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写个简评,结果一写就写多了

沐沐
2018-07-10 16:54:17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看《驴得水》的时候想,这种看完以后让人百感交集的电影,怎么是喜剧呢,后来我明白了,真正的喜剧,它的核心都是悲剧。《驴得水》是,《我不是药神》亦是。 用掉了N张纸巾,看过了一些简评。 四万块钱的进口药,一个月一瓶,买不起的只能等死。

我哭了很多次,但是记忆深刻的,一是吕受益死了,那个想听儿子叫爸爸的人死了;二是小黄毛死了,程勇撕心裂肺的质问曹斌,他才20岁,他就想活命,他有什么罪。

现实的生活比想象中要难过的多,只想好好的活着,嘴上的不想家,表面上的洒脱。可是,小黄毛桌子上一家三口的合照说明了一切。他本来已经买好了回家的车票,印度的仿制药给他带来了希望,就像影片里那个被放大的希望二字,给了千千万万白血病慢粒症患者希望,他们只想活着,

...
显示全文

看《驴得水》的时候想,这种看完以后让人百感交集的电影,怎么是喜剧呢,后来我明白了,真正的喜剧,它的核心都是悲剧。《驴得水》是,《我不是药神》亦是。 用掉了N张纸巾,看过了一些简评。 四万块钱的进口药,一个月一瓶,买不起的只能等死。

我哭了很多次,但是记忆深刻的,一是吕受益死了,那个想听儿子叫爸爸的人死了;二是小黄毛死了,程勇撕心裂肺的质问曹斌,他才20岁,他就想活命,他有什么罪。

现实的生活比想象中要难过的多,只想好好的活着,嘴上的不想家,表面上的洒脱。可是,小黄毛桌子上一家三口的合照说明了一切。他本来已经买好了回家的车票,印度的仿制药给他带来了希望,就像影片里那个被放大的希望二字,给了千千万万白血病慢粒症患者希望,他们只想活着,他们有什么错?

三是押解程勇过程中,白血病慢粒症病人沿街送他的场景。他虽然犯了罪,但他救了很多人。如果救人一定要通过犯罪的方式,那他一定在所不惜。因为,只要人性还在,就不会见死不救。

四万块的瑞士正版药,和五百块的印度仿制药同等疗效,到底是谁哄抬了药价。

以下复制粘贴自网络,是高药价的一个原因,重要的是,我想堵住造谣者的嘴。

世界上基本上除了印度之外,其他国家都不生产仿制药。不是不想生产,而是不能生产。尤其是像中国这种加入了WTO的国家,更是必须严格遵守贸易条款、关税政策以及尊重知识产权。一旦涉嫌绕开关税、或剽窃知识产权的话,就会被告上法庭,然后遭到加倍的严厉处罚。但是印度却不一样,印度是一个奇怪的国家,其国内1970年版的专利法规定可以生产“仿制药”。对此,西方媒体一片哗然,对印度有长期持有批评态度,并经常会打跨国官司。当然,出于“拉拢印度对抗中国”的西方霸权主义者政治考量,所以他们并没有在这件事上把印度往死里打,而是采取了半骂半默许的态度。久而久之,就形成了印度仿制药这一特色产品。即便1995年印度也加入了WTO,但是印度专利局还是可以继续批准“强制生产仿制药”。比如片子里的白血病特效药,印度仿制版最便宜的只要200元一盒,而正版进口的至少1万多元一盒,但疗效却是差不了太多的。如此惊人差价背后,是惊人的利润。这些利润的流向到底去了哪里呢?首先我们可以查到的是,虽然我国一般性进口药的关税是5%左右,增值税在17%左右。但是!但是,在进口特效抗癌一类的药进口清单里,中国政府基本上都是零关税的,而且增值税也只有3%。也就是说,中国政府并没有从中牟利。但是为什么即便到了今天,中国市场上的此类药物,仍然要比日本韩国更贵,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这是因为人家西方药厂给出的市场定价不同啊。比如白血病特效药,瑞士诺华公司生产的“格列卫”就很有效。 但这种药物,自2001年首次引入中国后,“格列卫”的定价就一直是23500元/盒,一盒吃一个月,一年就是28万多元。而同一款药物在澳大利亚的价格给10000元/盒,在韩国的价格约9700元/盒。对这种定价,中国政府十分不满,但是西方药厂就是不松口。后来经过多轮国家谈判,由中国政府出面协商,今天中国市场的“格列卫”中标价终于被压倒了11000元左右/盒,但这个价格还是很高啊,一个患者服用一年费用还是需要10多万元。所以为了进一步解决患者负担,中国政府目前已经决定将这种药物纳入医保。患者一年服用12万的药物,自付费比例只有1.2万元。其余部分,由国家报销。这就是格列卫等癌症特效药的价格现状。所以,造谣说中国政府通过进口药物牟利,简直是没有良心和常识。

今天我看到了一个16年底到17年的百度贴吧的帖子,很多病人买格列卫职工医保至少报75%,农村医保至少报70%,最少,也可以少花一半的药费。就像片尾所说,现在越来越好了,所以,加油,不要放弃,一定要,活下去。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