岁,在一家屠宰场工作,得了白血病以后,怕拖累家人从农村老家跑出来。和其他白血病人挤在阴暗的一间屋里

黄毛第一次出场,是在程勇和吕受益已经找到卖药的渠道,开始大批量向各个医院售药的时候

他黄色的头发遮住眼睛,嘴角抽着,一脸挑衅,在吕受益面前抢走了三瓶格列宁,一脸狠劲,不知道从哪里来的

一个二十岁的少年,离家多年,工作的见惯了血腥的屠宰场,这里可以想象一下,他以往的生活以往被其他人怎样对待,才练成了这样一幅不怕死的劲去试图保护自己

在陆勇和吕受益从群主思慧那里得到信息,去屠宰场找他还药要钱的第二场戏里,他无所畏惧的在屠宰场里跑来跑去,大块的猪肉带着血腥,上面趴着大大的黑头苍蝇

显然他在这工作许久,面对追赶,身手敏捷跳进生猪圈,穿过腥臭难闻的屠宰场,在路上一脚把一个骑自行车的人踹倒抢到车骑上就跑。被抓后,程勇来拿药,看到了他住的地方,一颗颗把药从其他白血病人手里要回来装进药瓶,才知道,他拿药不是只为了自己。同时也看到了他压在玻璃下的一张黄毛在老家的全家福,平头,左右搂着父母,开心的笑

这时候黄毛对于陆勇还是一种戒备的状态,他习惯于与人相处的时候就把人定为对他有威胁会伤害到他的人,不管干什么都是一脸不怕死的狠劲,以这种最简单最直接的方式,告诉陌生人,我也不是好欺负的。

不知道以往被欺负了多少次,才有这种生存手段

黄毛因为还不起要钱去帮忙,搬运药物,和陆勇吕受益思慧刘牧师一起形成了一个卖药小团体,黄毛在这里第一次感受到了周围人的温暖,在陆勇发工资的时候,他原本以为没有他的,干完就打算走了,结果不仅给了他工钱还给了他药

和吕受益其他人一样都是平等的,这段他喊勇哥的时候,脸上浮现出了一种感动又不太好意思的笑。

这也许是他离开家以来,第一次被作为和其他人一样平等的对待

从此,这个小团体,各司其职,一起赚钱,一起吃药,也是片子里看起来最欢乐的一段时间

在张长林假扮院士,卖假药的那一段,也是他看见刘牧师被抬走以后,二话没说,立刻冲上去飞过去一脚的

他遵循最原始的与人相处的方式,在朋友危险的时候,选择最粗鲁野蛮也最直接的方式。感情纯粹的像是一只动物。不得不说,这个死小孩飞起一脚还真是帅气

程勇黄毛吕受益在神油店打牌,黄毛炸了程勇,没让程勇跑,却让作为地主的吕受益跑了。就像他说的,“不炸,你跑了咋办。”仿佛这里也印证了现实里的阻挡不了,要跑的人总会想办法跑掉

程勇出于对自己安全以及家庭的考虑,决定洗手不干。于是,在那个他们一起工作一起数钱在一起待的最多时间的王子神油店吃了一顿火锅。喝的正开心,程勇说出自己的决定。黄毛的面部表情由开心转向意外再到失望,问他,

“张长林卖假药骗了病人的治病钱,难道不是害人吗?”

原本在他的心里,他是把程勇与那些卖假药的区分开来的,他以为程勇会一直为这些白血病人进药,而他们也会一直在一起,一起工作,程勇给了他生活的希望,给了他团体的温暖

当听到程勇愤怒的质问与自己的长远打算的时候,他才明白,他只不过和程勇的关系是互相利用而已,原来那一切只不过是他一厢情愿的以为

赤裸裸的真相就是每个人都是自私的

生气失望和难以言说的难过汇集在那只被猛捏碎鲜血淋漓的杯子上。他转头离开消失在雨里

他打开了心里仅存还温暖的那一处,可惜那个人最终插了一把刀子进来

黄毛是整部片子里,作为白血病人从头到尾没有看见他带过口罩的那一个

程勇第二次来找屠宰场找他,他蹲在地上吃盒饭,把最后一块西红柿塞进嘴里,面无表情的让他滚

这时候吕受益因为难忍病痛折磨而自杀,他一个人坐在楼梯上剥着橘子,是吕受益与程勇第一次见面给他的橘子也是两人最后见到的那一面,“吕受益眼周充血头发脱落大半,努力挤出笑,讨好似的让他吃个橘子吧”的放在病床头的那只橘子

程勇一次都没吃,黄毛替他吃了。

同为白血病人,程勇曾给了黄毛和吕受益生活下去的希望,也是程勇,让他们失去了希望甚至是放弃生命

程勇又去了一次印度,把药带回来。低价出售,黄毛这次是主动找来。在码头的一场戏,黄昏下,黄毛的黄色毛发黄的闪光,程勇小心翼翼的试探性问他,

“你是不是特别瞧不起我 ”

黄毛,“是”,

程勇虽然意料之中但却难掩失望与难过

停顿了一下看着他笑了,说“以前是。”

然后程勇面部细小的那种如释重负的欣喜

吕受益死后,程勇一直心怀歉疚,他希望能够以这种方式来弥补一些,希望把生活的希望带给除了那些已经走了的更多的白血病人

在这种心境下,他怀着不安的心情渴望得到认可,渴望能够缓解一丝自己的歉意

而这时候,是黄毛给了他坚定下去的勇气

程勇让黄毛回家看看,毕竟人还没死

两人离开,黄毛汪汪汪在程勇腿边,程勇笑着骂他“黄狗”

这个关系也是点明了黄毛对于程勇来说,是忠实的跟随者,而程勇给予黄毛的也是主人一样的指引者

而最后,狗为主人死似乎也是能够想得到的,他把这份忠心用生命证明了

黄毛听了程勇的话,买了回老家的车票,剃了平头,两个人接下来的对话

“你给我开一下”

“不行”

“开一下又不会死”

然后黄毛为了掩护程勇,把车开走,死了

曹斌抱着浑身是血的黄毛到医院,人已经没了。

程勇跟过来嘶吼着几近绝望“他才二十岁,他只想活命,他有什么罪”

回到黄毛住处,抽出玻璃下压着的全家福看见了那张回家的车票,旁边卧着一只小白狗

黄毛没来得及回家,像他自己说的那样,早晚都得死 死了

我全片的泪点几乎都集中在黄毛身上,他纯粹直接,带着一股莫名其妙的狠劲,又无比的真诚实在,会在最需要的时候出现

他生活在最底层保持了朴素的善良

他去抢药,但是分给其他病友

他面对警察毫不退让,龇牙咧嘴的时候像一条护主的忠犬

也用那只捏碎玻璃杯鲜血淋漓的手又剥橘子悼念吕受益

他爱憎分明,是非清楚,始终用自己不知道是对是错但执拗的劲守护着他该守护的人

生命在破碎中进行 信念在黑暗中坚守

他才二十岁,他只是想活命,没有任何罪

有个公众号儿 胡思乱想什么的无聊的时候可以翻翻 嘿嘿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