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飞正传 阿飞正传 8.5分

无脚鸟的追寻

大象前进
2018-07-11 看过

最近天气总是不好,很多人走在路上,打着伞,就好像每个人都躲在秘密里,神秘的雨水,漫过我的脚,好想把鞋子脱掉,用皮肤走在雨里。高架桥是灰色的,来来往往的电瓶车上,人们钻进五光十色的塑料雨衣里,脸上飘着雨,不知道为什么,等红绿灯的这一分钟,我不想接十分钟的吻,我好想笑。一个女人从我身边走过去,她带着太阳墨镜,穿着雨衣,脚下踩着疲倦的高跟鞋。

在电影院坐下,黑暗里身边有一对情侣正在甜蜜,但过了一会,女生不耐烦的用颤抖的声音说:“那你走吧。”然后沉默中,旁边有个人走了。这时候,电影开始了。屏幕上出现了一片晃晃悠悠的热带雨林,带着瓷砖花纹颜色的记忆,我们的皮肤仿佛穿着一层潮湿的情绪,跟着音乐,滑进了电影里。

阿飞所代表的是一个极致的男性,他的魅力,在一开始就用王家卫式的表达在我们眼前出现。他是每个女人都会幻想的那种类型的男人,他能轻松的用三言两语让每个人记住他,他的眼神仿佛能透过屏幕看穿每一个注视他的人,让人失去伪装的自信。在王家卫的电影宇宙中,他的语言有一种带着强烈童话感的表达,是穿透生活而来的感受,是带有时代性格的浪漫。在每一个神情和人物的对话中,我们看到满怀的风情和赤诚的心。王家卫的人物无一例外都是极其用情的,他们细腻而深情,在独具性格的情趣和浪漫中是幽默而洒脱的,每一个人物都有这种对情趣的共情能力,而他们之间发生的宛如命运一般的相遇和故事,实际上是王家卫借此想要表达的带有他个人对生活艺术的感受和理想化修饰,而其中聚散离别,缘沉起灭的个中滋味,都是一种对情的用力,这种力气让我们对此产生感受,而所有的感受,无论悲情和圆满,都是具有生命力的。那些孤独的充满浪漫的深情和奇缘,是他个人世界的艺术之美。而王家卫想要传达的这种深情的美感,只有通过电影这种形式能够最大程度或者说更接近无限的去表达出来。大量的碎片形式的剪辑构成的画面和组合,所表达的独立与连续之外的节奏感,是独特属于王家卫的艺术流动,是一种对情绪和那些隐晦幽暗的蠢蠢欲动的痛楚和深情的捕捉与第二次表达,这将使情绪和美感统一而和谐的呼应,这是属于导演个人化最极致的表现,在这方面,侯孝贤、戈达尔、安德烈·塔可夫斯基等人的作品都有明显的表现。从开篇和结尾的热带雨林,到结尾阿飞离去的背影镜头,也只有这种表达形式,才能把其中不可用语言说明的潮湿、人生的千万般复杂情绪浓厚的留存。

苏丽珍是一个球赛售票员,简单又平凡的工作。王家卫电影里出现的人物大都是一些漂泊的人,他们从事简单的工作,他从其中唤醒我们对人生漂流的无尽想象和诗意,王家卫关注的是大世界里的小世界。那是一种好像会出现在小说里的人物,是在不显眼的生活中看似“不可能会发生什么事件”的职业,而这种不显眼仿佛带着朦胧的深邃和吸引力,是傍晚下班后从倒在地上的啤酒瓶和安静的马路井盖里冒出来的诗意,有着几米漫画的童话感。苏丽珍并不是扁平的,她被装在张曼玉修长优雅的身体里所散发出来的魅力,是一种古典的娴雅和知性。镜头从张曼玉的裙摆和形状美丽、轻轻晃动的鞋尖里让我们看见苏丽珍忧伤而无可奈何垂下的眼角。苏丽珍从王家卫的宇宙穿越而来,在这里,她依然令人着迷和眷恋。她渴望一段稳定的恋情,像无数女人内心深处渴切的那样。他和阿飞的相遇,是一场爱情的必然,但结局却是在爱的尽头忘记。

“你今天晚上会在梦里见到我”“1960年4月16号下午三点前的一分钟你和我在一起,因为你我会记住这一分钟。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朋友,这是事实,你改变不了,因为过去了,我明天会再来。”从相遇的第一分钟开始,苏丽珍满脑子都是他。她低下眼角的神色装满了小心翼翼和慌乱,他用呼吸将她环绕在身边。她离开他之后,试图改变自己去挽回他,但这只无脚鸟早已经飞到了另一个女人身边。她慌张又焦急,但只能深夜在他楼下静静地徘徊,阿飞早就知道,忘记一段感情的最好方式是寻求另一段欢爱,他那时已经有了露露。她在受尽孤独和痛苦的雨夜,遇见了一个同样孤独的警察,两个孤独的人在深夜相伴走一段路,这段缘分在模糊的黑夜失去了联系的方向,在生命的漂流和失去里,他们走走散散。走走散散的,离开一些人,追寻一个“人”。在最后一分钟里,她决定忘记他。

阿飞遇见了露露,她有着能够不顾一切去爱一个人的真性情,她风尘、洒脱、率真、狂烈、虚荣。她遇见阿飞的时候她的生命热烈盛开。一个独特的人和一段情在生命中某个特殊的时候出现,也许将永恒留存不灭,直到用生命去追寻。没有女人能够把阿飞留在身边,不可避免的每个女人为他心碎,她在大雨中分不清泪水和雨水,她裹紧了湿透的外套,大雨和黑夜除了阿飞之外她谁也不要。她这一生遇见过各种各样的男人和苦,而刘嘉玲从说话时的娇嗔和吵闹而更密集的肢体语言中表达了一个带着新鲜露水的乐观积极的女人,她沉默的呼吸和转眼压过泪水的眼睛,一个内心不断挣扎,爱恨明灭的痛苦而热烈的情绪聚合体,她的生命力与她的情爱一样热烈,她是一个具有女性特征十分浓烈的好似尼采定义的“日神”一般的女子。对于每个人来说最重要的事情不尽相同,对于王家卫电影中的人物来说,也许那无非是一个“情”字。她这一生无依无靠,也正如一只飘零的鸟,即使在爱情中流尽眼泪,她最后还是追寻着无脚鸟无论南北。

除了张国荣之外再没有更适合的人去诠释阿飞。无论是从《春光乍泄》里的何宝荣还是《东邪西毒》里的黄药师,他总是能将角色与自身最紧密的一部分融合,在通过每一个流动的瞬间,令人从很深的地方接近“情绪”所笼罩的人物,符号化的表现不再是僵硬而敷衍的,他使人物表征变得那么适宜、妥当。阿飞是一个从内心里自由的人,正如他自己比喻的,好像一只无脚鸟。他被生母抛弃,种种生活环境和经历、自身性格所构建的他,是一个对“爱”有着极端追求的人,他内心庞大的对神秘而无法得到的母爱之追寻,使他成为一个能够抛弃一切,不惧任何规律,不顾人生飘荡,情爱欲求而一心向死的人。他的自由真是来自于他的幻灭和心死。正如弗洛伊德所说,一个人的童年能够影响一个人的一生。而这只无脚鸟一生的追寻,正是来自于内心对一种纯粹的、属于绝对信任的安全感和灵魂深处的爱之缺失,它来自人最脆弱、最坚定、对其抱有最大期盼的幼年时代,缺失所带来的对感情的敏感、不安和毁灭使他走向一个绝望的自由。这种自由建立在强大的信念中,这种信念可以是对爱的幻灭,爱有多强大,就有多大的幻灭,这种爱可以是包纳人世间各种的爱。正如台词所言 “以前我以为有一种鸟从一开始飞就可以飞到死的一天才落地,其实他什么地方都没有去过,这只鸟从一开始就已经死了。”

张国荣极致之处在于他能把阿飞这一切复杂深邃难以言说的种种,化作表演的细微神动,在他的一眼一瞥中,缓缓道来。一个故事和一个表演的深厚之处是需要被观者不断的品味才能明晰的,品味张国荣的表演时,我的眼前出现他走路的样子,他随音乐晃动的样子,他们都融化在旧片的色彩里,古老而富有神色,精致而一丝不苟。

阿飞一生都在追寻,永远无法得到的爱,这种爱好似赫尔曼黑塞所言的夏娃之爱,即集中在女性身上的神秘的爱,她来源于母爱超越母爱,是一种精神理想。他对爱的缺失给予他对爱的幻灭,使他将永远追寻,直到死亡。其实我依然觉得,阿飞像个小孩子,他离开母亲时愤愤的背影,握紧的拳头,他讨所有人喜爱,但是他总是不讨自己喜爱。他无法接受无法面对任何一段感情,所以他不断的逃离每一个女人,爱并不真实吗?爱确实存在且真诚。阿飞无法爱的是自己,所以也无法爱他人。他愤怒和满不在乎的对待一切,连自己的生命也不在乎,最后失去了一切。他就像一个浪子,他的风流和洒脱是贴切的。无脚鸟最后停在火车上,随着时间,留存在每一个人内心的树洞里。

其实每个人都在追寻,刘德华所饰演的警察,也是一个在追寻母亲的角色,他从另一方面来说好像是另一个阿飞,他和阿飞的相遇也是带有命运感的一段情缘,他参与注视着阿飞的一段感情,也注视着阿飞死去的最后一刻,他们之间的联系奇妙且平淡,似乎这一生的无数相遇尽是如此。而每个人的孤独也是如此相似。

电影最后的几分钟,昏黄的灯光里,一间低矮而破旧的阁楼里,身着西装,整理仪容的梁朝伟出现在视野里。一个精致的男人和一个破旧的房间。这好似一幅世间群像,其中蕴藏着无限的想象和猜测,有无数可能和故事去诠释的画面究竟代表什么?它好像是一个开始,也好像是一个结束,它好像是一个画面,也好像是一个世界,它好像是一个对面,也好像是一个层面。它不一定充满欺骗,它也许只是告别。它最终只是电影本身。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阿飞正传的更多影评

推荐阿飞正传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