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生活中遇不到药神的人怎么办?

三一基金会
2018-07-10 13:56:53

毫无疑问《我不是药神》是一部好电影。我最喜欢的是,在煽情的同时,还保持了克制。

医院没有错,仿制药没有错,代购药的人没有错,为了生存买代购药的病人更没有错!甚至卖出高价的制药公司、无法报销的医保制度,也都有自己的苦衷。

正因为如此,《我不是药神》才有资格问出每个人心中的隐忧:在这个看起来无人做错的困局里,普通的我们面对疾病,是不是只能听天由命?

毕竟,在今天的中国,哪怕看似一帆风顺的中产阶级家庭,也能轻易被一场疾病打倒(附《流感下的北京中年》链接)。更不用说大量生活在中下层的农民和普通劳工。

毕竟,现代医疗进步的历史,充满了这样令人期望又绝望的例子——明明知道特效药物/疗法的存在,却因为药物、资金缺乏而无法接受治疗:

1885年

...
显示全文

毫无疑问《我不是药神》是一部好电影。我最喜欢的是,在煽情的同时,还保持了克制。

医院没有错,仿制药没有错,代购药的人没有错,为了生存买代购药的病人更没有错!甚至卖出高价的制药公司、无法报销的医保制度,也都有自己的苦衷。

正因为如此,《我不是药神》才有资格问出每个人心中的隐忧:在这个看起来无人做错的困局里,普通的我们面对疾病,是不是只能听天由命?

毕竟,在今天的中国,哪怕看似一帆风顺的中产阶级家庭,也能轻易被一场疾病打倒(附《流感下的北京中年》链接)。更不用说大量生活在中下层的农民和普通劳工。

毕竟,现代医疗进步的历史,充满了这样令人期望又绝望的例子——明明知道特效药物/疗法的存在,却因为药物、资金缺乏而无法接受治疗:

1885年

巴斯德(Louis Pasteur)第一次发明灭活病毒疫苗,成功治愈狂犬病患者。

1960年

由于疫苗里的病毒没有完全灭活,巴西一名患者在注射疫苗后死亡。

1967年

人工培育的安全狂犬病疫苗开始普及。

现在

许多发展中国家依然在使用最原始的灭活狂犬病疫苗,因为它的价格远低于安全的人工疫苗。一旦这些疫苗里的病毒没有被充分灭活,救命的药物分分钟变毒药。

另一个例子是青霉素。

1928年

弗雷明(Alexander Fleming)发现了青霉素的杀菌作用,却一直无法将青霉素从霉菌中提取出来。

1941年

化学家弗洛里(Howard Florey)的研究团队终于发明了提取青霉素的方法。

二战期间

稀缺的青霉素只能用于治疗战争中受伤严重的军人。为了不浪费珍惜的青霉素,人们甚至还从使用青霉素的患者的尿液中提取青霉素。

1945年

人们终于研发出青霉素大规模生产的方法,青霉素开始广泛用于民间。(值得一提的是,出于道德考虑,弗洛里主动放弃了青霉素提取的专利权)

狂犬病疫苗、青霉素、疟疾药物……这些今天的我们司空见惯的药物,从研发成功到大规模普及,都经历了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光阴。期间,无数明明可以救治的病人因为买不起药、买不到药,只能走向死亡。

而昨天的格列卫、今天的T细胞免疫疗法、明天的个性化医疗……在等待前沿药物/疗法普及这件事情上,今天的我们并不比50年前的人类更幸运、更富有。

大药企有高昂的研发成本,所以需要专利期保证利润;医保要覆盖千亿人群和无数病症,所以不能每种药都报销;那么,这些时代无法解决的难题,就只能让每一个最普通的平民患者来承受么?在前沿药物/疗法降价普及之前,家境普通的病人,就只能等死、甚至在耗尽家财之后再等死么?

不,不是的。

即使过去的事实曾经是这样,它也不应该是这样。每一个人都有平等生存的权利,每一个病人都应该有被平等救治的权利。正因为现实世界中医疗资源的分布还很不公平,才更需要人们为公平的医疗权去争取。

比如,2017年被纳入国家医保目录的格列卫和重症肌无力患者的救命药免疫球蛋白,都是在患者群体、专家学者、公益机构、媒体等社会力量长达数年的共同呼吁下被纳入医保。而在医保政策落实的过程中,政府也积极与药厂谈判,为患者争取更低的价格:

在马来西亚,通过民间呼吁和政府施压,马来西亚政府向大药厂Gilead争取到了仿制丙肝特效药DAA的特许权,使马来西亚丙肝患者购药的价格从每月11200美元降到了每月35美元:

在印度那格浦尔,盖茨基金会与当地私人诊所直接合作,为所有没有医保、去不起大医院的贫困病人提供免费肺结核药物:

这样的例子现在看来可能只有零星一些,但就像《我不是药神》中所讲述的:一千个白血病人的生命足以引起法律和政策的改变,也足以引起我们的反思。

医疗进步的普及也许需要很长时间,但每一点进步、每一丝改善,都能给更多的人带来希望。

哪怕总会有人来不及享有医疗进步的帮助,哪怕总会有人在得到救治前就遗憾离世,但只有当足够多的人愿意为之不懈努力时,我们才能一点点缩短新药物/疗法的普及时间,扩大医疗进步的覆盖面,让被迫经历这种遗憾的人变得少一点,再少一点。

明天总会到来,我们会让它早一点来。

参考资料: Charles E. Rupprecht & Stanley A. Plotkin: Rabies vaccines, in: Vaccines。 Geison GL. "Pasteur's work on rabies: Reexamining the ethical issues". Ly S, Buchy P, Heng NY, Ong S, Chhor N, Bourhy H, Vong S (2009). Carabin H, ed."Rabies situation in Cambodia" Thomson Scientific. Making Penicillin Possible: Norman Heatley Remembers" Silverthorn, DU.Human physiology: an integrated approach(3rd ed.) American Chemical Society. Discovery and development of penicillin. WHO. Progress report on access to hepatitis C treatment. 爱力重症肌无力关爱中心。《治疗重症肌无力药物免疫球蛋白纳入2017版国家医保目录》 以及其他文中的链接。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不是药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药神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