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药神,我只是普通人

Carl
2018-07-11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给朋友的一个约稿,索性也发到这里

在正式讨论这部电影之前,我想先说三个题外的小插曲。

插曲一:Martin Shkreli,华尔街一名对冲基金经理,在2015年买断了一种名为乙胺嘧啶的艾滋病特效药物的销售权,将药价从原本的13.5美元/片升至750美元/片,被称为“全美最痛恨的人”。FBI介入调查后表示整个过程完全合法,最后倒是以金融欺诈罪判处了他七年的有期徒刑。

插曲二:电影当中的“格列宁”,现实当中的原型商品名叫格列卫,药品全称甲磺酸伊马替尼。1992年研制成功,2001年FDA批准上市(这还是在美国大批科学家和患者强烈呼吁下美国政府加急通过的)。目前进口售价约15000一瓶,250块一片;国产品牌不一,2000块钱左右一瓶,大概三十几块钱一片。这个药厉害到什么程度呢?号称“杀死恶魔的银子弹”,对慢性粒细胞白血病的疗效几乎是百分之百,且比过去的治疗方案副作用大大降低。但是伊马替尼只是控制症状,随着治疗的推进,格列卫会出现耐药反应,可能需要骨髓移植。

插曲三:那么什么是慢性粒细胞白血病呢?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或者慢性髓性白血病),临床俗称“慢粒”(或简称CML),是一种起病缓慢的、表现为外周血中粒细胞增多伴成熟障碍的白血病,分为慢性期、加速期和急变期。急变期属于终末期,进入急变期的病人近半数在3-6个月内死亡。CML自然病程在3-5年,治疗后中位数生存39-47个月,5年总生存率25-50%。也就说,即使经过治疗,患病者中一半的人活不过47个月。

这部电影本身质量很高,剧本打磨的很精细,起承转合非常平顺,节奏很紧凑,甚至让人觉得太平顺了,缺少一点人物冲突。为了推进剧情,除了程勇,其他角色都平面化了。徐峥奉献了非常精彩的表演,能收能放,感觉很惊喜。看徐峥在《药神》里的表演,我想起去年看《踏血寻梅》里的郭富城当时内心的OS:哇,没想到他这么会演...这里吐槽两句,王传君扮演的吕受益老请别人吃橘子,这是什么伦理梗吗;黄毛彭浩的扮演者章宇,是黄渤和萧敬腾的合体吧;还有思慧的扮演者谭卓,这不是年轻版的郝蕾嘛……

回到正题。今天我想说的不是电影本身,而是想结合我自身的医学背景,从几个方面谈谈我看完这部电影的一些感受。就从电影里的几句台词入手吧。

“仁心妙手普众生,徒留人间万古名”

这是病人送给程勇的锦旗上的话。在临床上,类似的话见的太多了。讽刺的是,程勇一开始是把卖药当事业在做,这一点,其实和医生也没什么区别。所以这个锦旗送的是非常合适的(笑)。说白了,医生也不过是一群靠看病为生的人而已,就和别人给别人开车、做饭一样,只不过恰好治病这个工作本身性质比较崇高一些而已。程勇一开始对自己的定位也很明确:“我不想做救世主,我只想赚钱”,这一点也和大部分医生没什么区别。职业性质和从业者性质不能划等号,“徒留人间万古名”这样的话无论是谁都是担不起的,这样的道德高台,上去了就成了众矢之的。

想起一件事。前几天,我晚上从科室里出来,没带职工卡就坐的普通电梯。电梯里几个病人聊天。病人甲:“现在这些医院真是黑,我们不过是欠了三万块医药费,把我们所有药都停了”电梯里其他乙丙丁戊齐声附和“是啊是啊,现在一点人道主义精神都没有了”“现在医生都没有良心”“眼里只有钱了”我在一边听得哭笑不得。且不论现在电子化办公,账户里没有费用药房是不发药的,不是医生不给你用药,而是医生也拿不到药;医院不是慈善机构,三万块钱也不是小数目,你赊三万他赊五万,医院也没法运转了。所以推而广之,制药方在电影里也是被迫上了被告席。药物研发需要大量资金,研发一款新药所需要的人力物力财力时间是无法想象的。要保证资金链不断,继续支持后续药物的研发工作,就不能不计成本地销售,制药方定价,物价局审批通过,其余的交由市场调控,合理合法;电影里有意识地把药企放在患者和政府的对立面,这显然是不妥的。电影里所遭遇的道德困境,药企也同样存在:如果药价过低造成资金链断裂,导致了后续药物不能上市,那么作为享受低价药物治疗的病人(既得利益者),是不是也算是间接扼杀了另一种病人获得治疗的机会呢?伟大的美国队长说得好:We don’t trade lives.

“法大于情的事情,咱们还见得少吗”

那么不妨再把视野扩大一些,这是法律与道德、法治与人治的博弈。固然作为一个人,曹斌在办案时不断接受着道德的审判,但是作为执法者,维护法律尊严才是他应尽的义务。显然曹警官没有做好这样的觉悟。只有见识了法治的严酷,才能有幸体会人治的温情。还是局长的觉悟高。

“他想活,他有什么罪”

在临床上我见过各式各样的病人,我的父亲也曾经因为淋巴瘤在死亡线上徘徊过。见得多了,会发现:死很容易;但生,很难。活着也许是这个世界上最困难的事。医学上常用五年生存率来评估治疗的有效率,因为看似短短的五年,对于一个病人来说,太漫长了。就拿电影里慢粒病人来说,正常人的生活环境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修罗场,小小的一个破口可能都会失血身亡。生命真的太脆弱。

慢性粒细胞白血病,90%都和22号染色体的突变有关。你身体的某一个细胞里的一个小小的碱基对在复制时发生了改变,你的生命就进入倒计时了。工作久了真的会感慨“这就是命吧”。面对命运的车轮抑或是时代的洪流,生命实在太渺小了。所以片尾送行的那一场戏,那些病人在给程勇送别的同时,恐怕也是在和自己道别吧。仿制药断货,正版药吃不起,国产替代药没进医保,他们当中许多人可能撑不了太久。

“我发现这世上只有一种病,穷病”

这是我整部电影最同意的一句话。白求恩曾经说过“富人有富人的肺结核,穷人有穷人的肺结核。富人康复,而穷人死亡”生命当然脆弱,但是抱歉,同命不同价。这个世界就是如此残酷。呼吸机、肾透析、人工肝,就算你心脏不跳了、肺不能呼吸了,我们也有心脏左室辅助、体外膜肺氧合帮你。但是这一切都需要钱。有多少人靠着机器活着,就有十倍百倍的人因为治不起病而去世。花钱买命也许听起来荒唐,因病返贫、甚至人财两空才是家常便饭。程勇说的对:命,就是钱。

金钱和生命,生者与将死之人之间的抉择会慢慢消磨掉一切亲情、爱情,而时间会把这种效应逐渐放大。这是一场人性的马拉松。我在ICU的时候,有一次和老师去会诊,一个晚期肺癌的老年男性病人,呼吸功能很差,随时可能被一口痰憋死。老人身边常年只有女婿在身边照料,医药费也是女婿出钱垫付,前后已花费近60万。老师和女婿沟通病情,谈到后续抢救事宜,女婿犹豫不决。老师只说一句:你作为女婿已经仁至义尽了。抢救的事你们好好商量。女婿转身打电话去和老人子女商量,不久之后就签了不做有创抢救的同意书。签罢,女婿很郑重地和老师握手道谢,神情显得比之前轻松一些。回去之后老师对我说“有的人只是需要你给一个道德台阶,推他一把。做医生要会做天使,有时候也要会做死神。”而对于我们来说,我们都是普通人,我们都得了穷病。

最后再提两个点。第一是互联网。当时看到思慧把卖药的消息发给各个qq群的时候,镜头从聊天记录里的“希望”二字转换成许许多多患者的照片时,特别受触动,感叹互联网真是一项伟大的发明。有意思的是,故事的原型陆勇当初被警方盯上就是他从网上非法购买信用卡跨国支付。第二是口罩这个意象。我之所以称之为意象,是因为电影里赋予了口罩新的含义。程勇和群主们初次见面脱下口罩、吕受益后来和程勇在一起的时候从来不戴口罩而在散伙时戴上口罩出门而去、最后送别时患者们纷纷脱下口罩,口罩作为病人对外部世界的最后一层防护,脱下它意味着放下戒备、消弭隔阂、表达尊重,这一个小细节让我很感动。

借《搏击俱乐部》里的一段台词结尾吧:You are not special. You are not a beautiful or unique snowflake. You are the same decaying organic matter as everything else. We are the all-singing, all-dancing crap of the world. We are all part of the same compost heap.

4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4条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