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怒汉 十二怒汉 9.4分

对公理的审判

一摇一摆的杂音
2018-07-11 看过

在看这个片子的时候,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如果那个男孩就是我们大部分人所相信的自然科学呢?

一切都是惊人的相似。从我的经历来讲,我从小受到的教育是相信自然科学,但为什么我要去相信他?

有人相信它是因为它能解释很多规律,有人相信它是因为其他人相信,有人甚至在思考这个问题之前就选择相信科学——这就像影片中的其他是一个人一切证据都证明了男孩杀了他的父亲,还有什么值得讨论的?

就像只有极少数人会质疑事实是什么,因为这是一件辛苦的事情。电影中提到了“偏见”一词。这种偏见可以出自于个人经历,但对于大多数人来讲,这更是一种来自大众的懒惰性——大家选择去相信它,所以我相信它。

假想有一天,有一个人出来质疑科学的正确性,我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也许会说:“你在乱讲。”我甚至不会经过头脑的思考,便会惯性般的承认它的正确。这是可以谅解的,因为没有人有足够多的精力去对每一件被提出质疑的事情进行辩护。尤其是对于一件大事,更多的人愿意选择更加保守的做法。甚至即使他们思考了,他们的“偏见”也会导致他们的思考方式出现错误。

在电影里,当有人选择质疑时,一开始大家会觉得很怪异,甚至觉得这个人是想出风头,后来这个人说的越来越有道理了,意识到问题的人越来越多了。此时有人会毫无逻辑的坚持守旧,仅仅是因为个人原因,一些人则选择随大流,因为他想早点结束去看球,一些人选择坚持原来的观点,因为他的确相信它是正确的。

在电影中,不仅仅是那一个人的说理显得震撼精彩,每一个人对于质疑者的反应也是值得深思的。有人很明智地意识到了“无罪”与“不一定有罪”的区别——一个是认定事实,而另一个是认同一种可能性;有人什么都不愿意想,他只想看球赛;有人不愿意放弃已经被“证明”是正确的东西,他们逃避所谓的质疑,拒绝细节与揣测,因为这样让他们感到更加安全;有人抛弃所有事情,仅仅因为他的个人陈见。

在我眼中,戴眼镜穿西装不流汗的那位先生,和质疑者是一类人,他们都依靠着逻辑与理由。只是质疑者认为定罪是所有证据的成立的充分条件,而那位先生认为定罪是所有证据都成立的必要条件。所以,可怕的并不是那些坚持男孩有罪的人,而是那些不愿意接受反驳,不愿意把它当回事的人。

导演并没有在片尾给我们明确的答案,也没有告诉我们到底什么是事实。我们也并不能确定他们十二个人是否做出了正确的选择。我觉得这是一件正确的事情——他给我们留下了可能性。如果他告诉我们:男孩无罪,那这其实就是一种新的偏见了,只是一种看似正义的墙头草行为。事实是,没有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有人曾经质疑过我,科学是否站得住脚。开始我会毫不犹豫地说:“我坚信它是对的。”因为我懒得去想这个问题。但现在我也会说:“我认为这是对的。”因为我觉得他是合理的、自洽的。”如果有一天别人发现科学不再自洽,我会去为他辩护直到我发现它不再自洽。当我所相信的东西在我面前被解构,这是一件足以摧毁我的事情,但我却无处可逃。

但是即使是这样我也没有离本质更加靠近一步,因为我总是看到了一些什么而忽视了一些什么,总是带着“偏见”去看待事物。事实往往是由我们的偏见而搭构的。

我不仅仅是想要说科学。当任何一个被人们所认可的东西被质疑了之后,都会发生类似于这起案件的陪审团发生的事情。接着,我们的观点或多或少的被扭转,无论是被迫的还是自愿的,无论是清醒的还是混沌的,我们改变后的看法仅仅是下一次被改变的对象。

《十二怒汉》的意义不仅仅是向我们展示了某个优秀的司法过程或事一次完美的绝地反击,也不是告诉我们了什么是正确,它更是作为一口警钟警醒着我们时刻准备着去接受怀疑与解构。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十二怒汉的更多影评

推荐十二怒汉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