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药神:影迷狂刷,苦难已成为消费品

张弓长
2018-07-10 14:55:59

我不是药神

影迷狂刷,苦难已成为消费品

电影我去看了,从故事、剧本、表演、制作等方面来讲,没有什么毛病,我是说电影技术方面。从审美方面来讲,一方面,表现弱势群的,展现他们的呼声,这是政治正确。二方面,塑造拯救病人的英雄,我们有这样的道德需要。这些在美学唤起、审美方面,是没有问题的。

但电影技术之外,问题很尖锐,但大家可能会忽略。问题在于,我们被消费了。包括电影里外戴口罩的“病人”们,也包括我们大呼良心之圈的影迷,以及那些在媒体圈制造焦点,那些饭圈们为“徐山争”打CALL的同学们。

消费主义是把个人的自我满足和快乐放到第一位的消费思潮或风气。该思潮促使人们不断追求新的消费品,以满足自己的精神快乐。消费已不再看作一种手段,而看成目的本身,为消费而消费。消费主义反映了资本主义社会中人们追求自我表现或为了寻找自我而进行的个性表现行为。

更多的时候,消费与被消费,它的互动性、参与性,让人迷惑,你不知道你是在消费或被消费。这是一个要命的问题。

我们,虽然是社会主义国家的杠把子,但我们还是处在一个结构性的消费主义时代,推动这股潮流的是资本主义。资本主义在《我不是药神》这部电影上,有一个戏里戏外的反向互文性。

在电影里,资本主义代表者药企,将药价定的很高,而付不起药费又没有得到充分医保的病人,买不起药,这是一个矛盾。这是资本主义在电影里的一个作用。

在电影外面,随着影迷不断刷电影票,一场资本狂欢也在上演。胜者为王,资本成了英雄。

首先媒体就爆出电影上映第一天,票房破3亿,然后紧接着,媒体爆料,说电影的投资方上市公司——北京文化,市值又涨了40亿,它上一次疯狂的时候是《战狼2》上映,据说也涨了几十亿。

报道刚出来,媒体又说徐峥挣的更多,因为他是两家投资方公司的股东,其中真乐道还是徐峥自己的公司。有媒体估计,这《我不是药神》票房炸裂,估计要到40亿。影片投资者要赚翻了。这又是资本主义的胜利。

这是电影外面的资本主义的解逐和投资,它们的商品是《我不是药神》,我们是这个商品的消费者。因为一般影迷的审美路径是这样的,剧本定制而来,肯定被打动,没得商量。

同时还会有这样的一种逻辑和思维:中国电影本来就很难过审,《我不是药神》过了,很不容易;你不能要求资本主义也要带道德血液,怎么说,它拍出来了,为社会进步做了贡献。如是有不同意的多说几句,估计就有这样的逻辑出来了:你能你去拍呀!

通过电影,电影外面的资本主义将电影里面的矛盾推向了药企,药企才是病人看不起病吃不起药的罪魁祸首。然后程勇出现,随着剧情起承转合之后。电影用激昂的音乐告诉观众,一个大大的“希望”,明天会越来越好。

既然大家都电这个电影归为现实主义题材,我们可以看看如何处理和调和现实的矛盾。

比如,把瑞士的正版药企代表程式化为一个唯利是图的模样,精致的利已主义者;

全程忽略了专利药与仿制药的版权问题,如果把研发的投入摆出来,或许我们不会这样有底气的理直气壮,巧妙地剔除一个因素,然后让戏剧矛盾有序的释放出来。主创们心头敞亮的很

药企研发新型药物的动力与普通人享受新药的福利之间的矛盾,这涉及到制度设计,这根本就没有说,但这是很深刻的现实主义问题。

警察是不能输的,不能比罪犯笨,所以在对冷冰冰的体制拷问,用一个警察的温情来消解。这个警察先是向局长反映仿制药有药效不能断为假药,次而被患病老人的倾诉感化,最后向局长请辞“这案子我办不了”。体制方面不可调和的矛盾,在这里妙手回春了。主要是为了照顾影迷的审美,药不能停。

电影结属是,程勇归案之时,“十里长街送药神”的那场戏,是有点过了,沾上点儿狗血了。

影片终了通过一个极其河蟹的方式解决了一个极富张力的冲突,让人看了之后有些空虚之感,如同唐诘诃德的风车,我们失去了争诉的目标。同时更消解了《熔炉》这类韩国电影中那种温暖与冰冷交织的回响,徒留你好我好式的大团圆结局。

说到题材敏感,不好过审,可能是一个大大大的假象。故事的原型“陆勇事件”早已被官方定性并被广泛报道。电影结束时的字幕提示观众:格列宁已列入了医保手册,中国进一步降低进口药物关税,进一步提升医保中重大疾病的报销比例。总之,是越来越好。

影迷们够喝一壶的,《我不是药神》并不是说要揭露或批判问题,而是拿捏到位、精雕细琢的“不开门儿”,属于事后表扬性质,这也透露出宁浩、文牧野们鸡贼式的精明。

苦难不是用来消费的。但通观整部影片,主创们煞费苦心给观众营造的“苦难消费”体验,最终转换成了廉价的娱乐狂欢,饭圈们又一次兴奋的娱乐焦点。张Sir拒绝被消费,虽然去买了票看了电影,也只是为了要表明这个立场的。

我的朋友圈好友何东邪这样说:一旦去触及真实的现实,就是冷峻的腐烂与酸臭的灵魂。有哪个臭不要脸的导演敢在这样的世界里,去针对现实人生“创作”悲喜剧,只能像贾樟柯一样就描述就完了,描述完就是最好的戏剧,任何有戏剧追求的人我都劝呐,别去看这个。

我觉得有一定的道理。在资本主义时代,苦难成为消费品,这是极有商业价值的。因为共情太多,不免要去被感动一番。上市公司北京文化涨停,徐峥挣得也多。电影里的资本主义是人民的敌人,电影外的的资本力量正在数钱。然后大家在为山争哥打CALL,饭圈们在奔走。娱乐至死的年代,就是你打CALL的同时,人家正在数钱。

这不是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的事儿,张Sir只是指出这个问题。消费主义时代的消费行为,有时候你并不会自我警醒。

同时,这部电影是不能与《达拉斯买家俱乐部》一起相提并论的。真实的FDA并未像电影《达拉斯买家俱乐部》一样,而是加速批准那些治疗"严重或致死性疾病"的药物。电影中,FDA被描述的昏庸无良、与患者为敌。然而实际上,FDA在1987年就创立了"研究中新药用于治疗"条款,与艾滋病患者、法官推出了一系列新药审批计划。

美国的这部电影,主旨当然不是渲染病人与政府的矛盾,它主要的还是表达个体生命的抗争与激情,人性的光芒。

《达拉斯买家俱乐部》这部电影里,我认为没有谁是谁的英雄,每个病人都是自己的英雄,人类与疾病的抗争,会是一场永远无法停止的战役,而理解与尊重,更是每个人与自己愚昧的斗争。

正如电影中所说的那样:有时候明知那种生活我可能没有机会体验,可还是想为之奋斗。

我想,这是两部电影高下之分的临界点吧。

小世相 小宇宙

2
12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