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我们平凡的神性

廖良玉
2018-07-12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很久没有一部有那么多复盘点的国产电影了,更何况是一部暑假档的商业片。这个夏天的票房由这样一部电影开局,无疑是中国电影的又一强心剂。首映十天票房直逼20亿,很有可能成为超过《战狼2》的票房新奇迹,希望它能为我们带来新的国产现实片时代吧。

一周票房直逼13亿,票房累积第一的战狼第一周才10亿票房

回到电影本身,电影开场简单利落,十分钟就将程勇的所有人性的矛盾展露了出来。还是典型的徐峥式开头,典型的中年危机:对家庭的尽职与维护中,夹杂着大男子主义下的鄙陋;窘迫的经济状况下挣扎着守护的孝义与父爱里,又有在面对律师、前妻与小舅子时露出的欺弱怕硬;是有些市井气和小心肠,但又无法完全否定他身上存在的闪光点,而且比较以往的徐峥式的角色,也就是那些多少已经算是成功者的老板形象,这次的程勇要更接地气和更落魄些,倒是这些年来徐峥最成熟最有代入感的一次角色塑造。

编剧在角色的塑造上有个更大胆更精彩的表达:将程勇原型陆勇代表的白血病患者和购药者的双重身份分离开来,独立成了两个角色去分别展示其背后的矛盾,一个是更加市侩的程勇(虽然原型对于这个有点不高兴),一个是挣扎在生与放弃间的白血病患者吕受益;再加上与圆滑市侩的程勇对立的形象黄毛彭浩,来代表着对生活有点莽撞的朝气和抗争;以三个角色共同完成对主角群体复杂的形象的塑造,确实是有意料之外的效果。这种角色角度的拓宽,就决定了这部电影与《达拉斯买家俱乐部》以罗恩为励志主角的根本不同。

回到程勇本身,程勇对于这次药物的走私,出于本身圆滑的小市民心理,本来也是抗拒的。只是更加激化的家庭困境,迫使作为儿子和父亲的他,放弃了作为小市民本身对于法律的敬畏,开始走私药物。在庞大的需求量下的暴利,将他的市侩完全放大:典型的暴发户心理下开始阔绰的手笔,面对假药竞争时与其说是同情患者不如说是被抢夺市场的愤怒等等。在面对刘思慧被舞厅逼迫跳舞时,他用钱赶走了前来催场的经理,接着便理所当然地向刘思慧索取肉体。某种意义上,此时程勇本身的矛盾已经不存在,已经完全被利益异化。只是刘思慧女儿的出现,提醒他意识到刘思慧曾经为女儿牺牲的尊严的存在,这刚刚被他在夜总会里用钱换回来又要再次失去的尊严,这种刘思慧尊严的矛盾性,重新唤醒了他本身的良知,唤醒了他自己的矛盾。在这种矛盾的失去和重归中,程勇的形象才算是真正地活了起来。

刘思慧为女儿牺牲的尊严,差点又牺牲给膨胀了的程勇

只是对于买药这件事情,程勇还是局限于他还没有成长的普通人高度,面临的困境一缓和,他还是选择拿到既得的利益就脱身,选择向自己曾经最厌恶的假药贩子妥协,与所有购药团的成员决裂。在这场决裂里,所有人的演绎都很传神的,先是黄毛郭浩当众摔碎酒杯满手血离去,是鲁莽的朝气肆意表达的愤怒和鄙夷;然后是刘思慧不到半杯酒的敬酒,是之前的感激和朦胧好感反转衍生的恨意和决断;刘牧师一句也仅一句的祈祷,是神学本身具有的反思与抗拒世俗,对这场虚幻的酒醉金迷的最终否定;最后的吕受益最为传神,三分醉意两分困惑两分无奈三份决然的一句“大家这都是喝醉了吧?”,最后当着面程勇拉起了口罩,拉上了这个象征着最开始和白血病患者接触时程勇要求的坦诚地放下的口罩。吕受益用戴上口罩,正式宣布程勇与这场救命走私、与所有这些曾经并肩的病友们的决裂。我们没有办法指责程勇,他从一开始就没有真正主动地希望参与这场救命药生涯,同样也是被生活所迫。在这种为生活和利益所迫下,程勇只能展示出他有限的人性,离成为“药神”的神性还很远。

开心麻花加韩式现实主义的海报设计,笑得越开心哭得越伤心

一年后的程勇,面对相识相熟的吕受益的赴死,才终于意识到病友不只是一个个顾客,而是活生生的生命。程勇和吕受益再次见面,吕受益做的第一件事,是叫程勇吃橘子,和当初第一次见面时一模一样。吕受益的橘子,其实是他对程勇的理解和释怀,和程勇对于吕受益和他背后的病友群体的同情一样,他们本身对程勇的行为也表达了理解。此时程勇毅然奔赴印度,正是对于这种曾经自我的局限导致病人们面临生死处境的一种赎罪,对于这种双方共同的理解的回报

“吃橘子吗?”

前面提到的程勇脱离掉白血病的身份设置,正是为了将程勇的同理心,从陆勇本来对相同群体的同病相怜,上升到普世的怜悯的高度。如果说赎罪是走向神性觉醒的前提,那么在印度与神像的相遇,正代表程勇内心神性的真正觉醒,之前的行为或许还带有愧疚和补救的意味,那么在这之后的行为,从药店渠道亏价买药到向全国放开购买,都是程勇真正成长出来的神性表达的悲天悯人

也正是此时,黄毛真正开始尊重程勇,开始以程勇作为父辈的形象去学习和仰慕,只是这个学习和仰慕的过程,刚刚开始便被迫结束了,车祸后鲜血淋漓的身体和当时决裂时血淋淋的手一样,都是对程勇最纯粹最真挚的感情表达,但是这次是对程勇的认可和认同

“可以一直这样笑着回去了吧?”

而程勇在被押送的路上被病人相送时,是他作为“药神”最终的封神之路。但电影本身还是清醒的,没有将神性的怜悯作为解决这一切的唯一办法。所有在白血病这个顽症下诞生的矛盾,根本都在于整体人类因为现在有限的科学水平无法根治。所以说,程勇不是神,仿制药厂不是,制药厂不是,政府也不是,真正的药神永远是也只能是科学。《我不是药神》与其说是早期名字《中国药神》、《印度药神》为了过审做的修改,倒不如说是为了真正的应题。在影片的最后,程勇被释放后,并没有在外面遇见相见的病人这种大团圆结局。也许这个结尾不够煽情,但背后折射的是医保系统的发展真正解决了药价问题,而不是继续将病人推向继续等待程勇走私的窘迫重复。只有在这种情景下,程勇才真正实现了他应有的价值,他的价值,不是继续在体制外寻求帮助,而是促使社会开始反思“药神”的封神之路,开始调整自己、调整体制。此时的程勇,也许回归普通人,回归家庭才是最好的结局。

最终和小舅子补上耽搁的酒,是程勇的真正回归和得到家庭理解

当然本片依然存在它的局限性,片中研制出了药物的公司基本处于被否定的形象,对于制药厂背后的科学研究的艰难和工艺制取的探索的巨大付出,本片都没有体现应有的认识,而只是为了简化矛盾,直接把它们放在对立面,实在是太可惜。不过往常国产片里面处理不好、表达不好的政府关系,这部现实片不仅做好了,而且还实现了对类似的韩国电影的突破。与韩国现实电影里面时常表达的对政府和财阀的绝对反对不同的是,《我不是药神》里面对于政府的理解要抓得更加准确一点;像局长在面对曹斌曹警官抗议行为的诘问,是对于执法部门执法法大于情的根本认识;对于程勇情理的思考,必须留给审判系统去作法与理的判定。这些都是以往国产电影习惯用官商勾结简化矛盾时,很难准确表达出来的理智思考。虽然也可以说这是为了过审圆滑的行为,但这种复杂和准确的形象表达也要比往常的完全全面正面要成熟得多。

曹斌的思考不是没有意义,但是确实不足

总体下来,《我不是药神》依然还会是一部不应该错过的佳片,也许离成为真正的绝品有距离,但在习惯了懒惰叙事的中国电影环境下,有勇气、有用心去做一个不容易说好的故事,那就值得了,希望今后我们的中国电影,也能像那些得到更好的医治的病人们一样,微笑地走向,那个不需要药神也不需要神片的,那个更加美好的未来。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