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药神,我也是凡人

宋雯婷
2018-07-10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我们中国人,自古以来就与苦难有着太深的缘分。你走在中国任意一个城市的街上,看那些中国人的脸,都都能很轻松地感知到一种不谋而合的木然与伤心。

我经常在街边、车站、市场——那种人来人往的地方观察

...
显示全文

我们中国人,自古以来就与苦难有着太深的缘分。你走在中国任意一个城市的街上,看那些中国人的脸,都都能很轻松地感知到一种不谋而合的木然与伤心。

我经常在街边、车站、市场——那种人来人往的地方观察我所能看到的每个人,他们的脸上都着一种相似的神色——那是一种说服自己去面对生活的语言。

我相信这不是我的错觉,而是我们这块土地上的一种心照不宣,那就是:

我们人人都在说服自己去生活。

《我不是药神》里人的处境就是如此。

在生活这场没有硝烟却“你死我活”的战争中,每一个人都在说服每一个人。

白血病人吕受益(王传君 饰)在说服程勇卖仿制药赚钱;程勇(徐峥 饰)在说服牧师(杨新鸣 饰)、思慧(谭卓 饰)和黄毛(章宇 饰)为他买药;而反过来,进一步地,吕受益和黄毛则用自己的生命说服了程勇,卖药是为了救人,做人要讲良心;而整个故事还有一个最不经意说服就是,生活说服了程勇把孩子送出国——这是很多人所没有察觉的——

——他最终没有在“小我”上撑住。他还是选择了牺牲。

退无可退。

程勇作为《我不是药神》的男主角,在卖药这件事上经历了一个“被迫卖药——被迫放弃卖药——主动卖药——主动贴钱卖药”的这样一个过程,在这个过程里,我们目睹了程勇由一个脾气暴躁、生活失意的中年人,逐渐变成一个不争不抢、甘受委屈的人。

他一点一点儿老了。

老到会去问黄毛,“你是不是特看不起我?”

这个影片就是讲了这么一个小商贩从牟利到让利,从无奈到伤心的故事。它充满矛盾,也因此具有了张力。

影片中每一个角色都很丰满,甚至我们可以说这个电影中,每个人的人格都不算完美。

程勇,曾经家暴前期,走私壮阳药,遇到事情永远是送礼塞烟那一套,他是一个极度市井的人,或者我们换句话说,他是一个长期没有精神生活的人。

但是正是这样一个人,在因为卖仿制药被警察抓捕之后,让成百上千的慢性粒细胞性白血病人长街相送,即使是被捕,也没有人愿意出卖他。为什么?

因为编剧和导演摸透了一个道理,那就是——

人,归根结底是相似的痛苦。

而这种相似的痛苦,人又几乎无以抵御。

程勇第一次把仿制药带回上海的时候,他们联系病友群的群主思慧,思慧把其他的群主也叫到了一个小餐馆里。

每一个病人,都戴着口罩来,甚至第一次去见程勇,王传君扮演的吕受益,带了三层口罩。

因为疾病,每一个患者都把自己与他人隔离开来。也许当时第一次见到那么多绝望的脸孔,是慢粒白血病这个陌生的名词对程勇造成的第一次冲击。

那是绝望的脸。

那是被折磨得体无完肤的脸。

当时作为一个商人的程勇,给每个人打了八折,这是他当时所能做出的最大让步,但这不是他最后一次让步,他最后的让步是“以身犯险”,贴钱卖药。

他之所以这么做,我已经说过了,是因为他的痛苦和患者的痛苦已经无法分割,他意识到了自己身上的使命和责任,正如他在法庭上所说——

没有药,他们就会死。甚至自杀。

普通人的生命无以庇护。

故事说到这里,观众是应该是要意识到这个影片的“神性”的。

影片的片名叫《我不是药神》,神性从故事一开始就已经悄悄作为这个故事的背景存在了。导演为了交代程勇卖印度神油的小贩身份,一开始就拍摄了程勇店铺内的布置,神佛均现。

后来吕受益说服程勇去印度进货,程勇告诉印度药厂的老板,中国有很多的病人,中国是一个很大的市场,药厂老板问他,“所以你是要做一个救世主?”

程勇笑了,“我不要做救世主,我要赚钱!”

救世主”——神——再一次出现。但被程勇拒绝。

程勇要做代理商,需要一个英语好的人,于是吕受益带他找到了刘牧师,刘牧师不同意违法,但是程勇劝他:

上帝不是说了吗,“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上帝不是说了吗,“你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上帝——神——再一次出现——这一次是程勇主动提起,暗示在程勇的世界里,神灵隐性地存在着。

事实上,牧师的存在,就是一种正义力量的存在,他无论是加入程勇的队伍也好,或者是拿起话筒站上演讲台揭露张长林也好,再或者是一再地帮助卖药,牧师都是整个影片的一种“良心”。

他正如《西游记》中的唐僧,看似神神叨叨,内心里确实无比的坚定。

自张艺谋导演的《活着》之后,我们今天在《我不是药神》里再次看到了“活着”。两种活着。

一种,是老婆婆那样的。

曹警官抓住了一帮买假药的人,逼他们说出谁是药贩子。一个老婆婆颤颤巍巍地站起来,跟曹警官求情,问他能不能不追查药贩子了。

我病了三年,四万块钱一瓶的正版药也吃了三年,房子吃没了,家人被我吃垮了,你把他抓走了,我们都得等死,我不想死,我想活着…行吗…

对于他们这样极其底层、极其“蝼蚁”的人来说,他们可能都不一定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活着。

这个问题他们或许从来没有思考过,但是他们都本能地珍惜着自己的生命,煎熬,也依然没有放弃。这是我们血液里的生命力在苦苦支撑,也是一种自然力量。

一种,是牧师这样的。

他们活着,并且传“道”。这里的“道”,并不是宗教,而是一种帮助,或者说一种力量。他也是一个病人,但是无论何时,无论何地,他都遵循内心,始终对自然与生命怀有敬畏。

他的坚定,我们既可以简单理解为神性所给与人的洗涤,也可以更深入地理解为人的一种更高的境界——

道可道,非常道。

我们可以从侧面感知,《我不是药神》中的确是有一种神性的,它以导演出色的讲述一起,感染了千千万万的观众,而这种“神性”,归根结底是一种自然的生命力与人的本能。

是我们作为一个普通人,彼此感知到了我们的生命那些一模一样的、不可承受之重。

人,归根结底都是相似地痛苦。

通看《我不是药神》,程勇的角色最为丰满,但是我最喜欢的,是黄毛。

黄毛在成片中是有名字的,他叫彭浩,是个杀猪的。患上白血病的时候,他还没有成年。抢了程勇的药,他没有独吞,而是分给了其他已经奄奄一息的病患。

他是个话非常少的人,头脑也简单,但是正因如此,他身上就有了一种童话性

我不喜欢叫黄毛的本彭浩名,而要叫他黄毛,是因为我喜欢黄毛的寓意。

黄毛的彭浩,在《我不是药神》中充当了《西游记》中孙悟空的角色。

孙悟空的路见不平拔刀相助,黄毛在张长林卖假药现场看见牧师被抬走了,二话不说就冲了上去;孙悟空因为唐僧被白骨精迷惑,离开了唐僧,黄毛因为程勇把仿制药代理权卖给了张长林,离开了程勇。

一样的义薄云天。

在《西游记》里,孙悟空无父无母,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我不是药神》里,彭浩有父母,但因为自己的疾病,他毅然离开了,程勇问起,他说家人都以为他死了,不想回去吓他们。

一样的无依无靠。

黄毛从始至终,都不是一个有文化的人,但是从始至终,他的做事信条都只有一个,那就是善良。他是一个特别纯粹的人,他眼睛里特别干净。

尘世污浊,程勇是退无可退,“已是乾坤大,犹怜草木深”。一腔孤勇。

黄毛不同,他是“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出污泥而不染。他太不真实了,他美好得得甚至让我有点惭愧。但是这样的人,正是我们这个社会的一种并不少见的存在。

他又孤单,又不是那么害怕。

因为在他心里,自己跟正义是一边的。

在《我不是药神》这个痛苦的、伤心的、绝望的世界里,黄毛成就了一种属于他的浪漫。

清白一生,一生无悔。

我总说我们的民族,因为与苦难的缘分,所以不浪漫了,或者是假浪漫。觉得一起饮酒,赋诗,划船,就浪漫到了头。

可现在发现也不尽然。

因为浪漫本身是不受欲望驱动的,它是一种自然状态,是你、我这样活着,是你、我在一起,我们在气流中感受到快乐和感情。

文牧野、宁浩、徐峥、王传君、章宇、杨新鸣、谭卓、王砚辉、周一围等等,他们把那种快乐和感情在这样一个焦虑的时代,传递给了我们。

我们有理由感谢他们。

《我不是药神》有他在这个时代深刻的社会价值,但是我想除此之外,它也是一种好的善的启蒙。

他或许能让我们很多人能在生活的时候,多关注一点我们自身的精神世界。

我们会因为能感受到彼此之间骨肉相连的痛苦,而变得宽厚一点;

因为能感受到彼此之间生生不息的浪漫,而变得幸福一点;

因为从不遗忘世界上还有无尽孤独的灵魂,而变得克制一点。

世界远不够好,但我们也找到了某些鼓励与动力——努力活着,不仅为了你自己——

“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啊,都与我有关。”

————————

电影、演技等文章,搜公众号:宋雯婷

(id:likejokes)

1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