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救的了谁?

有点冷
2018-07-11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我不是药神》,为票房贡献了两次,怎么也得写点什么。来谈谈自己对这个电影某一方面的理解吧,网上现在各种影评和公众号文章,已经从各个角度聊了这个片子,我也不知道今天写的别人写没写过,随便写写吧,太深入的东西写了也会被和谐,所以今天就来谈谈人性,我所理解的这个片子里面的人性。

故事的主角程勇,推动故事进程的主要就是程勇的变化,我觉得前半段的程勇是个好人,而后半段简直就是个圣人。在正版药接近4万元的情况下,程勇只卖5000,还有打八折的。而第二次卖药只卖500,每个月几十万的损失,程勇说这是还以前的债,而最后他把自己卖到了监狱里,他得到了解脱,他不用在背负那么多的怨恨的眼神,不用听另一个吕受益清创时的惨叫声,也不用目睹另一个黄毛的悲剧。

可这些和他有什么关系,如果他不卖药,也许他们早就走上了这条道路。

第一次和病友群群主们谈合同的时候,要求大家摘下口罩,因为他觉得大家不尊重自己,大家在一片压抑中纷纷摘下口罩,象征大家走投无路迫于形势屈服于他。程勇嘴上一脸嚣张的说,嫌有菌是吧,那你们走吧。手上却悄悄地掐灭了烟。

在夜总会玩过之后,程勇坚持送思慧回家, 本来已经脱了衣服的程勇,在面对思慧女儿冷漠的眼神的时候,他放弃了,并在走的时候说了句“别吵到孩子”。

在吕受益请他到家里吃饭的时候,会很小声地在孩子旁边说话,在被吕受益妻子敬酒的时候,会觉得不好意思,他的初衷只是赚钱,如果不是被逼至近乎走投无路的绝境,他不会答应。当仿制药的生意越做越大,他有点像是一个典型的暴发户。在夜总会里甩出一沓钞票挤兑经理的时候,与其说他是想保护思慧,不如说他更想炫耀,炫耀这笔过于轻松又过于煊赫的财富。

而在他面临张长林的威胁,面临牢狱之灾的时候,他更在意的是自己的安全,不要被抓,不要坐牢,因而他放弃了这座金矿。作为一个爸爸需要和儿子都需要照顾的一家之主,他收手退出,难道不是很自然吗?

1年以后,本应事业蒸蒸日上的程勇,在目睹了吕受益的悲惨经历后,又开始了卖药,有理由吗?没有。他小心翼翼地叮嘱病友,低调一点,再低调一点。不想坐牢,始终是他内心的底线。他的药只卖500,后期甚至赔本。当张长林被抓,在把孩子送走之后,他开始了最后的疯狂,开始卖药到外省,那个时候他可能已经有预感自己的结果,只想尽自己最后的努力去帮助能帮助的病人,完成他对自己的救赎,对自己弃病人而去的救赎。我想他现在可以坦然了,其实我觉得当得知张长林被点的消息后,他就应该明白了,就应该收手,但没有,他放弃了自己,有的人也放弃了他。

1、黄毛,其实我觉得这个人没什么好分析的,完全就是一个理想主义者,身上有一股子狠劲儿,完全是不要命,每次发生什么事,都是准备拼命,这也许也为他的结局埋下了伏笔。一开始是抢了药分给病友,雨夜当程勇说出散伙,黄毛应该对程勇是一种心死的态度,骨子里的鄙视。但后来程勇回来卖药之后,他可能也是唯一一个真心和程勇一起干的人(刘牧师实在不知道脑子里想的啥),最后也为了能让程勇继续卖药,铤而走险,而遭与事故身亡。而程勇在医院里喊出的“他才二十岁,他究竟有什么错”,也许并不是在质问曹斌,而是在质问自己。我觉得他没有错,错就错在了张长林说的“穷”,因为穷,你的每一步,都需要拼,身后也许就是万丈深渊。

2、吕受益,我觉得吕受益可能到最后,在病床上看到的程勇的时候都没有怨恨过他,这是我自己的希望,也是人性的最后一点希望吧。

3、曹斌,本片中最后一个好人,在查案子的过程中,一直在法与情之间抉择,最后选择了情。他看出了法和社会的无力和不作为,所以他只能选择退出,他在骨子里和程勇也许是一类人,所以他在机场想要挽留程勇,最后他也和程勇变成了朋友。

4、吕受益的妻子,很厉害的一个人,思慧和她比起来,差太多了。一个女人,撑起了一个家,是需要多么勇敢,多么坚强,这背后的心酸又有谁能懂。这也就造就了她的性格,勇敢、现实、坚毅。吕妻在家宴上,把荤菜调换到了程勇跟前,又满含热泪的、虔诚的直视着程勇的眼睛,敬了程勇一大杯酒。她能在饭桌上端起一口喝下一大杯白酒,除了演戏之外,大多数是对程勇真心的感激,程勇就像救世主一样,挽救了他们家,让他们的生活看到了希望。一年以后,在需要程勇帮助的时候,毫不犹豫的跪下,在医生说手术成功率很低的情况下,没有一丝犹豫的要求手术。而在吕受益葬礼上,她面如死灰,看都懒得看程勇。在她看来,给她希望的是程勇,毁掉她希望的也是程勇,所以她恨程勇,恨这个给他们带来希望的人,而希望一直并没有并掐灭,只是越来越小,但还是有希望,她并没有资格怨恨,如果没有程勇,他们只能活的更卑微。

5、张长林,一个假药贩子,一个靠威胁拿到了代理权,又因为涨价而被点的悲剧的角色。他讲出了这个电影里最真实的一句话“世上只有一种病——穷病,谁也没法治”,让我们感到一种无奈的悲凉。但是,当他在审讯室里玩世不恭地把罪名全部扛下来时,在他拒绝揭发程勇的那一刻,这个不法商人守住了江湖上的最后一道底线,他问审问他的警察,我就得白色病人,没有一千,也有五百吧,我有什么错,而后大笑的画面和警察的表情形成鲜明对比。

6、思慧,哈哈,终于分析到我最喜欢的人了,太漂亮了。不过在剧中却是个悲剧的角色。 第一次他们赚了钱去思慧工作的酒吧庆祝,男经理过来找思慧上台跳舞,此时的思慧虽有些许尴尬和不情愿,但她有自己的不得己,说自己工作结束后再陪大家聚。这时候程勇急了,说不能跳并且把一叠叠的钞票“砸”到桌上让男经理跳的时候,思慧在旁流露的一抹浅笑。那是一种女人感受到被在乎和被保护的幸福,是她的生命里许久没有过的一丝温暖。 领班跳舞的时候,思慧起哄的声音最大,喊脱裤子的时候,甚至有了恶狠狠的发泄报复意味,因为她从跳舞的男经理身上看到了自己,看到了自己在无数个男人的尖叫和狂欢中脱去尊严的自己。当程勇看向她的时候,思慧的眼睛里含着满满的眼泪,但隐藏在深处的是对未来生活的希望,程勇给了她未来生活的希望,可以让她不在屈辱的活下去。 欢聚之后从程勇坚持送她回家时,思慧的表情就一直麻木而呆滞。因为她知道程勇想要什么,自己该做什么,而这些都是自己厌恶的。但是他又不能不屈服于金钱和药物,所以上来思慧就说“勇哥你先等会,我洗个澡”。进来后又熟练地脱程勇的衣服,当程勇要走的时候,思慧提出要去楼下开房,她会怕如果今天不满足程勇,也许明天就不会有药。而她需要药来救她的女儿。 在程勇没有做,蹑手蹑脚的走了之后,她脸上才偷偷笑了这一下,变得灵动起来。他和她以前的客人都不一样。他是唯一维护她的尊严,考虑她孩子的感受,唯一把她当人看的人。只有程勇说,别吵了孩子。 思慧说,孩子半夜很容易醒。电影中思慧的家,隔音效果你觉得呢?小姑娘以前半夜醒来,可能听见了什么?可能看见了什么?也许小姑娘就根本无法入睡。 思慧的女儿看到程勇脱了衣服躺在床上的时候,她没有惊讶,也没有好奇,而是表现出了与年龄不符的冷漠和沉着。说明程勇不是第一个来他们家的男人,小姑娘不是第一天见到妈妈带陌生人回来过夜,并且她相当讨厌这些人。 这样会给一个孩子的心灵带来多大的伤害,是你永远无法想象的,而也许你会说,思慧是为了给女儿看病,而不得已才这么做的,但我一点也不认同思慧这种做法,我不知道在她身上发生了什么,但你能说他这样做只是为了孩子吗,为什么吕受益的妻子不用跳钢管舞,不用出来接客。 程勇也给她带来了希望,在夜总会里,她期待程勇去解救她,让他摆脱跳舞的命运。因为孩子而放弃让她陪睡之后,她变得依赖程勇。当程勇不再是她的希望,她也就变得冷漠了起来。

在程勇第一次卖药的时候,团队中的所有人,都笑的那么开心,那么灿烂,生活的希望在他们心理重新被点燃,让他们可以摆脱原来的生活。而再后来除了吕受益和黄毛,其他人再次出场后没有人再笑过,雨夜当程勇说出自己以后不卖药的理由,还承诺还按原来价钱拿药时,没有一个人理解他,也没有一个人真心感谢他,他为你们做了这么多,你们又做了什么,虽然他的目的是赚钱。

在吕受益的葬礼上,吕妻,思慧和病友们冷漠的眼神,好像程勇害死了老吕。你们关心的真的是老吕,还是只是怨恨自己没有廉价的药物吃了。

当张长林讲药物的价格涨到2万后,吃不起药的人举报了他,而相对于正版药,2万也是要便宜很多,而那些吃得起2万药的人的愤怒,如何发泄。

程勇进去的时候,有一条街的人送他。因为他是他们的药神,虽然他已经不能在卖药了,可那不是他的原因,他为了我们用赔上了自己的所有,所以他是好人,而程勇进监狱和程勇不卖药有什么区别,而且还有另外的人卖药,有什么资格去怨恨他。当他出来的时候,接他的只有曹斌一个。至少,思慧和神父,作为老员工老朋友,该来吧?可是人呢?雨夜的火锅宴,那些人已经忘记了他的情谊,后来已经变成那是他应该付出。

程勇为了救人,送走了儿子,赔光了厂子,还失去了三年自由,当人们不再需要他,来接他回家的就只有他相爱相杀的小舅子。

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

《夏目友人帐》里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我想成为一个温柔的人,因为曾被温柔的人那样对待,深深了解那种被温柔相待的感觉。 程勇错了,可能他错就错在他不懂有句话叫斗米恩,升米仇。救人是不够的,人们要的是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没有救到底,那你就有错。人的本质都是自私自利的,冷漠的,但是真的让人很寒心,程勇就是毁在了自己的善良。

于是程勇为了救人终于把自己救进了牢底。

一个法律工作者的日常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