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神 吾神 6.1分

【采访】刘冬雪:什么也抵挡不了东北人那股野蛮生长的生命力

晚不安
2018-07-11 看过

农村题材在历年FIRST青年电影展上并不少见,《心迷宫》《喜丧》《中邪》《北方一片苍茫》各有各的生猛之处,而《吾神》注定会加入这个序列。电影始于一场葬礼、一次中邪,随后铺展开一幅怪力乱神的乡村图景。它直接、有力,不回避,不矫饰,情节的描摹既真实又荒诞,很难将其归入某种特定的类型之中。

儿子的肉身成为容器,儿子的病床成为舞台,各路“神仙”依次登场施展拳脚,并接受终极力量的审视。它不在结构、画幅或者色彩上做文章,而在线性叙事中将信仰乱象逐个讽刺一遍。无论是装模作样的民间仪式,还是被实用主义侵蚀的宗教,都成为电影无情讽刺与抨击的对象。在惊悚恐怖之余,用粗粝与写实击打观众的心脏。

它看得人动气,看得人无奈,片中一场熊熊燃烧的大火,仿佛又将各种复杂的情绪通通化作灰烬,只剩下一片虚无。但导演的态度不是绝望消极的,她极为难得地以和解作为结尾。——拨乱反正的唯一办法,就是尊重人性,尊重道德,尊重最基本的价值和操守。孔子说的“孝悌忠信礼义廉耻”,或许才是自我救赎的最终途径。

《吾神》进入了今年影展的【惊人首作】单元,往年进入这个单元里的影片包括但不仅限于:《小寡妇成仙记》《老兽》《喜丧》《中邪》《八月》《告别》《心迷宫》。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特点:获奖。在FIRST,在金马,或者更远的地方。

作为媒介组的志愿者向导演提了几个问题,它们可能并不能为各位拼凑出这部电影的核心样貌,但它们确实涉及我当下最关心的一些信息。希望《吾神》能走得更远,导演是这样定义这部处女作的:“ 一部完全不矫情,很直接,特别来劲的东北电影。

下面是采访内容。


1.《吾神》获得了今年FIRST青年电影展的最佳影片和最佳导演两项提名,首先在此祝贺导演!您之前对FIRST有一个怎样的印象?对《吾神》在本届影展上的表现有什么期待?

知道FIRST青年电影展是因为看了郝杰导演的《光棍儿》,12年大学刚毕业没多久,一直在学院体系里学习很少看到中国有这样的电影,当时这部片子是最佳影片,第一印象就是这个电影节太飒了!有态度!好喜欢!
接到入围通知我在街边哭了半个小时之久,长长松了口气,终于……可以给跟我干活的大伙一个交代了,没有白跟我去农村吃那个苦,除了感谢不知道说什么!拍《吾神》的初衷就是我学习电影的阶段性实践,这次实践已经得到了肯定,我很满足。现在最期待的就是在大荧幕上看到自己的作品,估计我又会哭惨了,梦想照进现实啦!

2.近年来在FIRST涌现的农村题材的影片越来越多(如《心迷宫》《喜丧》《中邪》《北方一片苍茫》等),为什么您也选择这一题材作为自己的处女作?您创作的初衷是什么?

我相信所有创作者在创作时都会有种表达冲动,就是有种如鲠在喉,不吐不快,就是这个故事你不得不拍,不拍出来每天很难过得安生,所以就拍了,我可能属于冲动型人格,也甘愿被冲动驱使,我相信那是种力量。
初衷并没有太多考量,就跟饿了就要吃饭一样。如果要细深挖的话,不同的创作者为什么对不同的故事有偏好,那可能不是一言两语能够说清楚的,那是很长的个人成长史编制而成的,跟成长环境,学习经历,朋友圈子,看的东西都有关系,这是个共同作用的结果。
我是个很宿命论的人,在创作面前我并没有做选择,也没得选择,说的有点悬,不能细想,细想想谁不是活的身不由己呢。

3.《吾神》的风格极为强烈、生猛,很难把这部电影归入某种类型。有初审评委看完后把本片跟《哭声》做比较,并称这是“中国农村的精神野史”。想问导演在创作中是如何确定及把握电影基调的?

我本身就是东北人,很了解东北人精神里那种力量,那种张力,生动!经济发展虽然缓慢,但是什么也抵挡不了东北人那股野蛮生长的生命力,特别有魅力,也是这些从小积累的生活素材帮我完成了这个故事。我们这代创作者真的非常幸运,几乎每个人都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世界范围内的电影语言如此成熟,我的这种拍法Dogme95早就实践过了,出来过很猛的作品,有些表现形式则是我个人的审美趣味,跟我打过照面的人基本就能认出来这片是我拍的,整个风格节奏跟我个人是很贯通的,我做的就是忠于故事,忠于自己。

4.片中很多人物信仰宗教只是出于实用的目的,影片也有相当浓烈的讽刺色彩,拍摄这类情节的时候会不会遭到一些阻力?整部电影在制作上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

还好,没有遇到什么阻力,几乎所有人都很支持我们的拍摄,家人给了我很大的帮助和支持。
制作上也没有遇到什么大困难,有些小挫折也都解决了,例如有几个演员不识字,看不懂剧本,背不下来台词,最后需要我站在视角位置一句一句表演教他演,还有中间摄影机坏过一次,我们等了小半天,换了一台。剩下的就是条件的艰苦了,拍完戏回去我们的自己烧炕,凿冰烧水,晚上睡觉冻脑门,但总的来说制作过程冷并快乐着。

5.电影中演员们的表现颇为亮眼,他们都是非职业演员吗?您是如何选择演员,又是如何与演员沟通的?

全部都是非职业演员,我从一开始筹备期就定下来全部采用非职业演员,跟制作成本有一部分原因,主要是我前采拍摄纪录片的时候接触到了一些在农村唱红白喜事的二人转演员,跟他们的接触给了我很大的决心这么做,这种方案是可以执行的。这些演员本来生活在那片土地,故事里的一切他们太熟悉了,同时他们常年站在舞台上直接面对观众去表演,表现力也很强。表演分两种,大戏剧型和生活流,我这个需要两者兼备,所以最后我把我们市二人转剧团的演员全部拉来加入这部戏,开拍前我们在剧团里一起读剧本,排练,前面做了很多准备工作,现场的话我尽量帮助他们去适应镜头,还有缓解拍摄压力,都是一些很具体的方法。

6.个人看完电影后对结尾印象深刻。大多数同题材电影可能会选择一个较阴暗的结局,以揭露人性的阴暗面并深化主旨,但您是以和解作为收尾。对此有着怎样的考量?会不会担心此举削弱了电影的力量?

首先,阴暗不代表深刻,和解也不一定就肤浅,这两种概念是没法简单的划上等号的。
剧本阶段是从几个角度考量才选择这样收尾,技术层面,我对故事的闭环有种执念,在哪里起的头就要把尾巴收起来了,也是为了保证故事的完整性。其次,我的命题并不是揭露什么或是讽刺什么,我是想试图讨论有没有一种超越人认知的存在,作为人在世界中的处境,故事和解后又迎来了新的怀疑,这才是我想要的探讨的。

7.从学校毕业以后,您先后在土豆视频和56视频拍摄原创短片和贴片广告,后来又先后为宁瀛和孙周导演做编剧。这些从业经历对《吾神》的筹备有怎样的帮助?当导演是您一直以来的梦想吗?在创作过程中,有没有什么能与青年电影人分享的经验?

我从大二进入电影系开始就决定未来要从事电影行业,毕业后做了很多事,看起来挺杂的,但我自己是有个主心骨的,就是我只做叙事的内容,这些都在为做电影做积累,点点滴滴加起来才有了《吾神》。
我的经验就是别听别人的经验,每个人的学习发展路径天差地别,听听可以,别全信。
我觉得最有用的就是学习!学习!往死里学习!

8.如果让您用几句话向即将去到FIRST影展的观众、媒体推荐观看这部影片,您会怎么推荐?

《吾神》是一部完全不矫情,很直接,特别来劲的东北电影。
4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吾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吾神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