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华 芳华 7.7分

阶层根源与人性绒花——关于电影《芳华》的思考

流云溪士
2018-07-11 18:11:38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沉淀了一段时间,现在从个人的角度来说说《芳华》。 每一个时代都有社会与人性的折射,某一个时代被特意关注,或许因为这个时代的社会特征和人性波澜留下的印迹相对深刻,而且仍然闪现于当下,影响着当下。 我并不认为一定要有类似当时文工团的经历才能更读懂这部电影,因为大环境下人对世界和人性的认知具有共通性。 电影《芳华》并非一部纯粹唤起记忆、纪念青春的影片,更是一部反映社会现实人性的电影。 刘峰是影片的男主,他是一个活雷锋,经常做好事,深得战友们的好感。甚至连炊事班的猪跑了,大师傅都会叫上他一起去捉。在大家的印象中,他是一个随时都肯为集体为身边人出力的好人。事实证明,他无愧于这样的评价。 他甚至放弃了自己可以提干的机会,留在文工团做普通工作。尽管他自己说“我才不无私呢,我私心可大了”,但背后的理由也是那么单纯可爱,为了他自己喜欢的一个女孩林丁丁留了下来。在前程与爱情面前,他选择了后者,可惜,——只是他一厢情愿的爱情。 青春的可贵,不仅仅在于一段不可替代的时光,更重要的是那时候不甘心被世俗拖磨的情怀,对生活不那么现实的单纯向往,以及这种向往带给自己的陶醉。 也许吸引你、感动你的并非是ta,而

...
显示全文

沉淀了一段时间,现在从个人的角度来说说《芳华》。 每一个时代都有社会与人性的折射,某一个时代被特意关注,或许因为这个时代的社会特征和人性波澜留下的印迹相对深刻,而且仍然闪现于当下,影响着当下。 我并不认为一定要有类似当时文工团的经历才能更读懂这部电影,因为大环境下人对世界和人性的认知具有共通性。 电影《芳华》并非一部纯粹唤起记忆、纪念青春的影片,更是一部反映社会现实人性的电影。 刘峰是影片的男主,他是一个活雷锋,经常做好事,深得战友们的好感。甚至连炊事班的猪跑了,大师傅都会叫上他一起去捉。在大家的印象中,他是一个随时都肯为集体为身边人出力的好人。事实证明,他无愧于这样的评价。 他甚至放弃了自己可以提干的机会,留在文工团做普通工作。尽管他自己说“我才不无私呢,我私心可大了”,但背后的理由也是那么单纯可爱,为了他自己喜欢的一个女孩林丁丁留了下来。在前程与爱情面前,他选择了后者,可惜,——只是他一厢情愿的爱情。 青春的可贵,不仅仅在于一段不可替代的时光,更重要的是那时候不甘心被世俗拖磨的情怀,对生活不那么现实的单纯向往,以及这种向往带给自己的陶醉。 也许吸引你、感动你的并非是ta,而是那种青春状态本身,是那时的年华本身、情怀本身。那是一种感性的飞扬与蓬勃,是外界氛围与内心情愫的彼此交融,诱发你产生对生活的美好憧憬。这种感觉,借助某一年的时光、季节,还有隔岸相望的ta,让你经历着青春。这是年轻生命对于浪漫定义的感性体验。 而真实的ta呢,需要用理性去了解、评判。这种理性,或许直到多年以后历经沧桑烟火的你才会具有。 影片中的林丁丁是刘峰心仪的对象,但这个姑娘似乎并无心于感情生活,而是同时接受着刘峰和摄影干事对她的好,却又不明确关系。在当代,这叫暧昧。 直到刘峰自认为时机成熟向她表白的时候,她才以一种断然的态度拒绝了刘峰的痴情。为什么拒绝?用她自己的话说“谁都可以,就是他不行,他是活雷锋。” 那么为什么活雷锋就不行呢?这背后隐藏着更深层次的原因。 林丁丁青春的外表下,包裹着的是一颗很现实的灵魂。她是永远不会嫁给活雷锋的,因为活雷锋总是为了别人牺牲自己的利益,她不要这样的丈夫,她需要懂得为自己的小家庭谋利的丈夫,而且这个丈夫最好是干部,理应是干部。她林丁丁要嫁给有级别的人,这样才配得上自己的诉求,夫荣妻贵才是她想要的。 中国人自古以来就有强烈的等级观念,不仅是上层的权贵有,底层的民众也有,而且更加根深蒂固。门当户对,讲究出身,就是等级观念最直接的体现。如果没有好的出身呢?那就拼命朝有出身的阶层去贴,挤,黏。 在当时的年代,林丁丁本人的出身没有任何“污点”,属于根正苗红,她很现实地想选择一个能够让自己留在相对靠上阶层的伴侣,过更体面的生活。刘峰连提干的机会都放弃了,即使是为了她而放弃的,但又有何用?她又怎么能够接受这样的“不上进”的丈夫呢。 本来,有这样现实的考虑也无可厚非,这都是个人选择。刘峰活在自己单纯的幻梦里面,也是他青春的自愿,“少年维特的烦恼”。可是,为了洗清自己跟刘峰的瓜葛,以免让旁人误会,妨碍自己迈向“幸福”的脚步,林丁丁选择了诬告刘峰,这就是人性的暗色了。 还记得审查刘峰的部队干部是怎么询问刘峰的吗?“女同志都会穿那种紧身内衣,背后有扣子的那种,你的手有没有碰别人的扣子?……” 刘峰当时就怒了:“我没有!……我没有你们这么……下流!” 刘峰你错了,下流的并不是那些审查干部,人家只是在根据掌握的情况履行职责而已。你想想看,当时不止一个干部在场,其中某一个人会当众诬陷你吗?会凭空捏造吗?而且还提供了如此清晰的细节,你觉得他是灵机一动还是蓄谋已久想出来的?他只不过询问了当事人,当事人是这样向他描述的。除了刘峰,另一个当事人是谁呢?不用我说了吧。 这样问题就清楚了,为了摆脱活雷锋,——不能给她带来更多实际利益和更高地位的活雷锋,林丁丁选择了以诬告的方式彻底划清与刘峰的界限,无论这个男孩子以前对她有多么好,在个人前程面前,痴情显得多么脆弱,她必须以决绝的方式斩断“危险”。——人性的确是自私的,但自私和卑劣之间的界限又是那样模糊,以至于很多人忽略了,过度的自私,很容易滑向卑劣。 因此我们不难理解在影片后面的情节中,当护士的何小萍让萧穗子转告林丁丁:“刘峰那么爱她,她却落井下石,我永远不会原谅她。” 我认为这份不原谅代表了对卑劣人性的否定,代表了对善良的维护与尊重。 哪怕这维护善良的力量显得那么微弱,但对于我们这个社会来说,这种维护与尊重只有继续存在,人间温情和社会风气才有希望。小说原著的名字叫《他触摸了我》,大概可以印证作者本意也是把重点放在了人性思考上面。 而此处林丁丁这种人性阴暗面的根源在哪里呢?还是源于自古以来存在于国人头脑中的等级观念和阶层意识。出身好的人,拥有了某种天生的优越感并将之转化为荣耀和特权;出身普通的人,拼命想往更好的阶层挤,而从未想过这种观念的不公与偏颇,所以等级观念是由权贵阶层和奴隶阶层共同造就的。奴隶主设法让奴隶相信,爬到金字塔上层就会摆脱奴隶的身份,从而吸引了大量奴隶来堆积金字塔,于是奴隶们从未想过斩断锁链,离开别人给自己设立的规则。 真正的奴隶并非完全失去人生支配权的人,而是即使离开了一个现实小环境,也仍然默认不合理的囚禁规则并继续为之献身的人,——更何况很多人还离不开自己的小环境。鲁迅小说《祝福》的人物祥林嫂类似这种情况,而现实中有更多不及祥林嫂悲惨却比祥林嫂悲哀更长久的普通人。传统社会把一个思想的金箍种植在他们头脑里。 很久以前,陈胜、吴广意识到这个问题,喊出“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质疑,不过漫长的历史烟云似乎把这一声呐喊淡化了。于是仍然有很多人为了攀附权贵或嫁入豪门而做出伤害他人的事情。 没错,“他触摸了我”,而且还被其他人看见了,这会妨碍我进入我渴望的阶层。因此,对于曾经那个为我无怨无悔付出的他,我只好对不起了。——也许这就是林丁丁的内心独白,这就是人性的异化。基于这一点,《芳华》想要告诉我们的,也许比表面的青春回忆更加尖锐和深刻。 特别提供一组大家在影院里看不到的删减镜头:当时政委到宿舍里来巡视,听见有人用录音机播放歌曲《美酒加咖啡》,便以他的政治觉悟语重心长地发了一番雷霆。那其实是刘峰和林丁丁单独相处在一起时播放的,政委离开的时候,两个人如释重负地把手紧紧握在了一起。这说明当时两个人之间的状态至少已经超越了普通战友情谊,否则刘峰这个老好人也不会后来鼓起那样大的勇气向林丁丁表白了。正因如此,当后来刘峰被诬告的时候,我才越发觉得寒冷,一种温情面纱破碎后真实的寒冷。 影片后面的情节似乎透露了一些带有价值倾向的评判。林丁丁同样没有选择喂她罐头的摄影干事,而是嫁给了一个华侨出国去了。她如愿获得了大众认为更体面的生活,不过是否幸福只有冷暖自知。从澳洲传回来的照片可以看出她已经成为一个发福的中年大妈,再也没有当年的青春靓丽了,落到“连假手也不愿意摸”的状态。小说原著当中是说她先攀附权贵又遭嫌弃被离婚,二婚嫁到澳洲但并不如意,然后回国独自生活。 我只想说,就算她最终物质生活充裕又如何?以损失善良为代价的向上攀附和利益钻营让人与真正的幸福越行越远,这个道理林丁丁恐怕一辈子都不会懂了,她只会责怪自己运气不好,她不会感觉到自己也是阶层意识和等级观念的牺牲品。 我想提醒年轻朋友们,青春岁月里,我们会对一个异性一见钟情,怦然心动,那份想爱的冲动会让我们陶醉在自己的独角戏里。但我们爱慕的异性究竟值不值得我们为ta付出一切,需要理性验证和客观了解。认识清楚一个人灵魂的真相,比着迷于ta的外表或某一个侧面要花更长的时间。 林丁丁不值得刘峰为她做出牺牲,只是刘峰自己不知道。你呢? 影片中的女主是何小萍,她是一个出身有“问题”的姑娘,亲生父亲被打成了右派,因为舞蹈功底好被选入文工团。刘峰帮她隐瞒了出身,才让她得以顺利入团,但这仍然不能帮助她摆脱受歧视受欺负的命运,因为她没有背景,不像文工团里众多的干部子弟。因此,她似乎从一开始就成为了一个被排除在群体氛围之外的异类。从几个女兵对她几次小题大做的欺负可以看出,干部子女是一个圈子,“部队是咱们北方人的天下” 也是一个圈子,一个因经济困难而不经常洗澡以致浑身有汗馊味儿的姑娘是进入不了她们这个圈子的,一个在胸罩内塞填充物的姑娘是要遭到她们联手嘲讽和批判的。连何小萍的舞蹈搭档男演员朱克也嫌弃她,不愿配合她练动作。 这不仅仅因为何小萍家境贫寒,更因为她不具备与这些战友相类似的出身和背景。 圈子,就是阶层的分界、等级的落差。那条线,根植于国人内心深处。 文工团这个圈子情商并不高,这些人并非普通士兵,而是以干部子弟居多。他们不会体恤他人的家庭困难和孤单处境,也不会心疼一个需要帮助的人,他们只会在意这个人有没有跟他们相类似的出身、背景,配不配跟他们在一起。一旦他们发现这个人是他们圈子之外的“异己”,他们就会以欺压弱小的方式加以排斥,这是人性中极大的劣根性。 影片中电影旁白道出了实情,何小萍以为来到了部队,就可以找到了家,她错了,她在这里同样尝尽世态炎凉。任何一个环境里都有阶层划分,文工团也不例外,天地间没有真正的象牙塔。在另外一些我们熟悉的国家单位里,这种划分被冠以的名称叫“级别”,比如:科级、处级、局级…… 助理××、副××、正××、高级××…… !诸如此类。 其实,即便是文工团那个圈子内部,也有着更细致的层面划分。 萧穗子喜欢小号手陈灿,陈灿也接受着萧穗子对自己的好,但并没有想跟萧穗子谈恋爱的念头。即使萧穗子义无反顾把自己的黄金项链送给他做牙托,也没有能够感动这个隐蔽身份的高干子弟。相反,倒是另一位高干子弟——一向傲慢的郝淑雯,在得知陈灿真实身份之后,以闪电般的速度与陈灿相好了。而陈灿,也以闪电般的速度接受了与他一向不和的郝淑雯,我想其中门当户对的观念起了很大作用,超越了纯粹的好感和情愫,毫无疑问,女兵当中只有郝淑雯的家庭背景是与他最接近的,因而是最“相配”的。萧穗子的眼泪与心伤,只好随着情书碎片散在各奔东西的夜风中。 这风中超越情感的冷淡,其实早在2000多年前那个时代就已经存在了,只是到了现代,会借助不同的故事、不同的男女主角以不同的面貌出现罢了。 相比之下,我更欣赏现代社会部分男女青年讲究精神层面的门当户对,不再以出身和级别为重来看待一个人的本质,更注重三观和性格的契合,这是一种进步。尽管这种进步在很大程度上仍然无法消减当今社会继续大面积存在的阶层意识和等级观念,但至少这一部分青年会获得更纯粹本质的幸福。 令人欣慰的是,影片中处于相对下端阶层的刘峰和何小萍都保持了人性的善良。 在众人嫌弃何小萍之时,身有腰伤的刘峰主动担任起了小萍的舞蹈搭档,这是普通人对普通人温暖的善意。 而当刘峰被诬告,下放到川滇边境的作战部队时,文工团里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为刘峰说话,这些人多多少少都受过“活雷锋”的恩惠。这份冷漠让何小萍从心底里感到愤怒,于是她在出门时故意大声对楼上喊道:“刘峰,明天我送你!” 这一声呼喊,既是对刘峰真诚的留恋,也是对那个圈子人性冷淡坚决的控诉。 于是,影片中那句经典台词就就有了可贵的意义:“一个始终不被人善待的人,最能识得善良,也最能珍视善良。” 所谓珍视善良,就是始终保有自己纯真仁厚的本性,不因境遇的亏待而抛弃,不因生活的压力而异变,在任何环境中都保持一颗纯粹爱心与悲悯情怀。 于是我们看到刘峰即使来到一线部队也成长为战斗英雄,战争结束后,失去一条手臂的他依然回到烈士陵园,看望墓碑下的战友,这是不忘本不忘情的善良。 我们看到何小萍因为打抱不平对抗组织被下放到医护队伍,但依然成为一名出色的护士,不仅挺身护险,而且为年轻战士的遭遇留下动情眼泪,这是本能与悲悯的善良。 这些善良,才是这世界与人性不灭的花朵。 请注意,这部影片插曲《绒花》是点睛之作: “世上有朵美丽的花 那是青春吐芳华 铮铮硬骨绽花开 滴滴鲜血染红它 绒花 绒花 一路芬芳满山崖 世上有朵英雄的花 那是青春放光华 花载亲人上高山 顶天立地迎彩霞 ……” 男女主人公都经历了人世间的冷遇、不公、命运的挫折,但他们始终没有改变自己善良的本性。也许正像这歌词里面所唱,为人要有铮铮硬骨,要去经历滴滴鲜血,最终才能顶天立地,迎来美好境界。这种美好境界是让内心简单如初,安稳平和。冯导最终要弘扬的大概也包含这种境界吧。 最终两个善良的人在多年以后走到了一起,这也是让我欣慰与感动的一点。也许此时的相守已经是一种朴素而平淡的感情,但却更显示出经过时间沉淀之后彼此对人心的一种认同。 人性绒花,沥血之后的绽放更显光华,那便是不灭青春,刻骨芳华了。 最后,在本文主题之外顺便发句感慨,影片中对于何小萍曾经变疯那段情节,医生交代得过于轻描淡写。小说原著中,其实她是被很多场英模事迹报告会逼疯的。我们的体制,善于树立个别先进偶像,让大家去学榜样,而这个偶像又有很多按需要进一步加工的成分,然后被分配成任务,去推广某种教科书般的思想。 何小萍成为战地优秀护士以后,先进事迹被整理出来,由其本人在报告会上宣讲。多场报告会、虚增的成分、巨大的精神压力让她最终崩溃了,最后口中只反复重复着一句话“这不是我,这不是我……”她就这样疯掉了。 我们的某些环境,当英雄或罪人,都由不得你自己。即便被标为楷模,有时候也是一种把活人当作工具使用的不尊重。 还好,最后一支何小萍自己跳过的舞蹈《沂蒙颂》拯救了她的记忆,唤回了那个在舞蹈中本色纵情的自我。也许只有舞蹈的世界,才是安放她青春的地方;也只有艺术之美和纯粹的年华,才能呵护一个穿着病号服还能忘情起舞的本真灵魂。 附注: 歌曲《绒花》不是一首新歌,而是1979年国产经典电影《小花》的两首插曲之一,当时的演唱者都是李谷一。可以推测,选择这首歌曲作为本篇插曲,除了主题内涵上的考虑之外,年代上的一致性也是冯导倾向它的原因之一吧。(电影《小花》也推荐有怀旧感的朋友去看一下,在当时很轰动,蛮感人的。主演是年轻的唐国强、刘晓庆和当时刚刚出道的陈冲,两首插曲李谷一也唱得很有感染力,我个人更喜欢另一首《妹妹找哥泪花流》。) (全文完)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9)

查看更多回应(9)

芳华的更多影评

推荐芳华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