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药神 我是众生的选择题

CC探险记
2018-07-10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CC探险记

来源:https://www.douban.com/note/682261867/

我不是药神 (2018)

9.0

2018 / 中国大陆 / 剧情 喜剧 / 文牧野 / 徐峥 王传君

记得《PK》、《摔跤吧爸爸》上映的时候,国人喊着这都是别人的家孩子,捶胸顿足的讨论着中国电影的现状。终于在这个七月,我们也有了别人家的孩子——《我不是药神》横空出世。这部笑中带泪的电影不但傲居豆瓣电影9.0高分榜,在整个朋友圈也成了现象级话题。

《我不是药神》是根据2013年“陆勇假药案”真实事件改变。一位名叫陆勇的慢粒白血病患者,在高药价的逼迫下,自己走上了代购具有相同疗效的印度仿制药的道路,后来他也通过网购为很多病友代购了这种药物,被称为“药侠”。但因此他也被湖南省沅江市检察院以涉嫌“妨碍信用卡管理罪”和“销售假药罪”提起公诉。消息传出,千名患者联名写信,请求对陆勇免予刑事处罚……

正如主演徐峥在微博上诚恳的写到,宁浩的选材是决定此片命运的关键。据说,这部电影最初的名字叫《印度药神》,后来改成《中国药神》,直到最终定名为《我不是药神》,这么敏感的主题为了和广大观众见面,确实小心翼翼。不可否认,一部可以成为现象级的电影,它的特质之一,就是其主题价值取向的多元性。

天平两端,你选哪边?

01 | 我们只是想活下去,我们有什么罪?

电影中有一幕,黄毛为了不让勇哥因走私印度药在港口被警察抓走,独自吸引警察追捕时不幸身亡。勇哥跑到医院时发现黄毛人已经没了,声泪俱下地质问警察:“他还不到20岁,他只是想活着!他有什么罪!”

警察将买了印度药的病友们带到局里,要求他们供出药贩子。一位得了慢粒白血病的老奶奶说:“领导,我求您件事情,不要抓走药贩子,没有药,我们就只能等死。”

法律与生命,你选哪边?

电影原型陆勇先生,现实生活中最终被无罪释放了。在《关于对陆某某妨害信用卡管理和销售假药案决定不起诉的释法说理书》法律文书中,有这样一段陈述:如果认定陆某某行为构成犯罪,将背离刑事司法应有的价值观,与司法为民的价值观相悖……司法的价值取向表现为人权保障与社会保护两个方面。

情与法,这次做了有温度的选择……

02 | 最难过的是家财散尽仍然无法活着,我的家人怎么办?

剧中慢粒白血病患者吕受益为了感谢勇哥,请勇哥到自己家里吃饭。两个大男人看着摇篮中吕收益的儿子,脸上洒满了阳光。

吕受益乐呵呵得说:“查出病来,老婆怀孕5个月,当时真的不想活了。但后来看到儿子,现在又有了吃得起的药,感觉自己可以等到抱孙子的那天。”

后来,由于漫天要价的药贩子被抓,吃不起正价药的吕受益,在深情望向病床旁熟睡的妻儿后,选择了自杀。

也许有人会说,如果他再忍一忍,等到这种药品进了医保,他吃得起了,也就不会死了。可是,那撕心裂肺的身体痛苦、满满长夜的独自忍耐、拖垮全家的心理重担,换作谁,又真的可以忍受呢?

吕受益,柔弱却又坚强,他从头至尾都是一个乐观的人。他爱着生活,拼了命想活下去,但是想到活下去的结果是苟延残喘后拖垮全家,谁又不曾想过:再活几年对我的家人真的好吗?

生与死,关乎钱与情,怎么选……

03 | 绕不开的医药问题,药价为什么这么高?

原研药品的高成本

2014年美国塔夫茨大学(Tufts)药物开发研究中心(CSDD)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开发一种新药的平均成本大约为25.6亿美元,研究所需要的时长大约需要10-20年不等。所以,原研药企投入了巨大的时间、金钱、机会成本,而药品的专利权大约有20年左右。药企必须在有限的时间中,把巨额研发成本赚回来且还要预留盈利空间。所以说,暴利相当于给药企研发打了一针兴奋剂,没有这一剂,怕是很多药品难以与大家见面。

在中国为什么格外贵

·临床试验的费用

2015年,人民网的跨国调研发现格列卫在中国的零售价是美国、澳洲2倍左右,同样一种药品差价为什么这么大?按照2002年颁布实施的《药品注册管理办法》,进口药物首先必须在原产国上市,在中国上市还要进行临床试验。所耗的时长和成本需要庞大的费用支持,这个成本最后都会折算到药品成本里。

·税费

17%的增值税(很多国家没有这部分)+15%药物加价(医院自行确定)

·药品营销费用

营销推广费用以及一些灰色费用。比如葛兰素史克事件,葛兰素史克中国行贿事件是2013年7月爆出的一个药品行业的行贿受贿事件。涉及此事件的主要厂家葛兰素史克,利用贿赂中国医院、官员等手段谋求不正当的竞争环境,导致药品行业价格不断上涨。

一句话,天价药是由高额研发成本+国内层层加价共同促成的。电影里把天价药的矛头全部指向了药商,确实也是无奈之举。

选择来了,如果生病的是我们,这天价的救命药,吃还是不吃?

04 | 格列卫进入了医保,我们真的可以松一口气了吗?

影片的最后,幕布上缓缓打出了“治疗慢粒白血病的药品已经进入医保范畴”的字样,这是在这个沉重主题之后的一丝安慰,毕竟这大大减轻了患者的经济负担。但减负后是不是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还是拿格列卫为例,根据各省统计数据,很多地区社保目前可以按照75%的比例对格列卫进行报销。我们来算一笔账,根据美国最新的临床权威数据显示,应用格列卫治疗的慢粒患者(从15岁到85岁的任何一个年龄段),其5年的存活率与普通人群是一样的,达到90%左右。也就是说,慢粒白血病患者如果能够得到规范的治疗(持续吃药),90%左右的患者可以长期存活,似于高血压、糖尿病患者一样普通的、进程可控的慢性疾病患者。

如果三十岁生病的吕受益保守估计存活到60岁(中国男性平均寿命72岁),且享受社保75%的报销,那么吕受益还要为格列卫支出的费用大约为:

23500×12(一年)×25%(不报销的比例)×(60岁-30岁)=2115000元。

200万 !

社保减轻了负担,但不是没有负担。

拿北京的普通工薪家庭来说, 根据统计2017年1-9月北京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46296.42元,一个家庭2个成年人就是92592元。如果不幸患了慢粒白血病,一年需要购买12盒格列卫,则社保报销后仍然需要支付70500元人民币,即想吃格列卫治疗的工薪家庭,需要拿出76%的可支配收入来买药,这还不包括其他的药品和检查的费用。

这个数字确实触目惊心。

更加令人不敢想的是,目前依然有很多原研进口药不在医保范围内。如果需要吃这类药品续命,对于普通工薪家庭的经济打击将是致命的。

根据近期的统计数据,由于环境、食品等问题,居民重疾发病率增加,重大疾病尤其是癌症发病率较高(占死亡率的22%)。疾病的爆发确实不是我们可以完全控制的,但也不意味着普通工薪家庭就要听天由命。在社保无法完全抵御重疾所给家庭带来经济重创的情况下,建议大家还是要摒弃保险都是骗人的这个在中国普遍流行但并不正确的价值观念。尝试了解一下中国的健康保险体系,考虑并接纳商业健康保险作为社保的补充,是更为理性和实际的选择。

中国的健康体系包括基本医保、大病医疗保险、税优型健康险和业健康险等四个层次。

基本医保:社会提供了最基本的医疗保障,是医保体系的基础;

大病医疗保险:对基本医保的直接补充,当参保人在患大病发生高额医疗费用时,对个人的自费合规医疗费用给予补偿;

税优型健康险和商业健康险:社会提供了更丰富的健康险产品,满足消费者的中高端需求。

目前,中国健康险渗透率虽有提升,但仍然明显低于欧美成熟市场。随着产品设计的合理、销售人员更加专业规范,健康险势必成为更多家庭的抵御人生风险的理性选择。

我们都期盼着国家医药制度的改革,但考虑到我国根深蒂固的医疗体系,人口基数和老龄化的情况,这个问题这绝非一朝一夕可以改变的。

所以还是希望大家都能够:

1. 努力锻炼身体,降低生病的概率。

2. 好好爱你的家人朋友,多陪伴。

3. 社保要有。

4. 尽量在身体健康时,选择合适商业健康保险(重疾险、住院医疗险)进行补充。

幸运的是,以上是一道多选题!

欢迎关注公众号 CC探险记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