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在觉得好笑的时候发笑,写在《中国新说唱》开播前

禾隐
2018-07-10 22:11:13

去年夏天的某个夜里,看到欧阳靖被淘汰,说到自己好像又再回到16岁的时候,我也跟着他湿了眼眶。

他说这么多年来对hip-hop的感觉也在变,如今好像又找回了最初始的感觉。我觉得这是非常真实的体悟,虽然不是歌者,但是作为听众听了这么多年,也是感同身受。

看着其他年轻的rapper们等着他出来,看着他们为他呼喊,与他抱在一起,我觉得国内做音乐的,最齐心的就是rapper们了吧。想让这种音乐抬头,想让这么酷的东西成为主流,像孩子也像战士。

眼泪没有干,脑子里都是回忆的瓦斯弹。禁不住地回想自己第一次接触到中国嘻哈时的种种。于我而言,那时候的中国嘻哈,已经是轰轰烈烈,漂漂亮亮了。

我买回家的第一张hip-hop卡带是黑棒的《嘻哈第一棒》。虽然后来没再听过他们的歌,但大门已然被打开。

那年,我认识了CMCB,隐藏,凤凰鸣,MChotdog,幼稚园杀手,费尼克斯,宋岳庭,D-EVIL,龙井,大囍门,茶米,MaChi,蛋堡,AP满人,讲者,参劈……

我为押韵着迷。当时的我,不懂什么是flow,什么是beat,什么是verse,什么是bar……更体味不清什么是嘻哈精神。只是觉得这种音乐很cool。“我觉得帅/那种style我崇拜/那种音乐穿著都

...
显示全文

去年夏天的某个夜里,看到欧阳靖被淘汰,说到自己好像又再回到16岁的时候,我也跟着他湿了眼眶。

他说这么多年来对hip-hop的感觉也在变,如今好像又找回了最初始的感觉。我觉得这是非常真实的体悟,虽然不是歌者,但是作为听众听了这么多年,也是感同身受。

看着其他年轻的rapper们等着他出来,看着他们为他呼喊,与他抱在一起,我觉得国内做音乐的,最齐心的就是rapper们了吧。想让这种音乐抬头,想让这么酷的东西成为主流,像孩子也像战士。

眼泪没有干,脑子里都是回忆的瓦斯弹。禁不住地回想自己第一次接触到中国嘻哈时的种种。于我而言,那时候的中国嘻哈,已经是轰轰烈烈,漂漂亮亮了。

我买回家的第一张hip-hop卡带是黑棒的《嘻哈第一棒》。虽然后来没再听过他们的歌,但大门已然被打开。

那年,我认识了CMCB,隐藏,凤凰鸣,MChotdog,幼稚园杀手,费尼克斯,宋岳庭,D-EVIL,龙井,大囍门,茶米,MaChi,蛋堡,AP满人,讲者,参劈……

我为押韵着迷。当时的我,不懂什么是flow,什么是beat,什么是verse,什么是bar……更体味不清什么是嘻哈精神。只是觉得这种音乐很cool。“我觉得帅/那种style我崇拜/那种音乐穿著都爱/耳机连上课都戴”,大概就是这样的感觉吧。

听hip-hop的时候,很专注又很放松,旋律与韵脚抓人耳朵,又顺气开胸。情不止禁想跟着「念」出来,然后又身不由己地自我感觉变好帅。

那时候我还只是个学生,然而那时候国内那些优秀的rapper们,那些唱着中文的rapper们,竟然第一次用音乐把青春期的我,从情情爱爱里面拽了出来,让我想想自己的人生,看看自己的生活。

我听大囍门的《中国人》,听龙门阵的《中国菜》,听MC光光DISS大支,我觉得那也算得上是有板有眼的民族气节。

我去看现场的battle。印象最深的是一位来自新疆的MC,强壮,气势足,气息稳,咬字清,全程的freestly毫无尿点,任谁都要摇头晃脑拍手叫好。

这期间,我自己心里面也有了对freestly的理解,我觉得那是一个rapper,一个人,对于这世上一切的理解,它是在有限的时间与固定的节奏里,去磅礴地涌现一位艺术家的敏感度以及与韵脚的亲密度,这些真的非常非常有魅力。

那时候,我也试着去写了一些押韵的东西,试着去找一些拍子,不经意间就陷了进去。虽然拍子总是乱,虽然总是唱得嘴巴秃噜咬舌头,但却只想哈哈哈,只觉得爽。

那时候我身边喜欢这种音乐的人很少,无非觉得吵,觉得像鼠来宝。甚至有些人看来,它都算不上音乐。所以我听到CMCB在喊,“去参加春节联欢晚会/让13亿人民看到/我并不是在这里和你们吹牛/的确心里早就有这种想法了/要真的到了那个时候/情况肯定就会不一样了/每个人都会喜欢说唱音乐/说HIP HOP都是活雷锋/想上电视已经不是梦想/是HIP HOP的家常便饭/我们就是这里的明星/我们就是这里的大腕/再也不用靠别人的脸色来填饱自己的肚子了……”

然而,有段日子里,我却开始对这种音乐产生厌倦,觉得它也不过是千篇一律。很长一段时间里,我甚至连耳机都不怎么戴了。觉得再也不能找到更好的hip-hop了,就像二十六岁的我,再也回不到一十六,再也找不到更好的人生了。

那是十分消沉的日子,是我自己的「九局下半」。或者只是一场漫长的生理期。幸好不至于死,所以过去了也就过去了。

如果非要我说那个时期有什么意义,那大概就是「变节」,真实发生在我自己身上的「变节」。它因成长显现,又因成长消失。一度坚定的喜好出现了摇摆,我身处其中,最后选择了随心随性。我不知道这需不需要反省。hip-hop并不是我的命或者维他命,它只是我见识过着迷过的一种很棒的文化。我尊重它,就像尊重我的青春。

直到如今我才有了些体悟,发觉这就像是跟父亲的关系,小时候是信赖崇拜他,后来开始与他对立甚至离开,但最终还是又回到了家里,去重拥十六岁时便已涌现的那些纯粹的爱。

对于hip-hop,我总是真实的,没有虚伪的坚持,也没有刻意的热爱。去亲近它是始于一份十足的好感,那是无法干涉的命定的东西。它不可否认地影响了我的认知,成就了我心底里面那股子闪闪亮的力量。

“我只在觉得好笑的时候发笑。想到这个世界这么简单,我笑得合不拢嘴。”这是我以前看到过的几句话,印象很深。要对自己保持诚实,那是hip-hop一开始便传授于我的信条。但是对自己诚实并不容易,就像在战场上冲锋流血,那并不好受。但是,有种。

最后,真的希望,中文黑怕越来越好。

16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2)

添加回应

中国新说唱的更多剧评

推荐中国新说唱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