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狱风云 监狱风云 8.2分

走出去了就不要回头望

不喝酒的打酒人
2018-07-10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监狱风云》拍摄于1987年,当时香港商业电影竞争尤为激烈,电影题材无孔不入,《监狱风云》应运而生,林岭东导演极具写实的叙事风格、紧张和层层递进的情节设置以及演员的精湛表演使这部作品在同时期的香港电影中独树一帜,也成了香港监狱题材电影的开山鼻祖。

导演林岭东被观众所熟知的电影不是很多,观看度较高的就是风云三部曲(《龙虎风云》《监狱风云》《学校风云》)。同时期的吴宇森大放异彩,吴的“暴力美学”极具原创诗意和烂漫主义情怀,与吴宇森的烂漫情怀不同,林岭东的作品有累积和沉稳的叙事方式,一步一步地构置人物矛盾,渐渐地将主人公推到矛盾顶端,最后集中地爆发,这种电影风格在《监狱风云》得到淋漓尽致的体现。

演员精彩的表演是影片中的一大亮点。平时看起来羸弱胆小、关键时刻拿刀拼命的卢家耀(梁家辉);奉行“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最后却为了兄弟大开杀戒的阿正(周润发);整天撅嘴瞪眼、恨不得把囚犯都吃掉的杀人雄(张耀扬);欺软怕硬、动不动从中挑拨陷害的大咪(何家驹),个个活灵活现,刻画入木三分。

卢家耀(梁家辉)原本是一位年轻有为的美术设计师,因误杀入狱,只想安安心心做牢早日出狱,不想卷入狱中争斗,但是进去后一切都不一样了,就像徐克在《笑傲江湖》中说的一样:“有人就有恩怨,有恩怨就有江湖”。监狱是一个江湖,天黑闭眼,一切都身不由己了。监狱就是这样,它让一个文静书生变成“拼命三郎”,最后连大咪都还叫声“耀哥”。

“我无自由,我失自由,伤心痛心眼泪流。我行错步、我叉错步,此刻心伤透……”,阿正(周润发)唱着改编自国语老歌《夜上海》出场了,与《英雄本色》的小马哥不一样,阿正没有那么煽情,同样是为了兄弟两肋插刀的,阿正倒是多了几分可爱。入狱多年的阿正早就了解监狱的生存之道,谁又知道他以前是不是像家耀一样的愣头青呢。

看名号“杀人雄”就知道这位监管大哥是个狠角色,张耀扬一看就是坏人,因为他的眼睛早就告诉了你,迟早一天会把你们全吃掉,无论是囚徒还是观众都恨他恨得咬牙切齿。阿正常说他是条疯狗,疯狗当然要乱咬人,不然名不副实。

“杀人雄”是条疯狗,好歹知道它要咬人,好防备,而大咪咬人之前从来不吠,咬完人之后还说是那边正在吃草的小羊羔咬的(ps:后来小羊羔把狗咬死了)。

家耀初到监狱就受到了狱友和监管人员的各种“友好”招待,在几次流泪和正哥的开导下慢慢适应着监狱生活。场上,正哥拉二胡大家一起唱着《友谊之光》,片子的一个小和谐。好吧,休息好了也该打架了,接着家耀便经历了一场三年难得一见的大乱斗(ps:家耀的出现改变了频率!),似乎正真的监狱生活才刚刚开始:Welcome to hell。

新人要么逆向成长,要么死亡。在这部男性主导的影片里导演加进了女性来平衡,家耀的女友是其安心服刑的一大因素和支撑,在家耀得知女友要出国留学后心态发生了极大转变,在和大咪的斗争中差点自杀,大咪调监狱,家耀连同阿正被关禁闭。在家耀问起阿正妻子时候才得知,阿正是因为杀了出轨的妻子才入狱,年轻的阿正不务正业,好赌成性。入狱后阿正痛定思过:“早日出狱养大了孩子可能她就会原谅我”,过不去那道坎的始终是在生的人。

“人世多少苦与哀,路也崎岖要忍耐,若创伤,请不要惊慌,其实命运就是这样。无谓天高,心更高,莫记苦楚,欲闯我路,受困境都不要心灰,其实未尽努力向上,还愿尽力努力向上。”

新年到,狱中也有庆祝,“在哪里,在哪里见过你,你的笑容这样熟悉”,大佬们在邓丽君《甜蜜蜜》歌声中扭动着左青龙右白虎的身体,忘不了正哥那个眯着眼的贼笑!

影片的精彩不单单是囚徒的斗争,往往是各方囚徒之间的恩怨以及囚徒与狱方利益冲突交织在一起,这让片子更具有戏剧性。这不,大咪又回来了!要求调换牢房,家耀在监督面前参了杀人雄一票,和大咪的恩怨未了,又有新仇人了!家耀用绳拉着阿正打扫下水道,臭气熏天:

“顶不住上来先”

“我已经顶不住好久了,我是哑忍的”

“上来吧”

“我当然上来啦”

导演借此告诉观众,正哥杀人时早晚的事。

最终,因为涨价而罢吃事件将影片推向了高潮,同时也将主人公推到了悬崖边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真乃生死存亡之秋也。粤语和国语在表达方式和语境上有些许差异,所以每次看港片的时候都要听原版粤语配音。看到情况不对叫声“弊”;一声“扑街”,大咪就被阿正踢翻在地,七窍流血;一声“顶你个肺”,杀人雄果真被顶得捂肚呻吟,无半点雄样多几分熊样。在决战中,阿正是真的嗨了,以至于高压水枪也无奈他何,那双钢铁般的双手勒着大咪脖子用警棍才敲得开,当他将杀人雄耳朵连同血一起喷出来仰天大笑的时候,我也嗨了,我得承认,我是嗜血的!

事件平息,家耀刑期将满,割草的时候隐隐担忧出狱之后怎样生活,傻标开玩笑道:“找不到工作就卖牛杂,和除草没什么分别”,家耀苦笑。《狄仁杰通天帝国》中,牢中的狄仁杰要带狱友一同,老人不肯,说外面不过是大一点的牢房而已。《肖申克的救赎》中,也有人在出狱之后自杀,对他们来说,那不是监狱,是家。

就在阿正因重伤被送医院治疗期间,家耀刑满,正在用餐的狱友送别:

傻标:“不要剩下饭菜,不吉利的”,家耀拔完白饭,握手致意。

潮州大佬:“出了大闸后记着不要回头望”,握手致意。

盲蛇:“在外面见”,握手致意。

大咪手下:“小心点”,家耀毫无波澜看了一眼。

《友谊之光》的曲子响着,家耀环视着大家,始终见不到那个和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正哥。出了狱门,家耀见到了父亲、妹妹、女友,就在这时,阿正乘坐的狱车驶至门口:“耀仔,耀仔,一路顺风。”家耀追了进去“正哥,我会写信给你”,“出去了就不要回来。”这时,《友谊之光》响起:

“人生于世上有几个知己,多少友谊能长存,今日别离共你双双两握手,友谊常在你我心里,今天且有暂别,他朝也定能聚首,纵使不能会面,始终也是朋友。说有万里山,隔阻两地遥,不需见面,心中也知晓,友谊改不了。”

2015年5月9日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监狱风云的更多影评

推荐监狱风云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