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穷是最难治的病,“看得见的手”是我们的期盼

Ruby梦游奇境
2018-07-10 16:55:27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穷是最难治的病”这是张长林被抓之前与程勇的对话。故事起因于程勇的穷,作为上有老、下有小、老婆跟别人跑的失意中年男人,他冒着坐牢的风险去贩卖一批“假药”,初衷只是为了凑足父亲的医药费,而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这位失意中年男人程婚姻和事业一败涂地,但是却保留着对儿子和父亲纯正的爱。他不敢贩卖假药,怕坐牢,但是为了父亲的医药费而走投无路,只能去印度贩卖了第一批药;也正是因为他内心的恐惧,让他在收到张长林威胁之时,迅速切断了“假药”的总代理。正是这样一个普通的人,在经历失意之后体验生活再次得意春风之时,却在看到自己的兄弟小吕因病痛折磨上吊自杀感受到内心的空虚无望,致使他不再为了金钱不再顾忌风险而继续开始贩卖假药,同时因为也因为他内心的恐惧,他做出了居中抉择,只向熟人小范围内以成本价转售印度来的治疗慢粒白血病的药。程是一个真真实实的普通人,他有自己的恐惧有自己的担忧但是也有自己的担当。这种担当在黄毛死后变得义无反顾。如果说小吕的死是个人的悲哀,他选择自杀是因为自己身体无法承受病痛折磨同时也不再想给家庭精神负担,黄毛的死是群体的悲哀,他选择保全程而放弃了自己的生机。程最后因为卖药范围太广,还是

...
显示全文

“穷是最难治的病”这是张长林被抓之前与程勇的对话。故事起因于程勇的穷,作为上有老、下有小、老婆跟别人跑的失意中年男人,他冒着坐牢的风险去贩卖一批“假药”,初衷只是为了凑足父亲的医药费,而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这位失意中年男人程婚姻和事业一败涂地,但是却保留着对儿子和父亲纯正的爱。他不敢贩卖假药,怕坐牢,但是为了父亲的医药费而走投无路,只能去印度贩卖了第一批药;也正是因为他内心的恐惧,让他在收到张长林威胁之时,迅速切断了“假药”的总代理。正是这样一个普通的人,在经历失意之后体验生活再次得意春风之时,却在看到自己的兄弟小吕因病痛折磨上吊自杀感受到内心的空虚无望,致使他不再为了金钱不再顾忌风险而继续开始贩卖假药,同时因为也因为他内心的恐惧,他做出了居中抉择,只向熟人小范围内以成本价转售印度来的治疗慢粒白血病的药。程是一个真真实实的普通人,他有自己的恐惧有自己的担忧但是也有自己的担当。这种担当在黄毛死后变得义无反顾。如果说小吕的死是个人的悲哀,他选择自杀是因为自己身体无法承受病痛折磨同时也不再想给家庭精神负担,黄毛的死是群体的悲哀,他选择保全程而放弃了自己的生机。程最后因为卖药范围太广,还是被抓了。这里留下一个伏笔,张长林被抓之时,警察一直质问他卖假药的是谁,按照他在剧中的劣行,包括抬高“假药”价格、敲诈勒索程、卖假药害人,他本可能供出程来减刑,但是电影里却以长笑结束了警察与他的讯问,他并没有供出程。看到这,让人不禁联想到作者是否也让这个恶人保留了一丝善意。程宣判后被警察送到监狱之前,路上出现了很多的病友目送程,这个让人联想到了明星被粉丝追捧。程不是明星,就像剧名他不是药神,他只是一个普普通的人做了一个有血性的人该做的事情。

关于“假药”:程卖的药究竟是不是假药?我觉得这个问题,其实是事物的两面性,包括实质和程序。实质角度而言,假药是不是能起到与真药同样的效果?医药里有些药是仿制药,它仿制了原药的配方能起到同样的疗效,从电影中病友服用结果表现来看,可以暂定实质是真药;从程序角度而言,在中国,不管是国内药还是国外药,在国内生产销售之前,均需要在国内进行临床试验和办理注册登记手续,这样才是合法可批量化生产投入市场的药物。而电影中,毋庸置疑,这个药从程序上是不合规的。另一方面,观众对于药商的态度,并不能一味谴责,任何一种新药的研发生产销售都是历经时间和试验洗礼,是科研人员的精益求精,这种知识产权本应得到重视和保护;如果疗效功能特殊,应该从社会或机关补贴的角度来进行补偿,虽不能一味靠提高药价到天价让消费者承担这种成本,但如若不能得到“看的见的手”的干预和补偿,一味谴责药商也是有失偏颇。

关于病与生命:曾经有一位亲属患上急性白血病,治疗期间需要吃喝住行都在一个隔离的小舱内,亲属探望的时候,是从探视玻璃窗口与舱内的病人电话沟通,虽能彼此通过肢体眼神交流,但是一个小小的玻璃窗隔离了病人和外面的世界,在那个时候,深刻感受到生命的渺小和无助。我们都会遇到这样低落或那样绝望的时刻,感同身受需要我们珍爱生命、尊重他人,无论那人是贫穷或是病痛。这也是我们给予这世间无助浮萍的一个依靠,是我们作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的尊严所在。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