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在威尼斯

镜面影像
2018-07-11 11:52:57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魂断威尼斯是一部台词极简的电影,它成功地做到了以沉默演绎不可言之物。代替台词的是大帧美得可以直接裱框挂起来的风景长镜头,以及饰演主角奥森巴哈的演员委婉又真情的演绎。奥森巴哈是敏感的、病弱的、女性化的,他的郁结与他对达秋的爱是不可言的。达秋始终一言不发,他只会回头看奥森巴哈一眼,短暂地回应他的gaze,但是他始终是个可望而不可及的美之幻影。片中的奥森巴哈死前看见的还是达秋,海滩镜头前旅馆的前台告诉我们,波兰人一家今天中午之前就要离开。我们并不知道奥森巴哈最后看见的达秋是幻影还是真实,但是那确乎是他对美与青春最后的向往。他死在瘟疫肆虐的盛夏威尼斯的海滩上,融化的黑色染发水顺着额头流下来。他死前没几天,理发师刚给他化了个回复青春的妆。“现在先生随时都能堕入爱河。”理发师说。他始终没有上前跟达秋搭话,但是这个妆或许意味着他终于能彻底接受他对达秋的渴望了,最后他也能毫无悔意地死在异乡水城的海滩上。理发师染黑他的头发,把他的脸皮画得苍白,嘴上还抹了口红,看在观者眼里像是入殓师给死人化妆似的。

就像魔山的主角,奥森巴哈是来自北方的旅客,他是一个flaneur的变体:一个匆匆来到的孤独旅人,以一种疏离而又渴望的视角,浏览他进入的这个陌生世界的人与事。托马斯·曼的旅人总是阴柔而敏感的,拖着病弱的身体,身体里压抑着纠结不能解的渴望,脸上笼罩着步步趋近的死亡的面纱。曼是“疗养文学”的祖师爷,与flaneur不同,托马斯·曼的异乡人总会身不由己地迷恋上他所进入的陌生世界的某个人或事物,最终连他自己也客死他乡,再也无法离开他旅程的终点。

魔山与魂断威尼斯都在讨论死亡,魔山的主角与奥森巴哈的旅程都是死亡之旅,死亡是这两个疗养故事背后隐约可见的黑色影子。通过卡斯特罗普和奥森巴哈这两个角色,曼一直在探讨一个人是怎样走向死亡的,这是曼的作品最为深刻的意义。曼自己就称他的小说为“尽头的书”。探讨死亡的作品,意义是非常深远的,因为死亡是全人类固有的存在命题。海德格尔认为,直面无法逃脱的死亡是此在(Dasein)做到“本真(authentic)”的唯一方式。

德国人也是一个对死亡很敏感的民族,托马斯·曼两部大作探讨的都是死,歌德的《少年维特的烦恼》与《浮士德》的主题都是不同的死亡,海德格尔则认为此在只有“向死而生(being-towards-death)”才能达成本真;韦伯的《魔弹射手》与瓦格纳受叔本华启发的歌剧都脱不开人类与死亡的对话,现代的德语音乐剧《伊丽莎白》更是以“世纪末”背景和死神角色作为贯穿茜茜公主传奇人生的主轴;就连早年音乐纯真快乐的莫扎特,英年早逝前最终的作品也是格外沉重与宗教意味的《安魂曲》。或许来自北欧的日耳曼先祖在寒冷的黑森林里孤独漫步时,时不时便能捕捉到泥沼与落叶乔木之间一闪而过的赫尔(Hel)的阴影。在这点上德意志人与他们的斯堪的纳维亚亲戚是共通的。瑞典国宝英格玛·伯格曼是又一个永恒地思索死亡与孤独的命题的艺术家。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魂断威尼斯的更多影评

推荐魂断威尼斯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