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药神,我只是个药罐子

慕小雨
2018-07-12 看过

今天终于抽空把《我不是药神》看了。几乎从电影的一半开始哭,一直哭到了最后。估计前排的观众都有点受不了我了。但里面那个老婆婆抓着警察的手说,我只想活下去,我不想死的时候。我的眼泪已经彻底决堤了。

作为一个病秧子,我对这电影里讲到的医药体系,真的感触太深。直到现在,我清楚的记得我对什么药物过敏,什么食物过敏,什么时候用过什么药,每种药物的用法用量。从15岁开始,我就看得懂各种化验单和报告,能和医生进行最简短有效的病情描述。这都是长年累月在消毒水里训练出来的。

最清楚的还是10岁那年得“大叶性肺炎”,高烧一个月不退,最后在县医院里输激素退烧。最后不得已,转院华西附二院。上来医生就给我用了进口的头孢抗生素,当晚用了就退烧了,但是这种抗生素,一支针剂就是上千,我妈也问过医生,能不能用档次稍微低点的抗生素。医生很明确的告诉我们,我这个病情,只有这种药物能够压制,如果再不进行有效的治疗,很可能引起更为严重的感染,甚至是肺部的纤维化。

没办法,在华西住院的一个月,就花掉了好几万。这是我从小到大,生病最严重的一次,也是开销最大的一次。而这样的医药费,对隔壁床的孩子来说,仅仅是一两周的费用。

隔壁床的孩子有先天性的癫痫,具体的病情我不太清楚,但他每周都要做一次骨髓穿刺。小男孩痛苦的声音穿透了层病房。医生护士虽然也心疼,但也无计可施。每次他做骨髓穿刺的时候,他妈妈都会躲到房间外面去,因为实在不忍心看到孩子痛苦的样子。他的妈妈悄悄抹眼泪的样子,一直停留在我心里。

我即将出院的前两天,隔壁病房住进来一个小女孩,一直带着口罩,头发也被剃光了,出门总是戴着一顶小花帽子。我一直没有机会跟她说过话。只是晚上在公用电话亭打电话的时候(九几年,那会儿手机还没普及),听到似乎是在跟公司请假。断断续续的对话里,听出来,他的女儿是得了急性淋巴性白血病。并且病情已经扩散到整个淋巴系统了。那位父亲没有哭,但声音里充满着绝望。

挂了电话,我妈上前安慰了两句,那位父亲勉强从脸上挤出了一点笑容,说既然已经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自己也只能坚强的去面对了,如果他垮掉了,女儿就彻底没救了。

我几乎可以说是看着输液器长大的,从玻璃瓶橡胶管,到现在的一次性塑料瓶和塑料管子。每一个躺在病床上的人,都有他无法言说的病痛。健康的人没法体会那种绝望的心情。我也有过一个同学,他先天患有严重的哮喘疾病,春暖花开的日子对他来说几乎是噩梦。他也不能上体育课,不能打篮球,不能跑步。我常常羡慕他说,你不用参加体育考试,真好。可他却对我说,我真羡慕你们能在阳光下奔跑。

我和闺蜜说,我以后一定得拼命挣钱,闺蜜特别了解我,说到,为了攒钱买药吧。我们俩都笑了。

是的,我家里药箱常备各种药品的人。因为我真的不确定我什么时候会得什么病。从普通感冒药,到消炎药,再到各种抗过敏,止泻,养胃,调经……数不清的药片存放在我的医药箱里。所以我家的药箱也是别人家的三倍大。

再到后来,我被确诊了重度抑郁症,初期的药量很高,一个月要花两三千在开药上,而我的收入只有不到五千块钱。但这药一旦吃上了,就根本停不下来。必须一直服用。医生一再的告诫我,擅自停药,就会引起病情反复,而再次服药治疗的时间就会是原来的几倍,甚至是终身服药。

一些朋友对我的病情不理解,觉得抑郁症不过就是不开心,吃点好的,出去玩玩,就会好起来。开始我还会去极力的描述我的感受,直到现在我不再对我的病情多说一个字。因为正常人是无法理解,每天早上醒来都感觉像死了妈一样的痛苦。或许我的大脑已经和正常人不一样了,而我能融入这个世界唯一的办法,就是“吃药”。

也有不少朋友劝我,尽快把药停了,毕竟吃多了对自己的身体始终是一种伤害。我真的很感动,因为至少还有人在关心你。可我也很无奈,我这个病情,一旦停药,可能下一场雨我都能自杀。为了活下去,我只能选择一直把药吃下去。这是我唯一能成为正常人的途径,我自己都觉得荒唐可悲。

其实我们都只是这个宇宙的蝼蚁,可即便是最渺小的蝼蚁,也有自己的细胞和基因,也是那么的独一无二。我们得活下去,不论以何种方式,我们得在这个宇宙中存活下去,活成独一无二的自己。

对于国家的医疗体系,我们作为人民群众,其实并不能和现行体制分庭抗礼,但在有限的条件里,争取我们应有的生存权利,这是每个人都应该去坚持的。如果我们所有人都沉默不语,逆来顺受,那最终也是我们自己断送了自己的活路。

电影里的勇哥可谓是孤胆英雄了,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是英雄,我们都是自己的英雄。除了我自己,没有人能阻止我活下去。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4条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