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改,最大的成果也可以说最大的悲哀,就是帮助ZF卸下了所谓的财政包袱

不可苗术
2018-07-10 19:27:33

原神木县委书记郭宝成曾总结了在陕西的尝试:“我们神木搞全民免费医疗,一人一年报销额度从400无起到30万元止,一年下来,人均才400元,也就是一个县少盖半座楼,少修半条路的事,哪个县掏不起这个钱?”其实,关键不是有没有钱,而是执政理念问题。结果,全心全意真正为民的郭宝成被解职了。

陕西省神木县主政5年的郭宝成,曾力推民生政策。一是从小学到高中实行12年免费教育;另一个是全民住院实行“免费医疗”。然而,就在“神木模式”刚刚小有成绩后,主导者郭宝成却不得不以一个失败者的形象黯然离场。郭宝成就像《皇帝的新装》里的那个孩子,说出了许多一把手最不愿触碰的禁区,所以他的成功就显得格外刺眼。如果没有“神木模式”,政府官员们仍然可以用“财政困难”之类的藉口敷衍民意,但是秘密已经揭开,这让很多官员感到不知所措。

中国过往的医改,最大的成果也可以说最大的悲哀,就是帮助政府卸下了所谓的财政包袱,而公共医疗卫生支出本该是财政的应尽责任,但中囯公共医疗卫生支出与经济发展极不成比例。

以2000年为例,发达国家财政负担了全国医疗卫生总费用的73%,新兴国家财政负担了70%,最不发达国家财政负担了59.3%,其他发展中国家财政负担了57.2%,而中国财政只负担了39.4%。

原卫生部副部长殷大奎曾在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健康产业论坛上披露,中国每年上千亿医疗卫生支出,80%都花在了干部身上。

2006年,中央财政投入公共卫生经费1190亿元,其中的952亿元,用在了850万党政干部身上,另外13亿人只分享了区区的238亿元。

钟南山建议国家财政在医疗卫生的投入由目前占GDP的5.5%增加到6.5%。“由政府负责全部公立医院医护人员的收入,约需要增加GDP的1%,这个投入是合理的。”钟南山指出,中国医疗投入比率远远低于国际水平,甚至低于阿富汗、巴基斯坦。正是由于过去多年财政投入不足,中国医院靠市场化运营,逐利性明显,导致以药养医,大医院人满为患,加剧医患矛盾。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