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达克》第二季:婚姻中的好女人,你为什么总是受伤?

罗小可
2018-07-10 看过

文/罗小可

前任到底是一种怎样可怕的生物呢?

或许,爆红的电影《前任3》已经默默告诉了我们答案。滚滚红尘,无论男女,它就是一个魔咒和心结,更是一个随时可能爆发的定时炸弹。

在人性贪婪的深渊里,就像陈奕迅的那句歌词印证得那样:“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永远有恃无恐。”

很多剧迷无法理解为什么前一季风度翩翩有着英雄气质的波达克,会在第二季完全大反转,蜕变成一个稳妥妥的渣男形象。

首先来聊聊那个在婚姻围城里的好女人。

冷峻的兰兹角,海风肆意地吹散那一袭红火的头发。那个衣着朴素心地善良的姑娘俨然成了一座悲情的守望者。

她在等待着,等待着丈夫的回心转意。虽然她的美貌可以迷倒所有康沃尔的男人,可是唯独却不是丈夫罗斯眼里的风景。

因为罗斯心中有那么温柔的一隅,依然是属于初恋伊丽莎白的。

她出生卑微,爱得更卑微,恨不得低头在尘埃里然后再开出一朵花来。

她努力地变美变淑女,只是为了增加自己在丈夫心中的分量。在拮据的生活面前,她饱受风霜的打磨,无怨无悔地扎入柴米油盐的浸泡。

她是完美的贤妻良母,是摇曳在风中的白玫瑰,更是那个走路带风男人背后的女人。

或许,从一开始他们爱情的开始就不是对等的。可是她依然相信所有的付出终将水滴石穿,总有那么一天可以完完全全地走进他的内心。

可是当罗斯因为初恋伊丽莎白要改嫁死对头乔治,他或许是出于占有欲,或许是出于不甘,犯了所有男人都会犯的错误。

他不过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男人,养儿育女,为了事业奋斗;她也不过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女人,操持家事,围绕柴米油盐酱醋茶。

他们是这世间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烟火夫妻,岁月赋予了深沉,却带走了浪漫和臆想。

与其说始作俑者是婚姻的平淡,倒不如说是人性的暗黑和贪婪在狂舞。

再来说说罗斯的内心世界。

张爱玲早就就幽幽地洞悉了一切:“娶了白玫瑰,白玫瑰变成了饭粘子,而红玫瑰便成了心头的朱砂痣;娶了红玫瑰,红玫瑰便成了蚊子血,而白玫瑰变成了窗前的白月光。”

或许,爱情刚开始的时候,风花雪月美得无可比拟。阶级芥蒂和一地鸡毛都可以视而不见,可生活最后依然是要接地气的。

那就是真真实实的平淡感,反反复复的庸俗感,更是无关风与月的人间烟火。

初恋伊丽莎白是窗前的白月光,亦是心头的朱砂痣,因为始终就没有真正得到过。而妻子是那个崇拜并深爱他,并且以为永远不可能离开他的人。

如果换做梅德扎尔是初恋,结局也会是如此吧?

感情世界里被偏爱的那个人,被厚厚的安全感环抱,总是会有恃无恐。行走在这茫茫世间,无论男女都逃不过初恋的劫,无论谁都逃不过人性的叩问。

他们就是芸芸众生的我们。

所以,在贪婪面前,谁都不是圣者,谁也都是一介凡人。指责剧情狗血的那一瞬间,却领悟到了编剧的用心良苦。

生命原本就是一袭华丽的袍子,里面却长满了虱子。红玫瑰也好,白玫瑰也罢,不贪婪不执念,就是最好的铠甲。

作者:罗小可,一个嫁到台湾的妈妈,写关于台湾的一切,执迷于欧美剧影评。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波尔达克 第二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波尔达克 第二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