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药神》有哪些社会现实意义?

女青
2018-07-10 看过

这部剧触碰的是医药的课题。在高昂的医药下,身为普通老百姓或是家境比较贫困者的状况。我一直认为,一部好剧/好书 应该是带着启发性的,引导观众/读者思考的。 这部剧我认为是一部好剧,因为它做到了启发性,引起了思考,还有热烈的讨论。不过,对于健忘的人性,我不知道这部戏所引发的效应可以持续多久,又或者,是逗留在空气里比较久的一团青烟而已。

然而,有关社会的课题的电影,更多的时候,我觉得应该是一种传递性作用。比如说,让不知道的人,知道其实在另一偶有如此的情况。我自己本身比较喜欢这类电影,对于嘻嘻哈哈留不下画面的喜剧片/贺岁片;打打杀杀炫特效的动作片;情情爱爱哭哭啼啼的爱情片等, 我想,社会课题片视乎有意思点,至少看完之后,你开始会想到弱势的那一群----电影里无可奈何的那群在现实生活中该如何自处。

电影里谈到了原型为格列卫 (Gleevec )的格列宁,由瑞士诺华公司生产。电影里一共出现了三种类型的药:专利药,仿制药,假药。围绕着一种病—— 慢性粒细胞白血病 ( Chronic Myelogenous Leukemia, CML),六个主要角色:一个离婚生活潦倒的但是还健康(非患者)的中年大叔程勇;一个在熟悉教会病友且本身是病友的刘牧师;一个患病不想连累家人而离家的黄毛;一个因女儿患病需要在复杂环境下工作的单身妈妈刘思慧,一个结婚拥有妻儿最后选择自杀的患者吕受益,还有一个在良心和责任之间煎熬的警察曹斌。其中四位(刘牧师,黄毛,刘思慧(女儿),吕受益)是药品的直系影响者(没有药品他们会死),所以不意外他们会和程勇合作,因为他们本身就需要这个药。然而,程勇是属于比较被动的影响者(没有药品他不会死,还有其他代替品),因为药品一开始在他眼里就是一种商品,他也只是为了赚钱,到后来他把生意卖给假药商人,自己发展自己的生意,都是这个想法。一开始,药品对其他四位而言是一种续命的必需品,当一个人连命都没有了,什么都是假的,所以他们在知道程勇典当他们赖以为生的药品时,心中是崩溃及激动的,以致哥儿们闹了一轮,从此分道扬镳。然而,对程勇来说,为了这些“商品”(药),被警察捉坐牢太不值得了,况且他上有父下有儿。反正,这个“商品”没有了,他还可以有千千万万个商品/赚钱的方法。同理心来说,我觉得程勇并没有错,因为站的位置不一样而已,如果说今天程勇也是患者或是他的儿子/父亲也是患者,他肯定会继续。然而,因为程勇把药的售卖交给了假药商人,为了牟利,搞到后面断了药源。吕受益也因为病情恶化,为了不连累家人,选择轻生。然而,这让程勇从新省视自己当初的决定,那么多的病友失去了药品就会像吕受益这样痛苦挣扎的活着,或是逼到绝路者决定放弃了。

生老病死是人生。一个人的一生不可能不吃药,不生病,所以药品作为一种特殊的存在,其性质和其他商品不一样。首先,多一点少一点的分量可能会导致救人变害死人,所以对于每样新药品是非常吹毛求疵的,其研发注册到生产的过程都是繁重精准冗长小心翼翼马虎不得的。经过那么多反复的研究,投入的资源可是非常庞大的数目,所以一种新药会卖到如此的昂贵绝对有其原因。然而,也因为药品的独特性质,药品的存在更多是应该造福人群,所以新药品在专利权过期之后,允许仿制药的存在。仿制药必须依照专利药的规格制作相同的药售卖,然而该仿制药依然受到严格的管制,因为药品的重要和安全性,对于人类来说,无比重要,因为那可是一条条的生命啊!

在电影中,在现实中的程勇救了很多很多的病友,得到歌颂。然而,他也受到对应的制裁。虽然说,法外有情,才能服人,然而,如果当时印度的工厂因为管理不当(不符合标准),或是一些品质上有所疏忽,那些药可能救不了人会害死人。如果正规的药厂,可是有Audit审查需要定时去检查工厂的规格是否符合,如果不符合,生产的药厂会被吊销执照。

所以,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虽然本意是好的,但是一切条规的约束很多时候都是有其原因的存在,如果因为英雄主义,犯了法不该受到责罚的话,这样就不正确了。最后,电影说的:“有一种病没法治,就是穷病”。的确啊!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