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药神》观后小评---吕受益视角

锦尧专营店
2018-07-10 看过

文:朱徐莹

一位不速之客,打破了程勇药店的平静,他头发干枯稀疏,口罩遮掩了大半张脸,让人瞧不出脸上的神色。独独露出一双眼睛,眼珠深嵌在眼眶中,闪烁着一丝鬼祟,高大出挑的身躯却佝偻欠身,仿佛时时刻刻对人恭敬,留下了这病态的习惯。

如果不是先前对电影做了恶补,我几乎快要认不出,这人竟是在《爱情公寓》里饰演“关谷神奇”的王传君,在《我不是药神》里,他叫吕受益。

他的名字虽叫吕受益,却全然没有像名字寓意的那样“屡屡受益”,相反,命运和他开了一个不小的玩笑,他得了慢粒白血病,这是一种相对少见的恶性肿瘤,但在药物的作用下可控,这也是电影交代的大背景。

“老板,吃个橘子”

“等药救命啊。”

吕受益出场的时候,除了形象抓人眼球,这两句话也让人印象深刻。无论是对徐峥的谄媚,还是对命运的无可奈何,王传君的声音都诠释的恰到好处,平静里夹杂着微小的颤音,仿佛认命了,又仿佛不甘。

“老板,吃个橘子。”

印象中,橘子一共出现了三次。

第一次是给徐峥饰演的程勇,托人办事,拿一个橘子,似乎很小气,但如果你明白橘子对吕受益意味着什么,你就会明白,为什么是橘子。

我的发小患胃癌的时候,我特意查阅过资料,有人说橘子有抗癌的作用,生病之前,对于这种消息我们往往是嗤之以鼻的,但对于病人,橘子有抗癌作用,无疑是一根救命稻草,在药物之外所必须抓住的精神寄托,是以,吕受益随身揣着橘子,因为他准备随时靠橘子来抗癌,橘子对于吕受益来说是特别珍贵的东西,也是身上唯一能分享出去的东西。

第二次,吕受益病重,程勇去看望他,久未见面的二人,话音都有些颤抖,他们无疑是在拼命的忍住泪水,要知道,病房里,最受不了眼泪,眼泪落下的时候,希望就会随着眼泪一同消失,程勇在隐忍,吕受益何尝不是?

这个时候,吕受益笑了笑,对程勇说:“吃个橘子。”

笑容中,仿佛他们刚刚见面那般谄媚。

第三次,吕受益自杀后,黄毛坐在楼梯里吃橘子,这是橘子第一次被剥开,肉眼看不出甜酸,黄毛吃的面无表情,边吃便流泪,我想这橘子,一定是苦的吧。

相比较其他角色,我最喜欢的便是王传君饰演的吕受益,尽管他没有撑到电影结束,但在整个电影的推进过程中,我都在思考他。

他吃饭的模样,是狼吞虎咽,永远一副吃不饱的样子,很多人不理解,病人什么时候这么能吃?好像和现实相背离。

其实,想活下去的病人,都能吃。

我曾经频繁出入过医院一段时间,见惯了生死,看到人们求生的意志,也目睹过人们向死的绝望。

而在求生和向死之间,吃是一道显而易见的分水岭。

211病床的病人已经绝世了好几天,散漫的目光没有焦点,微微的呻吟声,仿佛是祷告上天早点结束自己的痛苦。

210病床的孩子,闪烁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用天真的童声询问着母亲:“妈妈,我把这些饭吃完,病就好了吗?”

妈妈转过身去,抹了一把眼泪,对孩子说:“是的呀,宝贝。”

孩子艰难的拒绝下咽,明明已经吃不下了,却还要做出一副狼吞虎咽的模样。

“木梁木梁……”孩子用可爱的拟声,逗得母亲脸上出现了一抹难得的笑容。

哦,对了,这个孩子只有七岁。

“只有多吃点,我才感觉到自己活着”我不止一次听过这样的话。

“我这么能吃,说不定勾魂的看走了眼,放我一马。”乐观的病人,一边扒拉着饭,一边趣说自己的心态。

但是能吃的,显然都是对活下去满怀信念的人。

吕受益很能吃,那是因为他绝望过,在孩子出生的时候,又充满了希望,药物是抑制病痛的关键,但米饭才是让他感受到活着的关键。

是以,电影里,吕受益很消瘦,但却很能吃。

是以,他的那句“等药救命”说的才那么让人动容。

药来之前,因为活着不确定,他要多吃,药来之后,有了活下去的希望,他更要多吃。

在散伙饭上,程勇对吕受益说了一个字“滚”。

吕受益的表情,让我瞬间崩溃,眼泪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你以为那是惜别友情?

我认为那是惜别生命。

致敬王传君,对生活观察的细致入微,对演员职责的兢兢业业,让他演活了吕受益。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