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metimes they die.

水鱼阿摸
2018-07-10 13:15:13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Like Nick Fury once said, there was an idea. To bring together a group of remarkable people. To see if we could become something more. So when they need us, we could fight the battles that they never could.

Avengers, assemble.

So hey my friend, try not to be so sad. They are the person we knew, the person came into our life for a reason.

They are there for the reason you need them to be. Then, without any wrong doing on your part, or at an inconvenient time, this person will say or do something to bring the relationship to an end. Sometimes they walk away. Sometimes they act up and force you to take a stand. Sometimes they die.

当我从我用来练习听力的英语夜读中读到这一段时,我不可抑制地哭开了。

雷神和洛基:

果然坏人是不能变好的。坏人若是坏到了极致,坏出了风情,就等于拥有了不死之身

...
显示全文

Like Nick Fury once said, there was an idea. To bring together a group of remarkable people. To see if we could become something more. So when they need us, we could fight the battles that they never could.

Avengers, assemble.

So hey my friend, try not to be so sad. They are the person we knew, the person came into our life for a reason.

They are there for the reason you need them to be. Then, without any wrong doing on your part, or at an inconvenient time, this person will say or do something to bring the relationship to an end. Sometimes they walk away. Sometimes they act up and force you to take a stand. Sometimes they die.

当我从我用来练习听力的英语夜读中读到这一段时,我不可抑制地哭开了。

雷神和洛基:

果然坏人是不能变好的。坏人若是坏到了极致,坏出了风情,就等于拥有了不死之身。一旦坏人改邪归正,就离死不远了。

谎言之神失了风度地张牙舞爪垂死挣扎着,舌头长长地耷拉,被灭霸的铁掌攥得气若游丝。雷神的嘴巴给塞住,叫不出声,只看见他因惊愤而扭曲变形迸出血丝的那只独眼。

谎言之神死去的身躯并不像他几年前曾巧妙假装过的那般变灰而是愈发惨白,蓝绿色的散如烟花的眼珠子直愣愣地瞪着天花板。那具死相凄惨的躯体无论看上去还是搂上去都不像是真的。可雷神就这么长长久久地搂着,好像怀中之人下一秒钟又会生勾勾地活转,哪怕他的下一个动作很有可能是将小刀送入他的腰间。

后来登上了银护队的飞船,去拯救世界的路途上,雷神仍旧时而忍不住发愣。就好像数月之前他的大锤子给他八竿子打不着的亲姐姐捏碎了之后他仍旧时常直直地伸着手臂等着锤子飞入掌心一般,此时他贼心不死地认为他那作够了死的弟弟仍会回到他身边。他的弟弟是真的玩够了大火,作够了大死,阎大爷正尾随着准备收他。雷神不傻,他知道这一日总会来临。但是你觉得好吧,我知道了,我做好最坏的心理准备了,但实际上你还是心存侥幸,胸怀渺茫的希望。就是那点希望毁了你,就是那点希望杀了你。面对火箭浣熊的追问,他少见地碎嘴地辩白着,老子强大得很,老子没啥可损失的了,老子他妈的给逼急了,老子肯定能打赢灭霸,老子下次肯定能打赢灭霸,原力与老子同在。他的语速与呼吸越来越急促,似要赶在完全哽咽之前。讲着讲着,眼泪终于忍不住“唰”地流下来。紧接着肝肠寸断。泪眼朦胧中,索尔讲,你知道吗?我已经活了1500年了。

于是在2018年的春夏之交,1500岁的索尔又把他那刚刚开始变好的弟弟,轻轻地失去。

他想,我曾经的烦恼很简单,就是想办法拖我那离家出走的弟弟回家。而今我连这么个甜蜜的烦恼都没有了。我的弟弟死了。我的子民没有了。我的家乡毁灭了。

奇异博士和钢铁侠,钢铁侠与小蜘蛛:

钢铁侠和小蜘蛛一起搭救了那位年轻睿智英俊神秘的却不幸被灭霸手下五花大绑的存在。没有感谢,博士只是冷冷地警告他们,他的职责就是保护自己那条轻易取不下来的项链,假如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他必须在钢铁侠与时间宝石之间牺牲掉一个,恕他不会选择宝石。

然而抉择很快就来临了。装甲被溶解,灭霸的长刀已经深深插入了托尼的腹部,再一用力就是对穿,肉体凡胎的托尼·史塔克的焦糖色的大眼睛此刻盈满了瑟缩。选择吧,the same old situation,像所有老电影里重复得疲软不堪的套路。方才斗法变化挣扎良久的同样满脸血痕疲软不堪的博士直接拱手让出了那枚绿色发光的石头,连造假的心情都没有了。真的很累,累得那么多恪守原则不负使命此时都变得毫无意义。落日的余晖下,望着灭霸得胜离去的背影,英雄们累得连动一下都累得慌。腹部的伤口鲜血还在汩汩地奔流不息,托尼·史塔克转向夕阳,抱着自己的手默默地想着他今日早上晨练的时候突然认真起来,追着恳求其为他生个孩子的那个他拼死也要保护的小辣椒,想着她的拒绝,直想到身边的第一个人开始消失。

身体渐渐消融在空气中的时候小蜘蛛慌了,他张皇地在空中乱抓,声音在颤抖。他说,史塔克先生,我还不想走。一如两年前他神勇地助钢铁侠先生打完内战后仍磨蹭着不想回家。曾经四平八稳地安排着一切却吝惜给他一个拥抱的托尼急急地拼死将他搂住,力气之大使得两个人都倒在了地上。小蜘蛛奋力一把扯下头套,悲哀道:“对不起。”

小蜘蛛还小,还是个高中生,他鼓起勇气像身边的大人一样直面着危险却尚未能够坦然地面对一生只有一次的死亡。他的消失时间最长,长到足以令人发疯。冬兵走了,抱着那把不离身的机关枪向美队急急地奔来一边有些焦急地述说这突发的情况一边消失殆尽。猎鹰阿毛走了,安静地消失在瓦坎达郁郁葱葱长势十足的蕨类的掩盖下,消失在兴冲冲的罗德找到他之前。小蜘蛛挣扎着哭着却抵死不肯松开怀抱,托尼咬着牙浑身颤抖着,企图压实身下这半大的孩子,直至这陪伴着自己战斗出生入死的最后一人一点一点化作烟尘,湮灭消散在沐浴在落日余晖中的空空荡荡的战场上。

只剩自己一人了。

幻世在数十分钟前瓦坎达的战役中死于灭霸之手。

灭霸与卡魔拉:

灵魂宝石之禁地,听闻交换的条件是挚爱之人的灵魂,绿色皮肤相貌俊美的女子仰天哈哈大笑:灭霸,这就是上天对你的惩罚!你没有爱过任何人,永远没有!

灭霸不语,只是久久地凝视着身旁绿色皮肤的养女,久到仿佛他们不会再有重逢的机会,这是他们的最后一面。直至两行清泪从粗糙丑陋的老脸上蜿蜒而下。

红骷髅说,他不是为自己而哭。

女子的笑容逐渐凝固,直到完全被恐惧占据。

灭霸前进一步。女子慌乱地退后,掏出那把从小不离身的镶嵌着无比华丽的红色宝石的双刃剑,闭了眼狠命向自己腹部捅去。

剑化做挺大个的肥皂泡,轻描淡写地云消雾散。

女子花容失色。

灭霸闭了眼,拉着女儿的手臂,颤抖着,战栗着,奋力抛下悬崖。

女子死去,血淌出来,绿色。折断的四肢无力地摊开着,如同被鞋底拍成一滩浆糊的横死的蜘蛛。

后来你们都知道了。灵魂宝石到手。力量暴增。剩下几颗宝石只是手到擒来,压根也没费多少周折。

雷神愤怒的三板斧凛空劈下后灭霸重伤,奄奄一息间却终究打成了响指。

意识渐渐陷入模糊又逐渐清醒。山远水阔。天地一片清明。

一架挺漂亮的中国式建筑。下面静静地立着那个二十年前的女小人。

灭霸涉水向女小人蹚去。

女小人穿着层层叠叠的衣裳,梳着花式繁复的公主头。呆呆地抬头,女小人讲:“爸爸,你赢了吗?”

强忍住泪水,灭霸答道: “是的。”

女小人的眼睛睁大了:“代价是什么?爸爸。”

“一切。”

回答完这句话,不敢再看女小人的眼睛,灭霸慌乱地将空间拨回现实,带着一身冷汗挣扎着从梦中醒来。瓦坎达。悲愤惊惧无助的英雄们。受伤滴血的自己。他仓皇地拔开插在自己胸膛的那柄三板斧,像贼一般遁入丛林。

然后,寻一处高一点儿的山坡。灭霸孤独地欣赏着那独属于自己、再没有人继承的如血夕阳。

群像:

这场战役太艰难了……从一开始就太艰难了……

无敌浩克在见到还未穿战衣的钢铁侠的时候脆弱得像个刚侥幸逃离凶杀现场的孩子,跑上去不由分说就死命地一把抱住再也不肯松手。

浩克说什么也不肯出来了。也是个欺软怕硬的家伙啊。唯有愤怒能逼出绿巨人,而此时班纳博士内心中没有愤怒,只有浩浩荡荡如洪水肆虐的恐惧。

巴恩斯中士与斯蒂夫·罗杰斯这两根老冰棍重逢了,后者笑笑,问,巴基,你过得好吗?前者回赠一个大大的微笑:当然好啊,反正我们也时日无多了。

浮在半空的奇异博士闭着眼睛仓皇地左望右望,他打探到的是他们一千多万种可能的结局。属于他们的胜利只有一回。其他的一千多万个结局里只有复仇者们的鲜血,最后的嘶喊与无尽的悲鸣。

瓦坎达。那些如同异形一般的怪物如同潮水一般涌上来,数不清有多少个,不过若是真仔细去数也数不了多久。会因为密集恐惧症而头皮发麻,恶心,想吐。时间仓促到连战略都来不及制定,只能靠了人类最原始的本能,直接上。英雄们呐喊着,奔跑着,在辽阔的草场上、在丛林里与数不清的敌人肉搏、厮杀。打不完的……大家都心照不宣。大家都心知肚明。可是依旧要打,机械地几万次地重复着挥拳的动作,直至大脑一片混沌,手脚发酸发痛,拳头再也提不起来。因为他们是超级英雄。

面对灭霸紫色的光波,英雄们为了拖延时间让绯红女巫打碎幻世头上的宝石一个一个冒死冲上去与灭霸正面硬扛的场面让人惊讶到不能自已。他们中的大部分还是没有超能力的普通人……灭霸攥着五颗宝石,已经强大到挥一挥掌就能像赶蚊子一样打趴曾经任何一个都能以一当十、以一敌百的复仇者,他们的冒死几近没有价值。可是他们还是要上,排着队伍地要上,不假思索地要上。因为他们是超级英雄。

宝石在最后一刻被打碎,虽然女巫心如刀割,但世界好歹被拯救了吧。可是,即使复仇者中最最聪明的班纳博士和托尼,甚至还要聪明的小公主苏睿都没有想到……灭霸完全可以轻松地,运用他已经拥有的宝石自己制造出最后一颗。

也就是说,牺牲的诸位英雄,you died for nothing。

真的很沮丧……直到身体逐渐消失的时刻复仇者们还在深深地叹息着。不过都没关系了……地球注定要完了。奇异博士或许暗暗地觉得自己的丢脸,消失的时候并没有做太大的动作。小浣熊哭着与小树格鲁特挥手道别。小女巫沉默着与被抠去宝石灰暗破败的幻世走上一样的道路。黑豹消失的时候,我忍不住地去想到了小学三年级的时候看的那本小说《藏獒3》,身轻如燕利爪如电的年轻国王,像极了那只最后一部才出场的腼腆优雅、年轻有为的新獒王各姿各雅。可惜他们的命运也类似,各姿各雅的牙刀快到疾如闪电,而地狱食肉魔的牙刀,快到无可想象。地狱食肉魔愤怒地撕咬着各姿各雅尸体上的皮肉喷吐着血沫的时候,还咒骂着这只雪獒为何让他如此费事。都一样的。也许,假如命运对他们好些,让他们的道路绕开了如此强大到匪夷所思的敌人,他们此后的皇图霸业风调雨顺,似乎一眼就能望得到。

然后就烟消云散了。一切新生的希望都被粉碎,余下的人立在天地间无所适从。美国队长,钢铁侠,雷神,黑寡妇,绿巨人,还有,呆在家里没有出战的鹰眼还活着。他们是距今六年前,初次见面时还大吵了一架的初代复仇者。资格最老的英雄。

Avengers, assemble.

Assembled we are strong. Forever fight as one.

希望还在,希望还有。一点儿都不要难过。

神盾局的卤蛋局长这样想着,手握着传呼机消失在纽约的大街街头。

尾巴:

曾经我也是多么美滋滋地期待着,美队和钢铁侠会和解,然后他们可以一起住进新建不久的妇联大厦里面,连同新加入的英雄,比如改邪归正的阿斯加德的二王子洛基和喜爱牛奶的巴基。一家人住在一起。他们的性格迥异,不知能擦出多么美妙的火花。已经熟识的得以再续友谊,彼此陌生的可以相互了解,曾经对立的还有重新认识的机会。只可惜,不知假如钢铁侠提早一点点拨通了老人机里那个号码,这一切能不能有哪怕是千万分之一的实现的可能?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复仇者联盟3:无限战争的更多影评

推荐复仇者联盟3:无限战争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